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1780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八)

她不敢寫麥啟新的名字,就叫他小麥。

日記一直寫到了高三分班。分班後蔡茜茜去了理科一班,涂淼去了文科二班。麥啟新去了理科三班。涂淼不太能再常常見到麥啟新了。只有每次路過他們班的教室門口,才裝作不經意地望進去。來這個學校一年多了,可對於麥啟新來說,似乎一切都沒怎麼變。他還是誰都不理,每天自己坐在窗口望向天空。

高考前一個月,蔡茜茜和涂淼都聽說了一條關於麥啟新的消息。說有一天麥啟新突然沒有來學校上課,老師也聯繫不上他的家長。後來專門按照地址去家裡找,鄰居卻說好幾天都沒見到人了。因為怕出事,學校聯繫了居委會和派出所。派出所的片警叫來鎖匠開了門,這才發現一家三口都沒影了。屋子裡亂亂的,像是連夜搬空了。

這則消息像是一個重磅炸彈,一時間議論紛紛。同學們都說,是不是麥家中了彩票頭獎,怕親戚朋友借錢,所以跑了。還有的說,恐怕他們是借了高利貸怕被追債的砍死,所以只能連夜逃了。但不管怎麼樣,那個整天沉默的麥啟新不在了。涂淼心裡空落落的。她望向窗口,那張英俊的側臉以後是再也看不到了。

高考時,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這件事的影響,涂淼發揮失常,分數出來那天,她哭了很久。

過了幾天,蔡茜茜來找她,兩個人去唱卡拉OK,又吃了燒烤,回家的路上還買了好幾瓶啤酒。到了涂淼家,涂爸、涂媽都不在,兩個人拿著杯子喝了幾杯。(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