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1881/article-link/

首頁 港澳

港女誤闖理大圍城 受困36小時回憶錄

香港理工大學(Getty Images) 香港理工大學(Getty Images)
香港女孩Zoe誤闖理工大學遭困36小時,親眼見證受困示威者採4條路徑逃脫的艱辛。圖為幸運離開的Zoe於11月22日,在香港一幢大樓前思索反送中未來。(中央社) 香港女孩Zoe誤闖理工大學遭困36小時,親眼見證受困示威者採4條路徑逃脫的艱辛。圖為幸運離開的Zoe於11月22日,在香港一幢大樓前思索反送中未來。(中央社)

歷經12天圍城後,香港理工大學昨天解除封鎖,卻未見留守的示威者。圍城中究竟是哪些人?他們如何逃生又為何失敗?中央社記者近日訪問一位受困者,訴說她在圍城中的36小時。

街頭散步 誤闖理大圍城變暴徒

對16歲的Zoe來說,17日只是一個平凡的周日,她從未想過自己會誤闖示威現場,最後身陷一場圍城戰。

17日下午,Zoe和同學相約在尖沙咀,兩人見面後邊聊天邊散步。走了一段路後,卻見到眼前煙霧瀰漫,幾個月下來,Zoe已對催淚彈的刺鼻氣味不再陌生,馬上意識到自己闖進了示威現場。由於手邊沒有任何防護裝備,Zoe只能邊咳邊退,而身邊的示威者則一把拉起她,跑進了附近的建築物裡。

回過神後,Zoe發現自己身處的位置,正是已經和警方對峙多日的香港理工大學,而身邊的同學早已不知去向。她想重回路上,無奈外面依舊煙霧沖天,示威者因此建議她到學生餐廳休息一下,等煙霧散去後再離開。Zoe打電話給家人,說自己晚點「能走就走」。

回想起來,Zoe說當時的理大內仍有數以千計的人群,人數之多,讓學生餐廳爆滿,有些人還必須坐在地上吃飯。而千餘人中,多數是身著黑衣、全副武裝的示威者,看起來主要是大學生的年紀,但當中也不乏有年齡更小的學生,Zoe說:「有些外型看起來好小,像小學生一樣。」

除了示威者外,還有幾百個穿著看似普通街坊的民眾,Zoe後來聽說,他們有些人是來送物資、找朋友,卻也因此困在校內。

最後,還有幾10個和Zoe一樣,疑似誤闖理大的民眾。「我看到一個孕婦,」Zoe說,「還有好多女生穿短裙、背單肩小包包,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來示威的。」

一頓飯的時間,改變了Zoe的命運。吃完晚餐後,她在手機上看到,警方宣布理大周邊已達「暴亂程度」,而她也成為警方口中「可能干犯(涉嫌)暴動罪」的「暴徒」。

為什麼不聽從警方的呼籲離開校園?Zoe說,當時在校內完全聽不到類似的呼籲,整夜聽到最多的聲音,是每隔幾秒就出現的催淚彈爆炸聲,還有幾聲槍響(示威者告訴Zoe:「那是射橡膠子彈的聲音」)。直到今天,水炮車發射水柱前的特殊聲響,還時時縈繞在Zoe腦海中。

數十名防暴警察18日清晨約5時30分從暢運道搶占理工大學大門處,校內示威者向警察丟擲多枚汽油彈並引燃路障,還有人從A座樓層平台丟擲汽油彈,現場一片火海。(共同社提供) 數十名防暴警察18日清晨約5時30分從暢運道搶占理工大學大門處,校內示威者向警察丟擲多枚汽油彈並引燃路障,還有人從A座樓層平台丟擲汽油彈,現場一片火海。(共同社提供)

Zoe也強調,當時許多校內的人和自己一樣,都沒參加示威,但警方卻警告要以「暴動罪」拘捕所有離開理大的人,這讓她不敢出去「送頭」(送死)。

甫當選香港區議員的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對中央社記者表示,對學生而言,大學校園是第二個家,許多學生只是回校後,就被警方封鎖在校內。

他表示,警方直接宣布大學校園為「暴動現場」極不合理,暴動罪最高可被判刑10年,這讓校內的民眾不敢離開,淪為困獸之鬥。

鑽臭水道跳陸橋 逃出升天

初入理大時,Zoe感覺到示威者依舊士氣高昂,她說:「第一天,因為食物、物資跟『火力』都還很足夠,所以大家士氣很高,一直在討論要怎麼打出去。」

示威者判斷清晨應是警方「替更」(換班)的時間,守備最薄弱,因此選擇拂曉出擊。

Zoe說,18日清晨,大批示威者戴著頭盔和防毒面罩,準備從理大正門突圍。但他們立刻發現,外圍的警力絲毫沒有減少,馬上又面臨另一輪的催淚彈雨,幾個示威者被捕,而多數人只能逃回理大。

正面迎擊沒有勝算,示威者改選擇側面逃離。圍城開始後,許多理大校友在網路上提供各式各樣的逃生路線;Zoe說,自己聽過的至少有4種,但這些路線也陸續被警方掌握。

首先,是爬下水道。但Zoe說,髒臭的管道裡充滿有毒氣體,危險性太高,許多人根本受不了。第二,是從理大游泳池旁的鐵絲網翻牆而出,但一出到校外就要面對警方追捕,自己跑得慢、不敢嘗試。

