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060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新訓中心vs減肥中心(下)

開訓第一天就出狀況,幹部都緊張,排長來了,連長也來了。班長從後胸環抱,把「死胖子」拖到樹蔭下,解開他的上衣鈕扣,拿帽子當扇子,給他扇風降溫。幾分鐘後,他才慢慢回過神,張開雙眼。

「還沒跑兩圈就不行了,怎麼打仗。看你肥成那樣,體重多少?」排長問。

「報告排長,九十六公斤。」「死胖子」有氣無力地回答。

「減肥,減到八十公斤,這是命令!」排長說。

「班長,你給我看著,四星期達不到,你連坐處分。」排長臉色嚴峻,下達減肥令。這下好了,菜鳥們都等著看班長怎麼玩。

吃完午飯睡午覺,驕陽似火,營房熱的像蒸籠。班長帶著「死胖子」到連集合場,午睡前先出特別操。做完伏地挺身,做交互蹲跳,「死胖子」雙手抱在腦後。雙腳一前一後,一後一前,跳起蹲下,蹲下跳起,一面喊數「一、二、三、四、五……」。

班長坐在樹蔭下:「大聲點!」「跳快點!跳快點!」

伏地挺身和交互蹲跳各五十下,做完換仰臥起坐,「死胖子」肥胖身軀往後一倒,一堆肥肉攤在地上,根本弓不起身。班長坐不住了,走過去將他從後托起,往前推,躺下推起,推起躺下,一次又一次,推得「死胖子」齜牙咧嘴,慘叫連連。班長看表,做足半小時才讓睡覺。

我們午睡一小時,「死胖子」只睡半小時。大家從木窗縫隙,看到「死胖子」被操練,都深感同情。第一天「死胖子」經午睡前的折騰,至少掉了半公斤油水。這只是中午,晚上還有好戲。

晚自習,大家進大教室看書寫字,「死胖子」減肥課繼續上。先繞營房慢跑半小時,班長看著,可以慢,不准站。「死胖子」跑完,全身大汗淋漓,氣息奄奄。這還沒完,接著要重複中午的伏地挺身和交互蹲跳。

「死胖子」操練完走進教室時,每個人都低著頭,裝作沒看到。中午和晚上的特別操、「死胖子」的減肥過程,大家都看在眼裡。憑這態勢,排長的減肥令能否達成,不言而喻。

「看你今天被整得好慘,要加油,要撐住!」睡前,鄰兵同情加鼓勵地說。

「你不知道,我女友嫌我胖,要和我分手,早就想減肥。」「死胖子」語帶哀怨,「這點苦我不怕!甩掉這一身肥肉,這次是好機會。班長監督著,一定要減肥成功。結訓後,讓她看,看她再想不想和我分手。」他接著說。

「死胖子」表情堅毅,像在宣誓,他要挑戰自己,不要別人同情。旁人同情他辛苦,他卻甘之如飴,這印證了我的哲理:「一件事的好壞福禍,端看當事人的感覺。」

周六下課後,班長帶著「死胖子」去醫務室量體重。晚餐前是清閒時間,幾個好奇的菜鳥,三三兩兩聚在連部旁草地上,等吃飯,也等「死胖子」和班長回來。沒多久,回來了。菜鳥們故作悠閒聊天,偷偷向「死胖子」一面手勢,一面口語:「多少公斤?」「死胖子」跟在班長後面,向前走,沒轉頭,右手在腰間偷偷比了個「六」。

「哇!才四天,減了六公斤,難以置信。」菜鳥們都露出驚訝表情。第二周「死胖子」比的是「五」。前四天減六公斤,後七天減五公斤,減肥開頭容易,愈來愈難,合乎常理。

就這樣不到三周,比排長下令的四周時間還短,「死胖子」減肥大告功成。比照初來時,他腰圍瘦了一大圈,脖子下搭拉著的肥肉都不見。走路輕快了,人也精神了。他高興,菜鳥們也為他高興。

入伍到新訓中心是要成為保家衛國的戰士,「死胖子」把它當成「減肥中心」,一舉甩掉了身上多餘肥肉。當年入伍受訓,這個「新訓中心vs減肥中心」的插曲,至今回想起來,仍覺得好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