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1560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菠蘿失落的趣味

沖繩是日本最南端的城巿,因著獨特的歷史背景,再加上沒有陸路交通聯繫九州,所以發展出自給自足的飲食文化,肉食方面不以海鮮為主,傳統的是山羊料理,但最廣為人熟悉的是「石垣牛」和「阿古豬」,前者是最廉價的和牛,後者則是媲美伊比利豬的黑毛豬種。

水果方面選擇較少,這裡找不到叫人期待的巨蜂提子、青森蘋果,而是盛產菠蘿。

菠蘿滋味香甜,但進食前得花點時間,切皮後有一連串的釘子要拔除,還有菠蘿蛋白酶,會刺激人們口腔粘膜,得把果肉浸泡一下鹽水,然後才吃,這樣繁瑣的工夫,使每次吃新鮮菠蘿,產生了份虔誠的態度。

沖繩盛產菠蘿,主要原因是颱風,沖繩四季溫暖,陽光充足,本適合大部分的水果種植,但日本南邊形成的颱風大多會朝沖繩吹去,加上沖繩的海水溫度較高,颱風接近時威力反而增強了,所以颱風是那裡最大的自然災害。

果樹在這種環境,難免受到破壞,但波蘿是長在地上的,基本上不用擔心風災,就連四季都有颱風的菲律賓,也可以大量出產菠蘿,於是菠蘿也輕易的成為沖繩人常吃的水果了。此外,大部分品種到了日本後都會得到改良和提升,菠蘿最大的問題是除釘和蛋白酶,於是沖繩近年推出了「手撕菠蘿」,無須削皮除釘,可輕易逐瓣果肉剝下來吃,一改過去麻煩的形象,這樣甜美的新品種概念來自台灣,但當地氣候問題,種出來的纖維粗,口感一般。偏沖繩的石垣島泥土酸性較高,反而適合這菠蘿的特性,再加上陽光充沛,成就了最優質的菠蘿種植。

幾年前,香港的日資百貨也曾引入這款水果,可惜只能引起短暫關注,傳媒說這是價錢問題,我倒不以為然。十九世紀英國散文家查理士‧蘭姆在《燒豬文論》曾提及菠蘿,比喻菠蘿為情人之吻,會傷害妄圖親暱自己的嘴唇,大概是說出了菠蘿甜蜜又叫人刺痛的矛盾。愛情之所以叫人著迷,包括了人們的期待又害怕被傷害的感覺,情人若是全在你的掌控之內,跟沒有了刺痛的菠蘿一樣,總像少了份趣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