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375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粉筆夾

作者珍藏的粉筆夾。 作者珍藏的粉筆夾。

這個粉筆夾是我退休後,收藏在抽屜,作為我四十年粉筆生涯的紀念品。

一九八六年初,我放下執教了十五年的教鞭,隨經商的夫婿離台來美,原以為從此永別杏壇,萬萬沒想到,無意間在《世界日報》看到一則社區消息:華埠一所新移民頗多的高中,極需中英雙語數理老師。事不宜遲,第二天我就帶著學經歷證件,登門求見。

科學部門主任看了以後,如獲至寶,當下拿起電話,詢問教育局的主事者,如何可以讓當時尚無綠卡的我,參加臨時教師執照考試?

就這樣,憑著校長一封擬聘我的信,得以報名應考,先是寫篇指定題目,兩百五十字的作文,拼字、語法和標點符號錯誤,總共不能超過上限,然後是實驗考試,給你一小塊洋蔥,兩個顯微鏡,一個要用低倍鏡展示並測量洋蔥細胞的平均長度,另一個則需用高倍鏡染色並展示細胞核,第三題則是在試管實驗證明,馬鈴薯丁有過氧化氫酶。

筆試實驗考都過關,再通過口試,就可以走馬上任了,因為我是新手,主任除了每學期三次整堂全程觀察我上課外,隨時會進來,坐在教室後面冷眼旁觀。她對我的第一次正式考核就出狀況,評語是:「黑板沒有詳細列出教學目標,跟學生互動不足,提問也多為是非題,不能啟發學生深思。」

我一邊自我修正教法,隨時準備主任臨檢,一邊還要通過考量生物專業的正式執照考試,才能成為正式老師。不僅如此,要想拿到永久執照,更得通過難度更高的全國教師考試,包含英語閱讀作文、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的通才知識及教育概論三部分,從早上八點考到下午五點,簡直是考驗速讀的疲勞轟炸。所以,當我知道一舉通過時,興奮得雀躍不已,比當年大學金榜提名還開心。

光陰似箭,這樣一路過關斬將,熬過二十五年,終能告老還鄉,套句順口溜:「上班,能掙錢才有飯吃;退休,能吃飯就能掙錢。」回首前塵,雖然歷盡艱辛,想到漂泊異國,還能重操舊業,作育英才,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