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0601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空軍眷屬拾影(下)

王伯伯高中讀的是河北通縣潞河中學,也是教會學校。從小接受英文教育,王伯伯的英文很好,後來跟著空軍部隊到台灣,在街上巧遇當年中學的美國宣教士老師,與老師同行的美國友人,還以為他是從小在美國生長的華僑呢!可惜沒有機會跟他多接觸,當年在同個眷村時,我還是被聯考重壓在身上的學生,長達十二年都在死讀書,也不敢跟長輩說話。

印象中,王伯伯很有紳士風度,像是文人教授,完全不像軍人。他五十八歲就過世了,我無福汲取他的人生寶貴經驗。

作為飛行員的太太,每天都要提心吊膽,不知先生早上出門上班,晚上是否會平安回來。記得也身為空軍的亡父以前說過,他們同事早上出門上班,從不跟家人說,「我走了,不用送了」這些話,就怕一語成讖,竟為永別。

在一九五八年「八二三砲戰」期間,空軍部隊每天都要派出若干轟炸機以及運輸機。王媽媽所住的眷村位於機場附近,一抬頭就會看到起飛降落的軍機。清晨,全村眷屬們望著天空,數著一架、兩架……一共幾架出行任務了。

傍晚,全村大大小小,靜默惶恐,連一根針掉地都聽得見,大家屏住呼吸,仰頭又數著,一架、兩架……幾架安全返航了。眷屬們的生活全賴著這些英勇去前線冒險作戰的丈夫,他們要是回不來,全家的支柱就垮了。

王媽媽當時也是整天活在恐懼焦慮中,後來有機會接受信仰,才能把自己的煩惱憂慮卸下,帶著幼小的孩子,去面對風雲莫測的每一天。她們這一代從青春年華就離鄉背井,經歷大時代的動盪波折,現在已都漸漸凋零,就算健在,可能很多也都記性不好,她還能清楚描述過去的生活點滴,在這歷史洪流中,我能拾取一瓢,實屬珍貴,是為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