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37164/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香港人權法案 川普影響有限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南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國研究學者駱思典。(本報檔案照) 南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中國研究學者駱思典。(本報檔案照)
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元朗民眾冒雨參加遊園會,但今年7月21日發生了元朗暴力事件45人受傷。(本報檔案照) 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元朗民眾冒雨參加遊園會,但今年7月21日發生了元朗暴力事件45人受傷。(本報檔案照)

影音來源:U視頻

美國聯邦參議院19日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制裁香港侵犯人權行為、定期評估香港自治情況等。因眾議院10月中旬已經通過相似法案,未來兩個版本協調一致後,川普總統是否會簽署?如果簽署,對香港局勢和美中關係有什麼影響呢?南加州華洋學者皆認為影響有限,但擔憂倘若香港局勢失控時,中國武警可能介入。

南加州大學(USC)政治系教授、中國研究學者駱思典(Stanley Rosen)指出,在參眾兩院兩個香港法案協調修訂後,無論法案最終形式為何,川普都將承受簽署該法案的壓力。但是,川普認為政治也有交易性,他可能會等待一下並且嘗試,如果不簽署,是否可以從北京獲得更好的兩國貿易協議。如果否決該法案,國會可以再投票行使「否決之否決」的權利。川普總統將有十天時間來考慮決定,如果他不簽署或否決,只要國會仍在開會,該法案仍可根據「口袋否決權」(pocket veto)成為法律。

駱思典認為,即使川普簽署,也不會對香港局勢產生重大影響,反而讓北京一如既往地指責美國,又在干預香港事務並試圖破壞其穩定。不過,這不會影響貿易問題,除了川普不能利用香港局勢作為與北京貿易談判的討價還價籌碼外,雙方都需要達成某種貿易協議,甚至部分協議。

如何為香港持續動亂的局勢解套?有人希望在親北京陣營中有溫和的聲音,例如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Jasper Tsang)那樣的人出面,說服北京讓林鄭月娥辭職來擺脫困境,並採取和解步驟,包括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研究造成這種局勢的原因,例如抗議、雙普選等問題,這將是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但若此方案不被採納,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乃至失控,北京是否有可能動用武力鎮壓?

駱思典認為,一切皆有可能。儘管隨著時間推移,警察對付示威者的彈壓力度越來越強大,包括攻入大學校園等。雖然在短期內可能會減少公開的抗議活動,但治標不治本,在中期至長期內還會回到從前,傷口繼續潰爛。如果局面失控,中國武警可能介入。最近香港高等法院對港府頒布的「禁蒙面法」作出違憲裁決,中國政府的反應也令人擔憂。因為中國的態度表明「一國兩制」將會進一步惡化。

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東亞語言文化系退休教授周鴻翔認為,川普總統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他的很多想法、說法和做法,與傳統的美國政治家不同。自從香港動亂,川普一直沒有介入香港事務,並表示要讓中國人自己去解決香港問題。因此, 盡管眾參兩院都已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但法案送到白宮後,川普簽署的可能性不大。退一步講,即使川普簽署這項法案,對美中關係和香港局勢影響有限。簡言之,川普簽署的可能性不高,簽署以後作用不大。

此次香港市民的抗爭行動,表面上是因修訂「逃犯條例」引發「反送中」運動,但深層次原因則是港人擔憂有人企圖拆除「一國兩制」的防火牆,失去民主和自由的權利。五個月以來,香港社會各階層都參加了各種有組織的遊行和抗議活動,規模大小不一,從3月的幾千人增加到6月9日的100萬,最後在6月16日達到200萬人高潮,直至9月4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送中法案。

香港動亂持續五個月,百萬港人上街遊行捍衛民主人權。(南加大美中關係學院) 香港動亂持續五個月,百萬港人上街遊行捍衛民主人權。(南加大美中關係學院)
洛杉磯加州大學東亞文化學退休教授周鴻翔。(本報檔案照) 洛杉磯加州大學東亞文化學退休教授周鴻翔。(本報檔案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