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46335/article-link/

首頁 影劇

具荷拉葬禮不公開 KARA成員淚別

具荷拉的喪禮日前以非公開形式舉辦。(取材自Instagram) 具荷拉的喪禮日前以非公開形式舉辦。(取材自Instagram)
具荷拉的喪禮日前以非公開形式舉辦。(取材自Instagram) 具荷拉的喪禮日前以非公開形式舉辦。(取材自Instagram)

前南韓女團KARA成員具荷拉24日離開人世,家屬決定她的葬禮以不公開的形式舉行,日前為想要弔唁的粉絲,在江南聖母醫院葬儀1號室設置靈堂開放外界追思,而她的另一靈堂則設置在江南塞布蘭斯醫院,僅開放家屬和至親好友進入。

據韓媒報導,具荷拉的出殯儀式27日上午於江南塞布蘭斯醫院舉辦,出殯與所有喪禮程序都按照遺屬的意願,以非公開形式進行,僅遺屬、親屬和KARA成員等生前好友參加遺體告別儀式,為故人祈禱冥福,而具荷拉將長眠於首爾近郊的追悼公園。

具荷拉走得突然,許多和她生前有交集的人開始陸續發聲,尤其不滿法官輕判偷拍性愛影片的前男友崔鐘範。一名編劇在臉書上砲轟審判此案的恐龍法官,認為當時這些法官也應該受到處罰。

具荷拉生前最後一任男友崔鐘範除了對她有暴力行為外,還拿偷拍的性愛影片威脅她,讓具荷拉下跪求饒。具荷拉提告後,法官認為應該提交這段性愛影片做為佐證,具荷拉相當為難,但最後忍痛同意交出影片。沒想到法官看過後卻認定「兩人當時在交往,無法看出是為偷拍還是合意拍攝」,加上具荷拉主動搭訕崔鐘範等理由,判處崔鐘範偷拍無罪。

主審的法官甚至在判決書中詳細記錄了具荷拉和前男友發生親密關係的次數、場所,可以想見具荷拉這段期間的心情煎熬。韓媒也起底,這位法官對偷拍案件多為輕判,不意外最後縱放崔鐘範。網友在青瓦台網站要求對性暴力嫌犯從重量刑,目前連署已超過20萬人次。

具荷拉雖然沒能透過司法討回公道,但她還想著要幫助其他女性。一名女記者表示,在鄭俊英偷拍風波期間,具荷拉主動聯繫她,希望以過來人的經驗提供記者幫助。該名記者非常感謝,因為具荷拉真的幫上不少忙,非常積極的想解決偷拍問題。

曾和具荷拉公開交往的龍俊亨,修改Instagram個人簡介,放上雙手合十的圖案,被解讀為幫具荷拉祈福。南太鉉則公開以前和具荷拉、雪莉的合照,照片中的三個人笑得開心,但如今兩位女孩都已不在人世。具荷拉生前還關心動保議題,以及因天災受災的災民,受過她照顧的動保團體和日本地震受災戶昨也感謝具荷拉,希望具荷拉在天之靈別再為他們擔心。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