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1640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澳洲華裔群 為何引起北美、歐洲華人瘋狂加入?

微妙的亞裔特質,是臉書上最大的亞裔社群。(臉書) 微妙的亞裔特質,是臉書上最大的亞裔社群。(臉書)

2018年9月,九名澳洲華裔青少年在臉書(Facebook)上建了一個群,取名「微妙的亞裔特質」(Subtle Asian Traits),用來分享自己的一些體驗和笑話。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群引起了全球英語國家亞裔青少年的歡迎,會員迅速增長,華裔居多。到了當年12月,會員已近百萬,分布在澳洲、北美和歐洲等地。截至今年11月11日,該社交群的會員人數已達160萬653人,進入臉書群的前十名。

新州普林斯頓大學四年級華裔學生Ivy說,她透過姊姊Lucy介紹,在去年耶誕節參加了這個臉書群。她說:「姊姊和我覺得這個群發的帖子很有趣,能夠引起亞裔共鳴,成員增加之快也讓人驚訝。」她認為,這個臉書群真的很棒,就是英語國亞裔青年的「精神家園」。

●英語國亞裔 尋共同語言

Ivy在臉書上有700多個朋友,其中300多個朋友加入了這個群,占她朋友中的一半。她說自己平時不喜歡上網,但是每天一定要看這個群,因為群裡發的東西「真的很有趣」。一開始,她加入這個群主要是為了好玩,但現在發現該群已成一個全球年輕亞裔網上的重要社會資源。群裡包括很多專業人士,如工程師、設計師、醫師、律師等。目前,在這個大群下,又細分了許多小群,如心理健康、約會交友、青年創業等。

Ivy說,儘管大家都是亞裔,都說英語,但是因為出生的國家不同,表現出的文化也不一樣。例如,美國亞裔說話發文都比較講究「政治正確」,符合政治正確的才說;而其他國家的亞裔沒有這麼講究,想說就說。

Ivy的姊姊Lucy在加州從事影視漫畫工作,有一個猶太裔男友。Ivy說自己還沒有男友,估計將來的男友很可能是亞裔,因為「比較喜歡亞裔」。目前,她的朋友裡,95%都是亞裔,但她對亞裔沒有細分,不在意未來男友的背景。「來自哪個國家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價值觀相同。」她覺得住在美國很有安全感,因為這是她的祖國。

她表示,這個群也是很多人交友的渠道。在群裡,曾經有個男生給她發過幾次短信,想找她聊,但她沒有接話,因為沒有見過這個男生。「後來,這個男生就不再給我發短信,估計明白我的意思了。」

「微妙的亞裔特質」群發帖的主要內容是新聞、漫畫、圖片、笑話等。Ivy說,雖然她已經入群很久,但不活躍,從不發東西,只是喜歡看。「如果發現有好的內容,我就會轉發給媽媽、姊姊和朋友看。」她說,姊姊發現有好的東西,也會和她分享。

●文化差異 母親看不懂段子

Ivy的母親是紐約策展人張蘭。張蘭說,她覺得與兩個女兒最大的文化差異是,她看不懂女兒玩的遊戲、看的漫畫以及年輕人中流行的很多網路段子。「我不了解背後的文化背景,無法參與其中。」

她在去年底就聽女兒談論過臉書上這個亞裔群。平時,兩個女兒經常給她轉發這個群裡的文章和圖片,都很有意思。她也經常去另外一個以高中生為主的社交媒體Instagram,上面也有針對亞裔的帳戶,經常刊登一些笑話,在美國亞裔年輕人中也非常流行。

張蘭和家人在一起。從右到左:小女兒Ivy、母親、張蘭、丈夫、大女兒Lucy、大女兒未婚夫。(圖/張蘭提供) 張蘭和家人在一起。從右到左:小女兒Ivy、母親、張蘭、丈夫、大女兒Lucy、大女兒未婚夫。(圖/張蘭提供)

不久前,小女兒Ivy給她轉發一張「微妙的亞裔特質」群裡的一個漫畫。在漫畫中,一個亞裔孩子準備煮米飯,就舉起一隻手,用拇指指著食指的第一個關節表示放水的深度。她說,這是華人煮米飯的習慣,用手指頭測水深,亞裔孩子從小就學會這個方法。「其他族裔的沒有這個習慣, 也就不知道這裡面的幽默。」

