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01717/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台灣2名盲人按摩師 5小時跑完紐馬 追夢大滿貫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周志柔與陪跑員黃敬堯跑紐馬。(黃敬堯提供) 周志柔與陪跑員黃敬堯跑紐馬。(黃敬堯提供)
周坤芳與陪跑員侯美花在其他賽事中練跑。(侯美花提供) 周坤芳與陪跑員侯美花在其他賽事中練跑。(侯美花提供)

兩名來自台灣台北的盲人按摩師,3日在陪跑員的帶領下,於六小時之內完成紐約馬拉松26.2哩全程;他們希望像普通的、永不放棄的長跑運動愛好者一樣,有朝一日能跑完包括紐約馬拉松在內的六大「殿堂」級賽事,實現世界馬拉松大滿貫的夢想。

出生於1976年的周坤芳,原是一名業績不錯的家電銷售員,罹患眼底網膜色素性病變後,他的視力越來越差,「像是需要裝底片的傳統相機一樣,我的底片壞了,世界裡就沒有了顯像」。

由於視力受損並逐漸失明,周坤芳的人生彷彿失去了目標,人變得憂鬱而消沉,直到教他盲人按摩的師傅向他介紹對盲人最簡單的運動跑步時,他才又看到人生中一絲「正面的光」。

盲人練習跑步需要「明眼人」陪跑員的指引,陪跑員繫一根兩邊打結的粗繩,與視障者一人握打結的一頭開跑,陪跑過程中他們或用繩子示意、或口頭提醒視障者腳下的路況,有時也會描述路邊的風景,令視障者對環境有更具體的感受。

周坤芳說,與陪跑員一起練習跑步就像是「兩人三足」,需要兩人長時間的配合與磨合,不過也是在台北中華視障運動路跑協會與更多的陪跑員及視障者交流後,他才逐漸敞開心扉,如今協會裡已有100多名視障者及500多名陪跑員一同健跑。

他還記得第一次參加台灣新北市的萬金石馬拉松,眼睛看不見,不知道賽程中設有補給站,也不知道如果人累了中途還可以休息,傻乎乎地咬著牙與陪跑員跑到最後;這一次的紐馬對他也不輕鬆,前五公里斜坡與橋不少,一直上下顛簸,最後在中央公園的五公里,也是一個緩慢的上坡,對小腿肌力的考驗非常大,他以5小時40分的成績挺到終點,此前參加的柏林馬拉松賽,也讓他順利獲得明年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資格。

與他同來的另一名盲人按摩師周志柔失明十年、跑齡十年,此前因已經歷過波士頓馬拉松等諸多賽事洗禮而相對輕鬆,3日以5小時5分的成績完成比賽。

他說之前參加的台灣雙溪櫻花馬拉松,坡路更崎嶇,他的陪跑員黃敬堯已與他配合五年,跑過景點時也會與他道一句「對面就是自由女神」;他還說現場的吶喊聲對視障者尤為重要,當在美國聽到國語的「加油」時,他們會格外受鼓舞。

周坤芳今年已連跑三場馬拉松,周志柔明年還會參加柏林馬拉松,他們的月跑量超過200公里,跑步令他們快樂、更能接受自己,「就慢慢跑吧」,他們說,為著自己心目中的世界六大滿貫前進。

盲人按摩師周志柔(左)及周坤芳。(記者鄭怡嫣/攝影) 盲人按摩師周志柔(左)及周坤芳。(記者鄭怡嫣/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