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5775/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格達費之子的學位與蔡總統的論文/LSE與UoL的困窘(下)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總統府9月23日搬出蔡總統聲稱的35年前在英國政經學院的論文原稿供媒體參閱。(聯合新聞網) 總統府9月23日搬出蔡總統聲稱的35年前在英國政經學院的論文原稿供媒體參閱。(聯合新聞網)

LSE與蔡總統的論文和學位間的重重謎團

LSE和UoL在沃夫報告出爐後的九年之內,似乎又重蹈覆轍,再次面臨學術倫理問題。棘手的是蔡總統的論文門案例(1983)是賽夫案子的20年前,學校自我調查的難度更高,學校信譽再一次被嚴重挑戰。這一次橫跨36年的懸案,再一次將UoL捲入風暴,主要的問題還是發生在LSE:

A.為什麼蔡總統的私人論文拷貝在離開學校36年後,才于2019年6月送進LSE的婦女圖書館?這本私人論文拷貝與其他LSE同學的論文外觀和呈現格式均不一樣,而且是以「書籍」登錄在婦女圖書館。

B.為什麼存放蔡總統私人論文拷貝在婦女圖書館,而不在收納博士論文的Senate House Library和 IALS Library?

C.為什麼Senate House Library和IALS Library迄今仍然看不到蔡總統的論文拷貝?

D.為什麼 LSE 提不出誰是她的博士指導老師?拿不出口試考官的考評記錄?

關於上述問題,LSE始終不能給一個完整答案。LSE 的官網於2019年10月8日發文說明她曾寫論文“ 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于1984年獲得LSE的PhD 法學博士,學位由UoL頒授。但LSE的聲明與UoL圖書館的說明矛盾,圖書館說沒有收到論文,LSE官網聲明說有,真相到底如何?有關蔡總統取得學位的口試資料在UoL 的資料室,還是在LSE的資料室? 兩個單位必有一個要負責說明,如果將這記錄一次公開,必能杜悠悠之口,將所有疑問擺平,為什麼就是不能呢?

2019年11月8日LSE資料部門回信聲明1984年的學位是UoL頒發的,因此儲存口試考評報告(Examiner's Joint Report)資料的責任不在LSE。如果有,應當在頒發學位的UoL。LSE似乎又將責任推給了UoL。 不過LSE資料部門的回答,的確證明LSE的官網聲明稿嚴重誤導。如果沒有口試考評報告,怎麼能證明學位取得的手續是完整的呢?這不是自相矛盾?

LSE/ UoL當今面對的窘況:

1.賽夫的學位與蔡總統學位論文兩個案例問題發生的背景不同。賽夫的學位頒授後, 出現的是英國/利比亞關係的政治問題,在中東的問題上美英/利比亞的政策是對立的。利比亞獨裁政府倒台後,LSE切斷與利比亞的財務關係,LSE校長和校務委員會相關單位做了自清專案,成立學術倫理委員會,損傷的名譽似乎在2011年底止血。

2.蔡總統的學位和論文疑點,純粹是學術倫理問題。LSE 和 UoL 分別是審核論文和頒發學位單位,不應彼此互推責任。LSE 說學位不是我們頒發的, UoL說我們只負責頒發學位,中間缺少一塊通過博士論文口試的過程和記錄。那麼誰要負責提出說明呢?

3.據總統府的說法,蔡總統從1983年繳交論文和 1984年取得學位,到2019年補送私人論文書籍到婦女圖書館,前後橫跨36年。如有瑕疵,豈不是傷了數十年的UoL和LSE校譽?目前LSE既提不出1983/4年的博士口試考評記錄,又解釋不清楚為什麼事隔36年後,才于今年6月將一本書登錄到婦女圖書館當論文,2019年10月此一私人散頁紙本又由台灣國圖館轉錄成電子檔。這種種不符正常呈交論文規範的動作,讓人不得不啟疑竇。

4.這種種疑點已經推到了University of London 和 LSE的大門。蔡總統所屬的LSE法律系照理都存有檔案,或者是沒有經過口試的過程而沒有檔案。既然LSE資料檔案室(LSE Information and Records)說LSE法律系沒有這種資料,那麼這個法律博士學位是怎麼頒發的?LSE不能僅靠發表聲明,而對取得學位的口試過程做模糊交代。是否LSE無法提出證明,而將責任推給UoL?

5.UoL則保持緘默,目前尚未說明。UoL不是當時LSE學術的直接監督部門,又怎能提出博士論文主考官的考評記錄?這包括誰是兩位口試官(一位LSE本校教授,和一位外校教授)?論文是不是一次過關?需不需要修改?這不是UoL 可以憑空提出的,不是嗎?

UoL 和 LSE最終需要回答的問題

拿出1983年蔡總統博士論文口試考後的考官綜合記錄和報告,以證明頒發學位程序的完整性。拿得出就解決一切疑點,拿不出的話,也不能避重就輕,一直拖延下去,這不但讓校譽嚴重受損,更加重外界對蔡總統的名譽質疑,這正是LSE或 UoL進退兩難,最困窘之處。

(作者徐永泰,牛津大學近代史碩士、經濟史博士、牛津聖約翰學院開發局董事,現任美西華人學會理事長,洛杉磯公開賽創會會長和財務長。)

延伸閱讀:
格達費之子的學位與蔡總統的論文/LSE與University of London的困窘(上)
格達費之子的學位與蔡總統的論文/LSE與University of London的困窘(下)

➤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上)/我兩度赴倫敦政經學院借閱
➤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中)/為何外殼燙金 內頁像傳真紙
➤ 蔡英文總統論文讀後感 (下)/兩種編排有異 畢業35年收到
➤ 蔡英文論文答辯存檔疑雲 博士來解讀
➤ 蔡英文博士論文 被批限閱漏洞百出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上)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中)
 上雙鎖的潘多拉盒子/蔡英文論文讀後感 II ()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