她表示,她的家庭比較特殊,現在的丈夫是一位從商的美國人,兩人已經結婚15年。兩個女兒與繼父相處得很好。她家每天都是中西餐混搭,丈夫也吃得慣。女兒喜歡中餐,但更不拒吃漢堡、熱狗和披薩等西餐。「她們在學校只能吃西餐,回家來就會很想吃中餐。」

張蘭與兩個女兒相處很好,給孩子充分的自由。例如,大女兒的男友是自己找的,「我沒有提過要求」。大女兒的男友是以色列猶太人,兩人是大學同班同學,已經準備好明年舉行婚禮。對於選擇大學專業,她從未強迫孩子按照媽媽的意願選擇。大女兒Lucy從小喜歡畫畫,最後選擇去佛羅里達讀了瑞林藝術學院。小女兒Ivy從小是學霸,並沒有在畫畫上投入很多時間,最後在普林斯頓選擇的專業還是藝術。「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自視主人 打破隱形的歧視

張蘭表示,小女兒Ivy的朋友主要是亞裔。「我認為這是個問題,擔心她沒有融入主流。」但是小女兒沒有這個感覺,覺得這不是問題。「她覺得她自己就是主人,是主流的一部分,不需要強調所謂的融入主流。」

她表示,在種族歧視方面,女兒這一代比她當年來美時的情況要好很多。「現在公開對亞裔的種族歧視很少,歧視多為隱形的,主要的歧視是漠視(ignorance)。」所以,她一直鼓勵孩子要敢於在社會上發聲,沒有人會把權力自動送給她們,一定要自己去爭取。

最近一兩年,美國主流文化裡出現了大量優秀的亞裔代表, 在電影、網絡、音樂上都有不俗的表現,尤其在網上表現相當出色,包括這個臉書群的出現並不是一個偶然現象。她說,美國亞裔不再是「啞裔」, 亞裔孩子正在一點點打破這種沉默的狀況。

●親情仍在 代溝卻愈來愈大

美國北京總商會會長Peter袁說,他們夫妻於1990年代初從北京來紐約,後來也把女兒帶來紐約,當時女兒六七歲。他說,因為當時忙於掙錢,沒有太管女兒的事。現在,女兒已經大學畢業,在加州工作。「雖然親情仍在,但是我們夫妻和女兒的代溝愈來愈大,共同話題越來越少。」目前,他們與女兒的聯繫主要是通過微信。

Peter袁(中)說,雖然親情仍在,但和女兒(右)的代溝越來越大。(圖/Peter袁提供) Peter袁(中)說,雖然親情仍在,但和女兒(右)的代溝越來越大。(圖/Peter袁提供)

不過,女兒每年都會安排他們夫婦出國旅遊一次,最近去了南非。他們此前還去過冰島、秘魯等國旅遊。他表示:「女兒訂的這個旅行團團員都是老外,只有他們兩個華人,旅行團服務好,沒有小費,還比華人團便宜。」

他說,女兒大學畢業後,專門去北京學習了一年中文。儘管這樣,她的中文聽力還是有限。「我們對她說中文,簡單的她能懂,深一點的就不行了。」她的女兒一直說英文,而他們夫妻的英文能力有限,也是聽得「矇查查」。

他感到女兒離華人社區越來越遠,也與父母越來越遠。「我們仍然生活在華人圈子裡,女兒已經進入主流社會。」他女兒哈佛大學畢業後,先在摩根史坦利工作,後來去了加州矽谷。「我們也是在中文報紙上看到,她公司的老闆是美國最年輕的老闆。」工作之餘女兒還去一個電視台做技術總監。

他說,女兒已經不會做中餐了。他們從南非旅遊回美時,女兒做一個「菜湯」給他們接風。他打開一看,滿滿一大鍋,裡面放有半袋蘑菇,還有土豆(馬鈴薯)、肉類等,就是「一鍋煮」。「女兒走後,我們吃了三天沒吃完,剩下的全部倒掉了。」他說,女兒繼承的華人傳統之一就是不亂花錢,知道存錢。

美式思想 沒有了種族觀念

Peter袁說,作為一個移民,他的思想中還有種族這個觀念,但美國長大的女兒沒有這個觀念,在哈佛交的朋友「五顏六色」。「有一次,女兒帶回家一個非裔女同學,這個女同學現在已是執業律師。」他說,從那時才真正體會到,美國是一個大熔爐,他的觀念落伍了。

