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3245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洛杉磯

在綠島緬懷五四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綠島海岸景觀。(荊棘.攝影) 綠島海岸景觀。(荊棘.攝影)

《綠島小夜曲》陪伴我在台灣的成長歲月,那時候同學們都喜好詠唱這個曲子,自我陶醉在羅曼蒂克的想像之中。突然空穴來風傳出這是匪諜要顛覆政府的歌曲,影射台灣是海中搖晃不定的船,號召人民起來反抗發難。大家惶恐不安,覺得匪諜真的是無孔不入、無處不在,再不敢唱這首歌了;我們從此失去了天真,對人對事總要再三猜疑推敲。

這首歌成了那個時代的象徵,一個患了恐懼症被後人稱為「白色恐怖」的時代。

這歌曲原是1954年潘英傑作詞、周藍萍作曲的情歌。「八二三」炮戰爆發後,兩岸情勢緊張,警總人員認為此曲有影射台灣情勢不穩之嫌,曾經傳訊潘、周二人;後又有僑報穿鑿附會說此曲是綠島政治犯寫的歌曲,引起綠島的新生訓導處大肆審訊犯人。一時以訛傳訛,出現很多荒謬的版本,也一度被禁唱。直到幾乎40年後的1992年,潘英傑在《中央日報》副刊寫出創作經過,說明純粹是周藍萍為追求在金甌女中讀書的李慧倫而作,這才把謠言平息。但是直到1997年上海《新民晚報》還登載《新華社》北京專電,說這不是愛情歌曲,而是綠島的愛國政治犯為抒發對祖國的思念之情而作。

今年恰逢「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五四」是新思想的因子,追求民主「德先生」和科學「賽先生」,據中央研究院的潘光哲説,也是台灣反抗運動與民主發展的潛流和動力。這個農曆年我帶著兒孫到澳門看望三十多年沒見的哥哥,轉身回台祭拜在國軍靈塔的父母骨灰,再向凋零無幾的親戚拜年。我們旅遊的最後一站就是這一直在我心海裡飄搖的綠島,要在「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的時機回顧台灣迂迴的民主發展。

綠島位於台東之東,是個只有16平方公里的火山島。島上山丘縱橫,東南臨海多斷崖削壁,遍山密生多刺的林投叢林,看來綠油油的卻如鐵絲網般難以進入。綠島原名「火燒島」,整年風浪洶湧,島中的山林進不去,四周的海岸游不出來,自然環境如此險峻,難怪當局會在此地建立監獄。如今,綠島是一處遊覽勝地,碼頭區人擠人,多半是來此度假的年輕人,喜愛乘機動車或是電瓶車。燈塔﹑朝日溫泉﹑沿海岸的火山奇岩巨石,以及潮汐起伏的黑石沙灘,在蔚藍的海洋陪襯之下,都顯得寧靜美麗,聚集了嬉戲的遊人。

我們的目標是位於將軍岩旁的「人權紀念公園」,白色的建築外觀簡潔明快,呈現出祥和及寧靜,像是要與過去的「白色恐怖」告別。斜坡緩緩向地下斜去,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滿壁的「人權紀念碑」,上面鐫刻著受難者的姓名和受刑日期,其中包括施明德﹑呂秀蓮﹑陳菊﹑林義雄﹑李敖﹑柏楊等異議人士。碑上的人名是經受難者同意後才銘刻上去的。我細讀文件,發現有些碑上的政治犯並未監禁在綠島,紀念碑是用來印證受難者走過的痕跡;也有非政治犯的受難者,是些作奸犯科的罪犯。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名單布滿整片牆,至今已增至八千多名;名單分為五類:死亡者﹑槍決者﹑受難者﹑未歸類者和其他。院子中央有個圓型水池,如螺旋向外延伸,蜿蜒的細水長流,滴滴墜下。旁邊有柏楊手寫的碑文:「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被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這個「垂淚碑」道盡了母親的思念和無奈,水池中的水是母親無止盡的悲泣。

走過沿海的牛頭山和三峰岩,「綠洲山莊」就在前面,這是當年的監獄,高牆上還環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山莊內保存當年的監獄原狀,排排的木質建築,間間的簡陋小房,一個房間要擠十個人,女犯人有她們單獨的監獄。雖然現在都空蕩蕩沒人,但可以想像當年的擁擠和酷熱。「綠洲山莊」的旁邊就是「莊敬營區」,內有新生訓導處﹑法務部矯正署﹑技能訓練所﹑醫務所等等。審查犯人和思想教育就在此進行,懲罰頑強不馴犯人的單獨監獄也在一旁。有些房間裡有仿真的蠟像,是根據當時政治犯歐陽劍華所繪的素描製作,介紹思想改造的情形。1987年台灣解嚴,不再使用軍事法庭審判民事案件,政治犯和白色恐怖都一起畫下了句點。

思想和言論的自由本該是人民生而具有的權利,然而古今的當權者都深怕別人會奪去他們的權力,不惜用盡方法來阻止。他們知道思想最有力量,而筆桿比武器還要堅強,所以極力控制思想、限制寫作。從秦始皇的焚書坑儒開始,歷代都大興文字獄,斬腰砍頭殺滅九族以壓制思想和言論。一百年前的「五四運動」帶來民主和科學的思潮,回顧今天的海岸三地,科學以高科技的方式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社會,而民主仍未真正落實。大陸和港澳的民主不被認爲是憲政民主,國家的體制常限制到個人的言論自由。台灣在1990年才開始步入民主,1991年總統直選,2000年政黨輪替和平轉移。但是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民衆對台灣的民主不滿意,政治學家也指出台灣民主的種種隱憂;在邁向民主的路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綠島像一只船,在海洋裡飄搖,我們這些同舟共濟的渡客,緬懷百年前創起的「五四運動」,期望「德先生」早日落實。

(荊棘,本名朱立立。台大畢業,曾任美國大學教授三十多年,並在發展中國家工作,足跡遍世界。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第15屆會長,美聖地牙哥華文作家協會會長,並是海外文學推行者。)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