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31066/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要聞

彈劾公聽第3場 川普回應:共和黨大勝 因為這是場騙局

副總統潘斯外交助理威廉斯(左)及退役軍人陸軍中維德曼(中)19日出席聽證。(Getty Images) 副總統潘斯外交助理威廉斯(左)及退役軍人陸軍中維德曼(中)19日出席聽證。(Getty Images)
副總統潘斯外交助理威廉斯(左)及退役軍人陸軍中校維德曼19日出席聽證。(美聯社) 副總統潘斯外交助理威廉斯(左)及退役軍人陸軍中校維德曼19日出席聽證。(美聯社)

14:00 pm 更新

第三場公聽會歷經四個多小時結束,眾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ranking member)努尼斯(Devin Nunes)在總結陳詞時表示,今天維德曼和威廉斯的作證也沒能得出支撐彈劾川普的證據,民主黨還是在用這些無意義的廢話毒化美國人民,「我們坐在這裡一整個上午,沒聽到任何支撐彈劾這一嚴重罪行的證據,完全沒有。」

他並譴責眾院民主黨為了追求彈劾調查,而對司法部、國務院及聯邦調查局等聯邦機構造成的長期傷害,「那些在家裡看直播的你們,民主黨如今和三年前一樣,遠沒到能蘸上彈劾的邊。」


影片來源:YouTube Washington Post頻道

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則說,烏克蘭正在對抗俄羅斯的擴張,這也是美國的戰鬥,「至少我們認為這是兩黨共識的議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用軍事援助支持烏克蘭,總統可能對此並不在意,但我們在意。我們在乎美國的國防、盟友的國防,還有我們的憲法。」

眾院情報委員會在19日下午還將有兩人作證,包括國安會(NSC)俄羅斯及歐洲事務主管官員默里森(Tim Morrison)、前烏克蘭特使沃克爾(Kurt Volker)。

13:42 pm 更新

多次在聽證會上為川普辯護的共和黨議員喬丹(Jim Jordan),當天繼續咄咄逼人質問證人,並動用演講才能,重申民主黨主導的這場彈劾調查就是為了扭轉美國人民在2016年11月8日合法選出的總統,「他們不相信美國人民。」喬丹說,從川普上台開始,民主黨就在不斷找理由要彈劾他,先是俄羅斯,這次是烏克蘭,但真相就是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發放了,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反覆說沒有受到壓力。

民主黨議員威爾區(Peter Welch)則試圖把公聽會焦點拉回來,他表示,彈劾調查的關鍵在於,川普是否動用總統權力要求他國政府調查自己的政敵,「你想調查任何白登都無所謂,隨便調查,但這應該是你自己競選團隊該做的事,請別叫他國政府來調查你的政敵,干預美國事務。」

12:40 pm 更新

維德曼在回答民主黨議員斯維爾(Terri Sewell)提問時表示,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參與烏克蘭政策制定「沒什麼幫助」,也沒有推進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而且烏克蘭官員對於朱利安尼的參與也很擔憂。

維德曼和威廉斯均表示,國安社區沒有人支持扣押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許多官員曾多次就此行為的合法性提出擔憂。

12:24 pm 更新

在民主、共和兩黨在國會山莊忙著爭辯總統是否犯下足夠彈劾的罪行之時,川普在內閣會議期間首度回應本場公聽會,稱「共和黨大勝(killing it),因為這就是場騙局。」

➤➤➤彈劾聽證第3場 川普回應:我不認識維德曼

「烏克蘭電話門」爆發之初,白宮曾公布川普與澤倫斯基在7月25日的通話紀錄,且紀錄並非逐字稿,還保存在另一單獨的高級別保密系統中。對此,維德曼作證時表示,他認為該紀錄是故意被移到不同的、高級別保密系統的,目的是管控那些人能看到這項紀錄。

