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1951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秋天的故事

記得上小學時的一個秋天,我和母親一起到地裡拾稻穗,我走在前面,只拾到一、兩個稻穗,回頭看看母親,她卻拾到一大把。我對母親說,怎麼有那麼多的稻穗出現在您的身旁?母親說,在你的身旁,也同樣有不少稻穗,可是你看得不仔細,那些稻穗與你擦肩而過了。說著,母親在我的腳下拾起一個很大的稻穗。

除了稻穗,我與我的「髮小」曉亮,也在那個秋天讓機會擦肩而過,讓我每每想起,便唏噓不已。

一九七八年,我和同村髮小曉亮一起參加高考。我倆都是一九七五年高中畢業生,畢業時,國家尚未恢復高考制度,作為農村青年的我倆只能回原籍「修理地球」。我倆每天一起,早上出工時,到生產隊的隊部等待隊長派工,一起到地裡幹活,他比我能幹,倘若看到我幹活時落後,他會主動幫助我。比如,鋤地,他已經把一壟地鋤完,我還吃力地在壟的中央,他就在壟頭悄悄地幫助我鋤一段,因此,我倆結下很好的友誼。

聽到恢復高考消息,我們很高興。經過一年的準備,我倆在高考制度恢復的第二年(一九七八年),一起報名,一起參加考試。

那年是先填報志願後考試,志願有本科院校、專科院校、中專學校難度不同的選擇,考上哪個層級的學校,都能包分配、拿工資、吃商品糧。差距只是畢業後的工資不同。

我倆是往屆畢業生,知識底子差,成績距本科院校有距離,便共識捨棄,在專科院校和中專學校之間做選擇。

曉亮說:「我報專科院校,咱倆從小學到中學,再到村裡勞動,都在一起,你也報專科院校,我倆選擇同一學校,一起上學,你看如何?」

我說:「我的成績遜色於你,我想報中專學校。」

曉亮說:「你謙虛了,咱倆學習成績差不多少,你也報專科院校吧。」

我說:「我想想,明天再決定。」

母親的話提醒我,她說,「道路不都平坦,有平地,也有高坎,在平地上走,能讓你的腳步走得穩走得快,突然,你的一隻腳踩在高坎上,就容易摔跤。你要把心態放平,咱一個莊戶人家的孩子,有個飯碗就知足,你可要想好,正確估計自己,邁每一隻腳時,要把腳放在力所能及的平地上」。

翌日,我把我的想法說與曉亮,要他也報考中專,報同一個學校,這樣我們兩個就可以一起上學了,曉亮不同意。人各有志,我們只能各自按照自己的意願填報志願。

於是,我填報中專學校志願,曉亮填報專科院校志願。

過些時日,結果出來,我順利考上中專學校,儘管曉亮成績比我高出二十多分,可距專科院校差零點五分。

我鼓勵他說,你的成績不錯,今日雖然沒有上線,明年再考。可從那次受挫開始,曉亮再考的成績均不理想。

曉亮能力比我強,怎麼說前程也不會比我差,我畢業後成為教師,拿到鐵飯碗。曉亮至今仍在農村,如今我倆都已逾耳順,對他來說,機會已不會再來。在我的心裡常為曉亮打抱不平,怎麼就不能回到當年,再給曉亮一次選擇機會?可也只是想想而已,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一時興起,目標超過自己的能力,是年輕人常犯的錯誤,可是往往就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讓美好前程擦肩而過。

莎士比亞說過,好花盛開,就該盡先摘,慎莫待美景難再,否則,一瞬間,落到塵埃。這好像是對我和我的髮小曉亮說的,我摘得了一朵好花,曉亮的失利,不是因其天資稟賦和能力不足,是他沒把盛開的一朵鮮花及時採摘下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