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4844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當兵學種菜

七〇年代中期,我在台灣從大學畢業後,去服了兩年的兵役,我在陸軍擔任基層的預備軍官少尉排長,駐守在偏遠的山區。在那一段時光中,學習了不少種菜的知識。

我分發到部隊後不久,碰巧遇到了上級單位提倡推動一個「種菜」運動,要綠化營區、改善伙食。所有的單位必需做到「一人一坪地」,以編制人數計算,每有一個人,就必需要開闢一坪的菜地。

為了配合推廣種菜,指揮部特地從政府的農業試驗所聘請了一位農業博士教授,把所有的基層幹部集中到指揮部去,他為我們上了一整天的課,教我們這些門外漢學習如何種菜。真是沒想到當兵還要學種菜,真正的是印證了當時老班長講的一句話:「軍人除了不會生孩子以外,什麼都會。」

他準備了很多的幻燈片,把死板板的種菜,講述得生動活潑。幻燈片中還夾雜有洋人女星的性感照片,大家看到後,霎時眼睛一亮,精神大振。教授說上課很枯燥,他這樣的安排,是提振士氣,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教授告訴我們要先整土、鬆土,把泥土挖掘翻轉後,再混合攪拌腐植質的堆肥。土壤處理好後,植物才會成功的生長。他說植物種在掘鬆的土壤中,土壤之間有空氣,才會長的好。其次,他講解了肥料和營養成分,以及植物所需要的氮、磷、鉀的功效。

他教我們如何培育幼苗、如何搭撐瓜果的棚架。他發給我們一些講義,上面列出在不同的氣候和溫度下,可以栽種的蔬菜瓜果,這樣我們就可知道在不同季節時,要栽種哪些蔬菜,還告訴我們一些容易生長和產量大的蔬菜類。

我回來後向連長報告了上課的過程和內容後,連長簡單利索地當場就指定我為「種菜官」,負責聯絡統合種菜的任務,「種菜官」真是一個新鮮而且聞所未聞的官職。

我是在城市中長大的,過著五穀不分的生活。但是我的士兵裡,有許多人都是農家子弟,對於種菜的經驗豐富,帶著他們闢地開荒種菜,我就可以不用擔心了。

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要找地,先要決定在哪裡種菜?我們的營區邊緣外為一大片的山坡地,那一片山坡地,就是最理想的位置。其次,是算好必需開闢的面積,因為一定要符合「一人一坪地」的規定。我們先把營區邊的山坡地整平了,開出來一大片足夠面積的菜地,然後規畫整理成一小塊一小塊的菜圃。

下一步就是到不遠處的山區樹林中去挖寶,樹林中到處都是經年累月堆積層疊的殘木枯葉,這是栽種最理想的腐植質有機肥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我們一桶一桶的提回去,和土壤攪拌翻掘混合在一起,經過整土鬆土後,土壤已是處於最佳栽植的狀況了。

再來是去一片竹林處砍了不少竹子,扛回來搭成瓜果的棚架。最後是去市區裡的種籽肥料店買菜籽,到了這個時候,一切都已順利就序了。選好要種的蔬菜後,撒下菜籽,就開始種菜了。

我們每天操課訓練到下午五點鐘,六點鐘吃晚飯。在五點到六點之間,就是我們到菜地裡種菜、澆水的時間。每天下午到了菜地裡,是我們一天中最輕鬆自在的時光,大家漫步走在菜園間,除草、播種、澆水、抓蟲,看著菜園中一片綠意盎然,心曠神怡,涼風徐徐地吹著,疲勞都會消除了不少。

當栽種的菜可以收穫時,我們就去向每月輪值的伙食委員報告,伙委通知我們採摘秤重後,送去伙房的膳食班,伙委以市價的半價付錢給我們。也就是說我們種的菜,以半價賣給我們的單位,因此伙委節省了蔬菜伙食費的開銷,而我們賣菜有了收入,賣菜的錢就列入到我們的福利金裡。

我們的福利金怎麼用呢?每個月的月底用福利金加一次菜,那一天好菜好酒,讓大家盡歡。其次是過年、端午、中秋三大節日時,把福利金平均分發給大家當獎金,這是大家種菜賺取到的。

所有的軍官、士兵們,對種菜都非常有興趣了。我們開始種市價高的菜,生長期短、生長快速、容易栽種、產量大,還要四季都能有生產。這樣種出來的菜,賣掉的價錢就比較高,改善了伙食,增進了大家的福利。我這個「種菜官」真是當的不容易,要做市價和市場調查,還要保持供需間的平衡。

在酷暑的夏天,我們出操時,熱得汗流浹背,吃午飯是在一個不避暑的棚子內,更是汗如雨下。當時有兩道菜特別受歡迎,一道是苦瓜湯,喝起來苦中帶甘味,特別消暑。另一道是辣椒,膳食班炒了很多盆辣椒,吃飯時配著爆炒辣椒,特別下飯。於是我們的菜園裡,種了數量相當多的苦瓜和辣椒,需求量很大,很受歡迎。

駐防山區的一年四個月中,山中無日月,除了學習軍事技能,執行軍事任務外,就是學著當農夫種菜,這是我人生歷程中一段很難忘的經驗。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