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654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穿衣兩重天(下)

外出讀初三和高中那幾年,母親大概是認為不能再給我穿補丁疊補丁的棉背心、棉襖了,就拿出我大哥的一件大衣,母親改過以後,我穿了三個冬天。

高中畢業後,我回村勞動,一九七三年冬天,感覺大衣太緊,我就打算積點錢自己買一件棉的。我挖藥材、撿廢品,都拿去賣錢。當大隊、生產隊幹部,外出辦事的出差費,我一分不用,都存起來。到了隔年年底,我有了差不多三十塊錢。回老家「插隊」的堂姊,年前回了上海,我就託她給買一件「二五大衣」,那真厚實,穿上是臃腫,可暖和極了,夜裡開會、坐著看書寫字,再沒覺得冷的時候。

考上大學後,我帶它去了學校,在七○年代末期,穿著也不顯得落魄。一九七五年夏天,公社團委發出通知,「十一」期間,以各大隊為單位,舉辦一次青年籃球賽。我們大隊團支部經過討論研究,決定參加的隊員著裝要整齊畫一,就給參賽隊員買服裝和鞋子。我們著裝一樣的參賽隊一入場,就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

恢復高考後,我被錄取了。一九七八年春天入學前,母親給我做了一件新的學生裝,是青洋土布的。那一年還行,大家穿得都不怎麼樣。第二年就不同了,許多人穿上較好的衣服,我覺得青洋土的衣服穿不出去了,就省吃儉用,擠出錢來,做了一件滌卡中山裝。

改革開放以後,服裝的春天也隨之來到。我參加工作以後的第一年,就做了藏青色呢子中山裝、中長脂面料的棉襖。第二年暑假去上海岳父處玩,妻子給我做了三件套的毛料西裝,買了一件毛料大衣。

其後十幾年,又買過顏色不同、有厚有薄、樣式各異的毛料西裝。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自己身體的發福,這些毛料西裝早不穿了。再穿的是夾克衫、休閒裝。單是冬天穿的羽絨衫,近二十年來,買了七、八件。或長或短的襯衫,變化順序為,先是各種顏色、樣式「的確良」的,接著是綢緞的、唐裝的,後來又回到要全棉的。

這幾年,我總說自己一個男子漢,年紀也大了,有比較好的穿就行了。妻子則說,現在衣服款式多、品牌多,輪流穿,絕不能寒酸!再看看,穿上新式的衣服,精神多了,又不顯老,何樂而不為?

打開新做的整體櫥櫃,打開老式的大衣櫥,打開樟木箱和皮箱,那疊放的、掛著的,是一件件衣服,五彩繽紛,琳瑯滿目。這是幾十年前做夢也想不到的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