他並不同意國安會官員默里森(Tim Morrison)的說法,默里森曾說該紀錄是不小心保存到另一系統,維德曼說說,「我認為這是為了防止洩漏並限制接觸(的人)。」

12:10 pm 更新

截至目前,就彈劾作證的證人多是職業外交官或非黨派公職人員,共和黨也延續過往策略,試圖將每一位證人描繪成是為了反對川普而作證。

19日的兩名證人維德曼和威廉斯,也再度經受共和黨議員的「反川普」(Never Trumper)拷問,威廉斯表示不知反川普的官方定義,但自己不是;維德曼則說自己從不歸屬任何黨派(never partisan)。

11:40 am 更新

共和黨眾議員努尼斯(Devin Nunes)問及證人、國安會(NSC)熟悉烏克蘭事務專家維德曼,曾與誰討論川普與澤倫斯基在7月25日的通話,試圖找出吹哨人身分,但遭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制止。

➤➤➤共和黨追問吹哨人身分 民主黨攔截

11:00 am 更新

眾院彈劾調查19日進入第三場公開聽證,退役軍人陸軍中校維德曼(Alexander Vindman)及副總統潘斯外交政策助理珍妮佛‧威廉斯(Jennifer Williams)出席作證。

功勳顯赫的維德曼當日一身戎裝到場作證,並為彈劾聽證至今參與作證職業外交官發聲,譴責外界對他和其他證人的攻擊,表示今天自己穿的是美國陸軍軍裝,維護的是美國憲法,服務的是美國這個國家,而不是任何一個黨派。

出生在蘇聯時代的維德曼在兒時隨父親移民來美,他作證時,感性談及父親40多年前為了讓子女免受安全的恐懼,才來到美國。「別擔心,我講真話不會有事。」維德曼說,「父親,我今天坐在國會山莊,對話我們的民選代表,向你證明,你在40年前決定離開蘇聯、來美尋求更好生活的決定,是正確的。」

他表示,上報擔憂是其職責所在,而透過合適渠道上報總統的行為在其他國家是不可容忍的,如果是在俄羅斯,就總統行為作證肯定會「要了我的命」(cost me my life)。

維德曼在證詞中表示,川普總統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電是「不妥當的」(improper),「那通電話是不妥當的,我也反映了我的顧慮」,他表示,美總統要求別國政府調查政治競爭對手非常不妥當。

維德曼說,若烏克蘭對美國2016年大選、民主黨前副總統白登(Joe Biden)及Burisma公司展開調查,此行為也非常明顯是有黨派傾向的(partisan play),這無疑將讓烏克蘭失去美國兩黨的支持,且增加俄羅斯在該地區的勢力。

他表示,澤倫斯基2019年春季當選總統後,他就意識到烏克蘭前檢察總長盧森柯(Yuriy Lutsenko)和川普總統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兩人提供的虛假信息,破壞了美國的烏克蘭政策。

威廉斯在證詞中表示,她從副總統潘斯的烏克蘭行突然被取消,感受到川普對烏克蘭充滿個人政治算計的謀劃。

她指出,澤倫斯基9月1日在華沙與潘斯會面的首件事,就是問及美方暫時扣押了對烏克蘭援助金,而潘斯並未明確解釋扣押的原因,只是再度向澤倫斯基重申了美國對烏克蘭毫不動搖的強烈支持,並說會和川普跟進。

同時,當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問及潘斯和澤倫斯基在9月18日的通話是否提及彈劾調查時,威廉斯的律師引述副總統辦公室要求,拒絕回答相關問題,但威廉斯表示願意就此問題在閉門場合作答。

➤➤➤點我看更多《彈劾川普聽證》相關報導

退役軍人陸軍中校維德曼(Alexander Vindman)19日抵達聽證會現場。(美聯社) 退役軍人陸軍中校維德曼(Alexander Vindman)19日抵達聽證會現場。(美聯社)

副總統潘斯外交助理威廉斯(中)19日抵達聽證會現場。(美聯社) 副總統潘斯外交助理威廉斯(中)19日抵達聽證會現場。(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