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207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百靈鳥(四)

那是一些臨時攤位,吃食放置在簡陋的三輪車的車斗上。如遇特殊情況,他們可即刻駕車逃離。父親走過去,走到一個與他面目相仿的中年男人那裡,幾分鐘之後,他拎著一只白色塑料袋向我走來。

那裡面裝著兩枚深褐色的、蛋殼碎裂的茶葉蛋,似乎還冒著熱氣。他惶然而匆促地將那只袋子塞到我手裡,好像那是一個急於擺脫的罪證──我什麼也沒想就接了過來。

幾秒鐘之後,我意識到這可能是個累贅。我並不想在鬧烘烘的車廂裡吃什麼茶葉蛋,弄得滿手髒汙,狼狽不堪。

爸爸站在距我三步之遙的地方,那些行李堆放在他腳邊,此刻已被他遺忘。他的眼神似乎在告訴我,那些茶葉蛋,是他唯一能幫我做的事了。他已經付出太多,以後的一切全靠我自己了。

我低著頭,不敢看他。車子快來了。路邊等車的人中,沒有誰像我這般憂心忡忡,不知該拿手中的茶葉蛋怎麼辦。等一上車,我就吃掉它吧!最好別坐最後幾排,免得被柴油味熏得嘔吐。我要坐在靠窗的位置,如果能在瞌睡中穿過那些隧道就更好了。

所有離開家鄉的車子都要穿越一個個隧道,最害怕的是車身剛進入時,那種莫名脆弱的感覺,似乎頂上的山體隨時可能垮塌,整車的人將被掩埋。我也知道,最終都會平安無事,可那種恐懼和眩暈感總無法消停。

爸爸拽了拽我的衣角,遲疑地說:本來你媽想讓你過完生日再出門,可想著還有一個多禮拜……等你下次回來再補過吧!

我詫異地望著他,很怕他繼續往下說。(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