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231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社會傳真|參加了一場正統派猶太人婚禮

彩棚是「婚禮的華蓋」。(作者提供) 彩棚是「婚禮的華蓋」。(作者提供)

一個很特殊的機遇,我參加了正統派猶太人(Orthodox Jews)的婚禮。

美國是一個很自由的國家,平時穿著也長年休閒,夏天總是T恤衫牛仔褲。我有一條很漂亮的長裙一直沒有機會穿,想到要參加婚禮,正好可以派上用場。誰知道臨近婚禮的前兩天被告知,凡參加婚禮的女士著裝不可以露出手臂和低胸,裙子要過膝。我的長裙拖地,及肩但無袖,而且還V大領口,絕對不合猶太禮儀,趕緊翻箱倒櫃另尋服裝,心裏也對此婚禮充滿好奇。

據我瞭解,猶太人很多傳統和中國人比較相近,例如重視教育、培養子女、喜歡儲蓄、還會把錢財留給下一代等等;但婚禮卻很不一樣,特別是在細節上。

婚禮在猶太會堂(Temple)舉行,於中午11點半開始,大約11點鐘,所有賓客都已到達。一眼望去,男士們黑色帽子、黑色西裝和黑色領帶,只有白襯衣讓黑壓壓的一片帶來亮點。女士則長袖高領長裙,少見靚麗色彩。會堂一側有個小樂隊,音樂的主旋律竟是電影《泰坦尼克》的插曲《我心永恆》(My heart will go on),我琢磨著這是一部悲劇電影,大概是想寓意新人將像電影男女主角那般永恆相愛;但片中主角不能白頭到老啊,中國的婚禮一定不會選用悲劇電影音樂。

出席婚禮的男賓,一身黑衣黑帽。(作者提供) 出席婚禮的男賓,一身黑衣黑帽。(作者提供)

賓客中就我一個中國人,而嫁給猶太人做新娘的恰恰也是中國人,婚禮上所有賓客都自然而然把我當成新娘的娘家人,他們與新娘擁抱過,就來和我擁抱,讓我覺得十分榮幸。其實帶我參加婚禮的朋友是新郎的好友,這樣我才認識了同為中國人的新娘。這位新娘為了皈依猶太教,花了很長時間學習,才通過入教考試。

與普通教堂不同,猶太會堂祈禱是男女分區的,男區面積要比女區大。婚禮的主臺在男區,我只能在女區遠遠地觀望。婚禮先是要搭彩棚,四角用長杆撐起一塊大祈禱巾,新郎會挑四位他最好的朋友來撐彩棚,我的朋友被選中幹這活。彩棚是「婚禮的華蓋」,主婚人和新郎新娘就站在華蓋下舉行儀式,象徵上帝同在,天地為證。這源於4000多年前先知亞伯拉罕遊牧時代,現在象徵新家,不忘祖先的苦難漂泊。

婚禮由會堂主持(Rabbi)宣布開始,一位男中音長者用希伯來語唱歌,接著一對新人從各自禱告室走向彩棚。婚禮上新人要抿酒祝福,內容根據1500年前猶太法典,包括感恩上帝創世和人類精神、迎賓、耶路撒冷再生、重建聖殿、愛戀如亞當夏娃天長地久、祈求流放不再、祥和永存。內容之多,我等了很久,拍了很多照片,終於祝福完了。婚禮中心環節是新郎新娘互換戒指(女方的戒指是戴在食指)。發婚誓時新郎說:「按照摩西和以色列人律法,此戒指祝聖你成為我妻子。」新娘回答:「我屬於我的愛人,我的愛人屬於我。此戒指是你成為我夫君的象徵,是我對你愛和尊敬的標誌。」新娘開始繞新郎走三圈驅邪惡,以示相互尊重。然後新郎新娘在賓客熱烈掌聲與歌聲中步出男區。

新娘繞新郎走三圈,以示驅邪惡。(作者提供) 新娘繞新郎走三圈,以示驅邪惡。(作者提供)

我望了一眼手表,此時已是下午1點半,饑腸轆轆,以為總算可以去吃婚禮大餐了。

大概休息10分鐘,新郎新娘和近一半的賓客們又回到會堂,開始禱告時間。有一位女賓走過來對我抱怨說,主人應該設置一張臺放些點心和飲料什麼的,供賓客享用,我連連點頭。是啊,要知道婚禮過後還有禱告時間,我真該揣點餅乾和瓶裝水在兜裡。越想越餓,為了分散注意力,我打量著猶太會堂,平頂,不像西方教堂的高遠,雖沒有那種莊嚴肅穆的感覺,倒也顯得平和親近。由一個主要的祈禱房間和另外幾個比較小的研究和學習經典(希伯來聖經)的房間組成。猶太會堂內和清真寺一樣,不允許有偶像和畫像,四壁白牆彷彿要讓禱告的人心如止水。

等到真正可以去吃婚禮大餐時,已是下午2點半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