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0863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三)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不得不說,蔡茜茜不是個簡單的女人。結了三次婚,有三個前夫,她也見到了兩個。按說離了婚了,肯定是發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可誰知道這兩個男人說起蔡茜茜的時候,卻都只有好話。

尤其是第一任丈夫。他是蔡茜茜大學時期的學長,兩個人一畢業就結了婚,第二年蔡茜茜就生下了一個女兒。他們離婚後,蔡茜茜把女兒給了丈夫,小姑娘現在已經上學了。

提起蔡茜茜的死,孩子的爸爸悲痛萬分。他說當初離婚,完全是因為他們都太年輕了,心裡那股幼稚的彆扭勁還都沒折騰乾淨。兩個人又都愛作,大事小事都能吵得不可開交。偏偏兩個人又都是強脾氣,不願意服軟,所以鬧到了離婚的地步。

後來他雖然也處過別的女朋友,可卻再也沒有動過結婚的念頭。即使聽說蔡茜茜後來又嫁了兩回,他也沒有放棄,一直等著她。希望她有一天能夠想明白了,再回頭,他們還是好好的一家三口。

「七月十四號那天你在幹什麼?」許千夢問他。

「我一整天都在陪孩子,孩子周六的時候要上輔導班。」他遞給許千夢一張課程表。許千夢一看,我的天,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七點排得滿滿當當的。奧數英語大提琴也就罷了,竟然還有馬術。

後來小趙跑到孩子的補習學校裡面去調監控,果然,每堂課孩子爸爸都在家長休息室裡等著。就連領著孩子出去吃飯時,餐廳裡的監控也能對得上。第一任丈夫殺人的可能被徹底排除。

許千夢離開的時候,他還拜託許千夢,一定要盡快抓到凶手。他說蔡茜茜的事孩子現在還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孩子說。這麼多年,蔡茜茜每個周末都會來看孩子。現在突然不來了,他只能騙她說媽媽出國了。

第二任丈夫姓周,蔡茜茜離婚快一年以後與他結的婚。周先生是位在外語學校教英文的老師,這外語學校就是他合夥與人開起來的。蔡茜茜是他教過的學生。

成年人來參加英語補習班的,要不然就是準備出國,要不然就是工作需要或者是要考研究生。可蔡茜茜都不是,她說自己來學英文,只是為了將來追美劇的時候,不用再盯著字幕了。

周老師三十七歲,妻子三年前因病去世,沒有孩子。遇到蔡茜茜之前,他一直都沒有再結婚的念頭。他性格沉穩,不愛說話。茜茜長得漂亮,性格也活潑。兩個人交往了三個月,去領了結婚證。沒有辦婚禮,兩個人去美國旅遊了半個月,算是慶祝新生活的開始,也算是考驗了一下蔡茜茜在補習班的學習成果。

六個月後,兩人離婚。其實也沒有多少深仇大恨,唯一不能解決的問題是,蔡茜茜不想再生孩子了。周先生說他自己其實無所謂,只不過他的母親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所以他們和平分了手。離婚後,出於虧欠,他把自己北心街的一套一居室的小房子,給了蔡茜茜做為補償。

許千夢找到他的時候,他和第三任妻子的孩子剛出生不久。他壓低聲音對許千夢說:「許警官,關於蔡茜茜的死,我一直沒有告訴我現在的妻子。」

許千夢表示理解,她說:「你放心,除非破案需要,否則我們是絕對不會去打擾您的妻子的。」

她問了他七月十四號當天的活動軌跡,然後回了局裡。小趙和小錢按照他說的,去醫院一查,果然他早上陪著他的妻子去做產檢,中午開車和妻子一起去了酒樓,給老丈人過生日。晚上也一直在家陪著妻子。沒有作案的時間。

許千夢看著筆記本上密密麻麻的小字,一陣頭疼。有的時候她真後悔自己怎麼進了這一行。當初要考警校,父母親就攔著不讓,說一個女孩子,安安靜靜地當個會計或者老師什麼的多好,當刑警?整天刀光劍影的,面對的都是些個社會渣子,可怎麼辦?後來還是拗不過她,讓她考了警校。

畢業的時候,老倆口還想著去找找領導送送禮,想辦法給她安排一個坐辦公室的文職工作。可許千夢偏不,她堅強熱情、智勇雙全,後來她們那一撥畢業的同學裡,唯一留在刑警隊的女生,只有她。

許千夢闔上本子,把杯子裡的咖啡一口氣喝完。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還差三分鐘就十點了。

十點過五分的時候,涂淼終於從樓上下來了。頭髮看樣子是剛洗過,還濕漉漉的。

許千夢問:「你吃過早餐了嗎?需不需要杯咖啡,再來塊布朗尼蛋糕?」

涂淼說:「不用了,我一般都不吃早餐,直接吃午飯的。」

許千夢聽出了她的話外之意,笑了一下說:「不好意思,打擾你周末休息了。」涂淼搖搖頭。

上次許千夢在涂淼的公司跟她聊過以後,總覺得涂淼還有什麼事沒有說出來。又或者,剛剛得知蔡茜茜被害的消息,精神上受到了衝擊,一時間也無法冷靜地想起什麼。況且,在人家的工作單位,有些話也不方便講。(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