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8437/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警問姓名地址 不需米蘭達警告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聖瑪利諾市警局局長John Incontro主講「成人和青少年如何面對執法官員」。(記者張越/攝影) 聖瑪利諾市警局局長John Incontro主講「成人和青少年如何面對執法官員」。(記者張越/攝影)

美中家長親子教育協會(East Meets West Parent Education Club)17日舉辦家庭教育講座,邀請聖瑪利諾市警局局長John Incontro主講「成人和青少年如何面對執法者」,包括公民擁有的憲法權利、如何與執法者互動、面對執法官員時應做什麼和不應做什麼、如何避免成為詐騙受害者等。

Incontro表示,成年人有「米蘭達警告」(Miranda warning)賦予的保持沉默權,但這項沉默權僅限於警方詢問有關犯罪的問題,對於詢問姓名、年齡和住址等問題,米蘭達警告用不上。Incontro從憲法修正案講起,給民眾上了一堂生動的法律常識普及課。

Incontro表示,他從小在洛杉磯市長大,八歲在路邊玩耍時,遇到一名警察,蹲下來跟他聊天,鼓勵他今後也能為社區服務,實現夢想。從此他萌生了當警察的理想。

Incontro介紹了公民面對警察時應有的權利,諸如保持沉默、有權自由批評政府、民眾不能自證其罪、民眾有去法庭為自己辯護的權力、警察不能強迫民眾認罪、不能使用過度的暴力對待民眾等。即使不是美國公民,也享有這些權利。

他表示,警察不能隨意搜查和攔檢民眾,必須對嫌疑人有「合理的懷疑」。比如有人在路邊帶著面罩撬車門,這就是合理的懷疑,因此他可以把此人攔下來盤問。但警察不能因為一個流浪漢在路邊發呆,就上前盤問。此外,警方也不能隨意搜查,而是去法庭申請搜查令(search warranty)。但是要注意,是民眾被逮捕之後,要進一步搜查,才需要搜查令。如果警方將那名撬車的人攔下來,隨後搜身,這並不需要法庭搜查令。如果他被逮捕了,想要去他的住處搜查,就需要搜查令。

Incontro還強調公民面對警察時保持沉默的權力。提及很多人都知道米蘭達警告,即警察在詢問問題之前,必須向民眾宣佈他有保持沉默的權力,他的一切言論,都會被當做法庭證據。但他強調,並不是警察張嘴之前都必須先說一遍米蘭達警告,而是警察在詢問有關犯罪事實的問題時。至於其他問題,諸如姓名和住址等,警察詢問之前並不需要敘述米蘭達警告。

Incontro還講了一個他當年的例子。1982年他還在洛市警局工作,有一個涉嫌槍殺兩人的嫌犯,向警方自首。於是警局派他和另一名警察,開車帶這名嫌犯去指認現場。案發現場在南加大(USC)附近,當時正好是橄欖球賽季,所以一路上他們三人都在聊橄欖球的事。突然,嫌犯對他們說,「停車,我就是在這裡槍殺了那兩個人」。於是他就做了筆錄,就回警局了。

直到2002年,20年後,他突然收到加州最高法院的作證傳票,因為嫌犯的律師提出,當年他在做筆錄之前,沒有向這名嫌犯宣佈米蘭達警告,這名嫌犯的權利受損。但法庭最後判決認為,當時他們在聊橄欖球,嫌犯突然自發講述案發經過,並不是警方主動詢問,因此,沒有必要宣佈米蘭達警告。

Incontro表示,如果警方要調查未成年人,必須有律師在旁邊。晚上10時之後,警方有權對還在街上溜達的未成年人提出詢問,讓他們回家,或通知監護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