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3158/article-link/

首頁 旅遊

北美風情話 | 珍珠奶茶和越南三明治 二代移民的美食使命

越南三明治充滿了濃濃的法國風。 越南三明治充滿了濃濃的法國風。
越南的粉麵類食品受美國主流歡迎,圖為燒蝦米粉(bún tôm nướng)。 越南的粉麵類食品受美國主流歡迎,圖為燒蝦米粉(bún tôm nướng)。

在諸多越南美食之中,河粉和越南三明治應最廣為人知。這兩種街頭傳統美食,靠著移民的傳播,成了當今越南飲食文化在世界上的顯學,在世界各地只要有越南移民的地方,就會有它們的蹤影。

走上主流舞台

美國在越戰敗戰之後,湧進了大量的越南移民。影響所及,在美國賣河粉或是越南三明治的店家也相當普及。

往昔的越南三明治只寄居在越南餐館裡販賣,這些店通常在亞洲人多的地方開設,後來有「Lee’s Sandwiches」這樣的連鎖專賣店出現,只是客源仍以亞裔為主;不過,久而久之,美國的普羅大眾對這些食物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

Bun Mee以紐奧良名店「Café du Monde」的咖啡罐,作為放筷子和餐巾紙的罐子。美國越南餐館裡的咖啡多數來自於該店,紐奧良曾為法國殖民地,越戰後吸引了不少移居的越南人。 Bun Mee以紐奧良名店「Café du Monde」的咖啡罐,作為放筷子和餐巾紙的罐子。美國越南餐館裡的咖啡多數來自於該店,紐奧良曾為法國殖民地,越戰後吸引了不少移居的越南人。

當一個其他族群的飲食文化普遍被美國市場接受之後,更貼近西方消費習慣的「二代潮店」,便會自然而然出現。例如舊金山的「Bun Mee」,正是這樣的二代潮店。

Bun Mee的老闆Denise Tran,在13歲時以越南船民的身分,隨家人落腳在路易斯安納州,她的父親曾在紐奧良當過十年的餐廳經理。就像大部分來美時年紀仍然很小的移民一樣,Denise Tran從小在美國受教育,也比上一代更能融入美國的主流社會。

Denise Tran在投入餐飲業之前,一度是在西雅圖執業的律師。她於2011年5月在Fillmore Street上開了這家Bun Mee,主打越南三明治,現在也有分店了。

Fillmore St是舊金山的重量級商圈,Bun Mee以紅色和偉士牌摩托車作為商標設計主軸,十分迎合美國年輕人消費市場。 Fillmore St是舊金山的重量級商圈,Bun Mee以紅色和偉士牌摩托車作為商標設計主軸,十分迎合美國年輕人消費市場。

本是文化混生

其實河粉與三明治這兩種代表性美食,原先在越南都是外來和本土文化混生出來的結果。河粉以米漿製成的麵條,加上肉類、香菜和高湯,作成湯麵來吃,怎麼看也不脫早期中國南方潮廣閩客的河粉、粄條、粿條等的米漿製麵技術;它是跟著南方移民傳到了越南之後,碰上交趾南境的各式精彩香菜和香料,所激盪出來的火花。

至於越南三明治(bánh mì),從它所用的法式長棍麵包,就更明顯地可以看出來是在法國殖民時期,法國麵包被引進越南之後,才發展出來的飲食了。

三明治裡所夾的食材,也有著濃濃的法國影子。傳統式越南三明治裡常見的肝醬或是肉凍等,全是歐洲傳統飲食裡的pâté、terrine、rillettes一類的肉製品所衍生而來,這個三明治裡唯一不法國的地方,應該只有它的名字:bánh mì。

bánh mì的這個「bánh」字在越南食物用得多而廣,一般指的是糕餅或麵包類,像是越南的薑黃米漿煎餅(bánh xèo),或是中越的峴港、順化一帶所吃的bánh khoái,用的都是這個字,「bánh」這個越南字彙的出處,應該也不脫中國南方泛指米製品的「粄」字。

傳統變身新潮

外來飲食在美國發展的潮流,其實有一定的軌跡可尋。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如今在美國消費市場裡紅得發紫的台灣珍珠奶茶。

在Hayes Valley的Boba Guys旗艦店。Boba Guys和Bun Mee一樣,店址都是經過市場分析精挑細選出來的。 在Hayes Valley的Boba Guys旗艦店。Boba Guys和Bun Mee一樣,店址都是經過市場分析精挑細選出來的。

一杯珍珠奶茶從早期寄生在中國餐館裡賣,到後來有以亞裔為主要客源的本土連鎖店出現,再到亞洲連鎖店進駐,到現在有美國土生土長的「二代店」,與越南美食的發展幾無二致;像是Andrew Chau和Bin Chen,在2011年於舊金山以「快閃店」開始,2013年才開了第一家實體店的「Boba Guys」。

Andrew Chau在新澤西和加州長大,Bin Chen則是在德州長大,這兩個華裔小伙子所開的Boba Guys以美國人熟悉的「飲食語言」賣珍珠奶茶,從使用名牌有機牛奶,到早期在網路上收集投創資金的經營策略,再到商標圖像的設計,在在都已跳脫亞裔客源的狹窄範圍,直接探向美國主流雅痞的口袋。

Boba Guys的菜單上看不見中文,Bun Mee的菜單上一樣也看不見越南文。除了這些創意和形象包裝之外,它們的店址都是經過市場分析精挑細選出來的。Boba Guys在Mission區最早開的店,或是在Hayes Valley的旗艦店,選的都是舊金山最年輕、最潮的區。Bun Mee所挑的Fillmore Street,也一樣是舊金山的重量級商圈。

珍珠奶茶雖是台灣引以為傲的發明之一,但像是Boba Guys這樣的「二代店」,其實講的是一個全新的移民新世代飲食故事。 珍珠奶茶雖是台灣引以為傲的發明之一,但像是Boba Guys這樣的「二代店」,其實講的是一個全新的移民新世代飲食故事。

一杯奶茶從講中文發展到講貼近在地市場潮流的「國際語言」,也像極了一個移民家庭兩代之間文化轉變的微妙關係。當一個傳統美食在異地落地生根,開始講起在地語言之後,你說它是二代移民的美食使命也好,或是文化融合發展的自然軌跡也罷,寫的都是海外移民落地生根時,每一個世代自己不同的飲食故事。

第一代移民講的是故鄉的故事,第二代自然就要講起他鄉的故事,但是「故鄉」和「他鄉」對一個移民家庭來說,本來就難以定義。對這些第二代或是第三代的移民來說,他們生於斯,長於斯,這些重新定義的飲食傳統,其實也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故鄉故事,因為對他們來說,美國這個大熔爐就是故鄉。

(本報專欄作家,亦為台灣GQ雜誌風格評論玩家、聯合報駐站作家,現居舊金山。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loomy.bear.5059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