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353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驚嘆舊金山街路

出國前就聞知舊金山大名,旅美後更是時常湧起趨之若鶩之念。十月下旬,兒子借助星期假日駕車載著我和妻子及親家公,造訪了這一聞名遐邇的大都市。

接近舊金山市區,眼睛豁然一亮:啊,舊金山,真是一個建在山上的城市!低窪的港灣,攀升的公路,聳立的高樓,起伏的街巷,構成一幅奇異別緻的風景畫。

駛入畫中,兒子徑直駛到唐人街,看到懸掛的大紅燈籠,排列的華文店鋪,散步遊逛的華人,我心中立時升騰返回大陸家鄉之感。但因時辰尚早,店鋪大都未開門營業,只好信馬由韁遊覽觀光,行到盡頭留下諸多留影之後,告別唐人街觀賞起舊金山街區風景。這時發現街區公路縱橫交錯,四通八達,且皆順山就坡,起伏跌宕,七上八下,讓人不禁道出一聲聲驚嘆。

看過聯合廣場等景點,兒子說:「肚子餓了,我們找一家韓國餐館就餐。」說完,轉身率眾返回車輛停放處。按照導航指引,奔往幾里之外的目的地。不料,抵達韓國餐館門前,看到周邊全都停滿車輛,不見一個空位。只好繼續循環尋覓。

坐在車內,這時我更體驗到街路的陡斜。透過前車窗,看到路面坡度均在二十至四十五度之間,行進車輛全都一會兒爬坡,一會兒下坡。

適逢攀爬最高坡,我的心揪起來,特別擔心車開不上去,半道滑下來;下坡時,又擔憂車剎不住閘,滑下去撞上兩側停放車輛。

一言以蔽之,無論上坡還是下坡,我都現出提心吊膽,驚慌失措之態,暗自屏氣為兒子行車加油使勁。這時,有暈車毛病的妻子臉色泛白,粗氣頻出,連忙吃下一片暈車藥,兒子看到後打開所有車窗。

伴著清爽的秋風,又尋覓了兩圈,依然不見空車位,兒子像洩了氣的皮球,重重嘆息一聲,改變原定行程計畫,「我們先觀賞九曲花街吧,之後出城找一家東北餐館。」說完,一邊咀嚼攜帶的餅乾,一邊駕車前往。

就此,我道出由衷感嘆:「舊金山街路真是非同一般,不光陡斜起伏,驚心動魄,路兩側停車位也是極為難尋!」

九曲花街陡斜更讓人嘆為觀止,此路四十度斜坡,有八個急轉彎道,均為彎曲「Z」字形,車輛只能往下單行。路兩側遍植繡球、玫瑰和菊花,把春夏秋三季點綴得花團錦簇。兒子再度緊握方向盤,穩踏剎車板,慢慢悠悠向下滑行,我們雖在驚恐之中,但仍然舉起手機,拍錄下車外秀美花壇和繽紛花朵。

抵達九曲花街底部,我們一同下車,又爭相昂首與九曲花街合影留念。至此,兒子長出一口氣:「走,我們出城吃飯去。」說罷,又滑下一大段陡斜坡路,駛向鍾情的東北飯館。

落座東北飯館,我們嘴裡津津有味咀嚼著家鄉美味,但仍時不時感嘆舊金山街路的陡斜、驚險與刺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