第三,則是走鐵道。Zoe說,理大附近有條舊鐵路,據說能通往附近一座商場;她曾想嘗試這一條路,但隨即有傳言指警方已埋伏在終點。

Zoe說,自己最害怕的是「被消失」,「那時候想到,走這條路沒有記者跟,如果真的遇到警察,我們被怎麼樣了也沒人知道」。

第四條同時也是最多人採取的路,就是跳陸橋了。「其實就是游繩(爬繩索)」,Zoe說,「但在被媒體拍到前,最早是沒有繩子的,只能直接往下跳」。

Zoe所說的跳橋,是漆咸道南的一段陸橋,18日晚間,媒體拍到有許多示威者從校內行人天橋上,拉著繩索垂降到陸橋上,再由「義載」車輛載走。

Zoe說,自己藏身的教室正對著陸橋方向,因此目睹了逃生過程。由於一開始沒有繩索,大家都不敢嘗試,只有兩個男生自告奮勇,率先往下跳,但因為高度太高,「我看到其中一個落地後就按著肚子,後來聽說他肋骨受傷,另一個腳也受傷了」。

香港理工大學示威者被困時,曾試圖用吊繩跳下馬路逃出校園,似有少數人被前往聲援的電動機車接走。(美聯社) 香港理工大學示威者被困時,曾試圖用吊繩跳下馬路逃出校園,似有少數人被前往聲援的電動機車接走。(美聯社)

過了一段時間後,示威者才從校內找來運動用的軟墊,丟在陸橋的地面上做緩衝。最後,也才有大家所見到的繩索。

經過兩天的圍困,Zoe也考慮要跳橋,她說:「在最絕望的時候,那是看起來最有希望的方法。」

Zoe打電話給家人,那時,家人正和其他受困者的家屬,在理大附近靜坐,等待他們出來。束手無策的家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只要求Zoe好好考慮清楚,並告訴她:「決定跳之前,要再打給我們,萬一出什麼事,至少我們也有心理準備。」

即便有了繩索,但Zoe說,很多人可能經驗不足,或是太緊張,掌握不好垂降的速度,摔在地面,負傷逃走;而一些沒戴手套的人,手掌更是被繩索磨得鮮血直流。

媒體拍攝的畫面中,為數不少的示威者成功垂降,由「義載」的機車騎士載走。但Zoe說,警方除了在現場發射催淚彈外,也在陸橋的另一端部署攔截,因此只有約半數的示威者成功逃脫,而許多示威者連同「義載」的司機,最終都被拘捕了。

自首不代表背棄 港人一個都不能少

Zoe最後沒選擇游繩,再度回到理大內。而經歷多次突圍、逃脫失敗後,校園內也籠罩著一股低氣壓,有人掉淚,有人打電話給家人,也有人開始寫遺書,傳給外面的朋友。

18日深夜,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香港大學法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和一群中學校長來到理大,帶著有意撤離圍城的民眾離開,而「自首」與否,也在示威者內部引起爭執。

Zoe回憶說,有人當時大喊:「我們又沒做錯,為什麼要自首?你們自首是害了裡面的人,人多都已經打不出去了,人少不就害我們被清場?」

也有人主張「出去也是10年(指暴動罪最高刑期),在這裡也是10年,為什麼不一起搏一搏?」

據Zoe觀察,選擇自首的,若不是像自己誤入理大、沒有準備上前線的街坊,就是已經身受重傷需要治療的示威者。

香港理大中一名用簡易防護毯包裹住自身的示威者。(Getty Images) 香港理大中一名用簡易防護毯包裹住自身的示威者。(Getty Images)

Zoe最後也在中學校長的帶領下離開理大,未滿18歲的她只需登記身分就可離開;但更多成年的民眾,無論是不是示威者,都遭警方拘捕。

「雖然我出來,但不代表我不支持他們」,Zoe說。從6月起,她參加好幾場「反送中」大遊行,也在學校參與罷課、連儂牆活動,始終支持這場運動,即便意外身陷圍城戰,也未曾改變。

但她指出,每個人所能承擔的風險不同,自己仍會持續以其他方式支持這場運動,希望留守的示威者不要視他們為背棄。

28日上午,結束12天的圍城,香港警方進入理大蒐證,兩天下來發現近4000枚汽油彈,但外傳留守到最後的數十名示威者卻不見蹤影,行蹤成謎。

圍城期間,網上許多討論都認為受困理大的示威者,是目前最精銳的「勇武派」,因此希望透過各種「圍魏救趙」的抗爭,讓他們有機會逃離理大,但最終都功敗垂成。

圍城戰後,一眾勇武或被捕、或受傷,長期的心理壓力也讓他們身心俱疲,抗爭似乎又到了重新思考策略的時刻。

Zoe說,這場運動不會在短時間內結束,勢必是場長期抗戰,因此希望理大內的示威者,都能保住生命,平安離開,「運動很長,但堅持的人不夠多,香港人一個都不能少」。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