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2203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一○)

她喜歡聽電台的深夜情感類節目,自己也用化名給那個節目寫過信。後來主持人在節目裡讀完她的信後,說她愛著的其實不是真正的小麥,而是這麼久以來,自己把感情裡渴求的東西都投射給小麥,而創造出來虛擬的一個影子。

也許吧!躺在上鋪的涂淼摘下耳機。青春倏忽而過,而我卻還沒有好好享受。她在黑漆漆的夜裡,流下了一滴眼淚。

4

許千夢趕回單位的時候,那個叫湯明亮的男人情緒還是稍微有點激動。他紅著眼睛,對許千夢說自己是蔡茜茜的男朋友,還說讓他們快點把方愷抓起來,因為蔡茜茜就是被他殺死的。

方愷這個名字許千夢知道,是蔡茜茜的第三任老公。聽說許千夢是負責這起命案的主要偵查員之一,湯明亮激動地站起來握住許千夢的手。嘴唇抖著,說不出話來,眼淚卻流了下來。

許千夢領著他回座位上坐下,又囑咐人給他倒了一杯水。小趙悄悄地過來跟她說,這人一大早就跑來了刑警隊,一見值班民警就開始哭。斷斷續續地說了半天,他們才知道他是為了蔡茜茜的事情來的。

湯明亮說自從和蔡茜茜失去聯絡以後,他每天都心急如焚。後來蔡茜茜遭遇不測的消息傳來時,他更是猶如墜身地獄,每天都是內疚和自責。他後悔自己沒有保護她,才讓方愷下了手。

你說蔡茜茜是方愷殺的,有什麼證據嗎?

當然有!蔡茜茜曾經多次告訴我方愷跟蹤她、威脅她。還說要先殺了她,再去找她的女兒。而且,方愷在蔡茜茜失蹤以後,也不知了去向。這不是明顯畏罪潛逃嗎?

許千夢啞然失笑。這算哪門子的證據?(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