他表示,美國長大的孩子具有人人平等的思想,對金錢不是那麼熱衷,沒有高低貴賤的等級觀念。他們對有錢人不是那麼崇拜,而認為靠自己的勞動來吃飯沒有什麼不好。「即使是在餐館端盤子,也不會被人看不起。」這說明,美國社會是一個成熟的社會。

他的女兒非常獨立,什麼事都自己做。她曾在紐約市排名第一的公立高中史岱文森讀書。一到暑假,女兒就忙著打工。「她曾經在學校打掃廁所,做得很happy。」她還去皇后醫院做了三年義工。「申請大學時,她只填哈佛一個志願,也沒有告訴我們。」他說,他也像其他華人父母一樣,也想包辦女兒的事情,但是女兒不讓。現在,女兒已經過了而立之年,至今也沒有男友。「我們希望她找一個華裔男友,但是她沒有這個想法。」

他說,在美國長大的孩子與父母的傳統觀念差別大。女兒喜歡做義工、動物和大自然。舉例說,在女兒剛來美國時,他們夫妻忙,他就買了一條杜賓犬(Doberman),陪伴女兒。「前幾天,她還要去她過去與狗的合照,想保留起來。」

他原想明年帶女兒回中國祭祖,但是今年回去才發現,祖墳被平,祠堂也被扒掉了。「我感到,我們這一代與祖宗的聯繫斷了,家族的根也消失了。」他和一起祭祖的本家合了影。他感慨地講,也許他們是最後一代知道祖宗的人,而他的女兒再也不知道祖宗這回事了。

●自己帶娃 拒絕老媽染指

邊太太的兒子Jack和媳婦Tami生了兩個孩子。她已經退休,老公幾年前去世,她說自己巴不得去幫兒子帶孩子,但兒子不同意。「兒子說孩子是他們的,不是我的。」兒子還說,她對兒子及孫輩的關心,是他「最大的壓力」。她說,兒子是AB型血,從小獨立性強,很叛逆。「我又是典型的中國母親,母子之間常有衝突。」

邊太太(中)說,她希望能帶孫子孫女,但被兒子稱為「最大的壓力」。(圖/邊太太提供) 邊太太(中)說,她希望能帶孫子孫女,但被兒子稱為「最大的壓力」。(圖/邊太太提供)

她說,Jack在台灣出生。1980年,她因工作外調來美,把四歲半的兒子帶來美國,與早先赴美留學就業的丈夫團聚。她說,為維持兒子的中文水平,他們在家都講中文,所以兒子的口語能力尚可。但兒子入學後,英語能力很快就凌駕中文能力之上。她表示,現在兒子和自己溝通還是以中文為主,遇到困難時才說英語。

Jack在常春籐學校之一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主修電腦,畢業後到加州矽谷就業,後來又創立EEME公司,教孩子學習電腦。「他後來對學中文產生強烈的需求及興趣。」 兒子立業之後,才發現會中文是一項利多。所以,他現在不但主動講中文,在家中也和他的兒女講中文。現在,他每兩年還帶兒子女兒飛往台灣一次,把他們送進私立幼稚園學習中文。

她說,兒子從小就喜歡吃中餐,尤其愛吃她做的水餃、炸醬麵。現在,兒子已成家為父,偶爾還會電話或簡訊問她燒排骨的配方、涼拌茄子的方法。「每年過春節,我去兒子家時,家人一定一起動手擀皮包餃子。」兒子還教孫子孫女從小學習擀麵皮。

她的媳婦Tami是一名美國出生的韓裔,對她這個婆婆非常「客氣有禮貌」。她對兒媳也視如己出。她說,兒子全家四口最大的樂趣就是攀岩、爬山、露營、騎越野自行車,生活已經美國化。

邊太太的兒子Jack把孩子送到台灣學習中文。(圖/邊太太提供) 邊太太的兒子Jack把孩子送到台灣學習中文。(圖/邊太太提供)

她說,她一年僅去兒子家一兩次,但總是「乘興而去,敗興而返」。因此,她現在正在學習「隨興自在,想開而不逾矩」的生活,偶爾去兒子那裡一次。「朋友們老說我是有福氣的人,兒子既不要我的錢,也不要我出力操勞。」因此,她決定好好享受自己的健康生活。

相關報導:

亞裔青年建臉書群 反抗社會不公

「亞裔臉書群」為何紅:人們想找自己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