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374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的老師三毛(下)

她的房間擺設完全不像一位年輕女性的房間,我們就像走進一間藝術家的作品展覽室和工作室一般。她的長方形的房間內,沒有家具擺設,沒有女性化的梳妝檯,牆上掛著兩幅她畫的水彩畫,色彩線條簡潔有力,她的床舖是在幾片墊高的木板上,舖著西班牙的手織壁毯,我們三個人坐在地上的坐墊上。

當晚三毛老師眼睛看著天花板,娓娓道來,細說著她發生的悲哀情傷。她說她以前曾經割腕自殺過,所以陳媽媽一直陪伴著她,怕她這次又發生意外。

原來她在回到台灣後不久,和一個名叫「國川」的男子迅速發生戀情而且論及了婚嫁,結果「國川」的太太跑到學校去大鬧特鬧,她才知道「國川」竟是一個已婚的人,而三毛老師居然變成了「小三」。

三毛老師療傷止痛心情平靜後,認識了一位德國人,三毛老師平穩地和他發展出了溫馨的戀情,但是很不幸的,在她們即將訂婚的前夕,她的德國未婚夫竟然心臟病猝發去世了。

我們總算知道三毛老師發生了什麼事,以及她為什麼請假了。那晚,三毛老師也沒有把我們當成學生,她只是一直慢慢地講述著她內心的悲痛、她受到的創傷和命運對她無情的捉弄,我們就坐在那裡安靜聆聽著。

我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才離開,我們聽三毛老師講了一整個通宵,陳媽媽不時進來送飲料、水果、點心,她也是通宵沒睡。陳媽媽送我們出門時,一直謝謝我們,還小聲告訴我們,要我們多來幾次,多找一些同學來,幫助三毛老師度過難關。

我回到學校後,傳達了三毛老師的情況給全班同學。三毛老師在請假一個月後,回到學校來上課了,她在上課時,我們可以感受到她深深的哀傷。所有的同學,都盡可能地讓三毛老師心情開朗,大家上課從來不曾如此的又乖巧又聽話。

班上有一位同學,上下學都是開著自己的私家轎車,他就每天負責早晚接送三毛老師從她家到學校上下學,三毛老師就不用去趕搭教職員巴士或計程車了。

學期結束後,三毛老師辭掉了教職,離開了台灣。她先把德國未婚夫的骨灰送回德國,然後就去了西班牙。

以後的很多年,我都是從報章雜誌上知道三毛老師的行蹤。當我聽到別人在談論到三毛時,我都會很驕傲的說:「三毛是我的老師。」直到有一年,我看到她不幸去世的新聞,心中感到無比悲哀,如此一位才女,怎會早早離開了人世。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