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89817/article-link/

首頁 財經大仁說財經

大仁說財經 | 阿根廷大選翻盤,但拉丁美洲金融市場卻似乎波濤不驚

總統當選人艾柏托(左)和現任總統馬克里(右)。(美聯社) 總統當選人艾柏托(左)和現任總統馬克里(右)。(美聯社)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10月27日的選舉中一如預期地被擊敗後,阿根廷金融市場一度大跌。但今年以來,整體拉丁美洲市場幾乎並不太受到阿根廷持續的經濟危機和南美其他地區動亂的影響。

親商的馬克里承認敗選,輸給由長期政治人物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和更有名且高爭議的競選夥伴前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領導的左翼反對派。《華爾街日報》報導,政府28日隨即宣布收緊資本管制,以維護其外匯儲備。

但分析人士指出,圍繞阿根廷的憂慮絕大幅度仍不必太過擔心,而且部分人士預計情況會持續如此。

Capital Economics資深市場經濟學家瓊斯(Oliver Jones)發表報告中指出,「即使這些裴隆主義份子(Peronists)再次主政阿根廷,並且抗議活動在其他地方不斷出現,我們也有理由認為,明年MSCI拉丁美洲整體指數還是會比某些其他地區表現更好。」

前總統費南德茲(左)被眾所寄望能夠贏得勝利,於8月初選時就已顯示出她較馬克里強勢。(Getty Images) 前總統費南德茲(左)被眾所寄望能夠贏得勝利,於8月初選時就已顯示出她較馬克里強勢。(Getty Images)

費南德茲被眾所寄望能夠贏得勝利,於8月初選時就已顯示出她較馬克里強勢,曾在金融市場引發衝擊波,讓阿根廷比索和股市暴跌。

馬克里在2015年贏得大選,承諾改善該國經濟。但是這些努力在2018年陷入危機,因經濟危機爆發,馬克里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IMF)尋求570億元的貸款。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數據顯示,嚴重的經濟衰退和通貨膨脹率一直困擾著經濟,到馬克里任期結束時,國內生產總值(GDP)有望縮水3.4%,通貨膨脹率高達240%。

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匯率光是在2019年就下跌37%。阿根廷股票指數以當地貨幣計算,在2019年上漲超過10%,但仍比8月初選之前的水平低了25%。若以美元計價,該指數繼2018年下跌50%之後,今年以來已下跌30%。

選舉結果揭曉後,匯市大幅波動,迫使政府下令限制。(美聯社) 選舉結果揭曉後,匯市大幅波動,迫使政府下令限制。(美聯社)

同時,全球X MSCI阿根廷ETF年初至今的跌幅也不斷擴大。

MSCI新興市場拉丁美洲指數2019年以來上漲近9%。瓊斯指出,事實上,儘管有阿根廷大選迫在眉睫、玻利維亞抗議活動以及厄瓜多提早結束反緊縮遊行的談判破裂等各項因素,拉丁美洲指數25日當周仍上漲超過3%。智利也遭遇到罷工和大規模抗議活動。

他表示,MSCI新興市場拉丁美洲指數的漲勢沒什麼神秘,玻利維亞和厄瓜多並未納入基準指數,阿根廷的占比不到2%(見下圖),而智利略高一點,為8%。重量級角色是墨西哥和巴西。他說,考慮到博爾森納洛(Jair Bolsonaro)政府不計後果地推動退休金改革計畫,巴西的動盪相對較少。

阿根廷在MSCI新興市場拉丁美洲指數的占比不到2%(Capital Economics) 阿根廷在MSCI新興市場拉丁美洲指數的占比不到2%(Capital Economics)

瓊斯說:「就前景而言,在阿根廷反對派勝選後,阿根廷資產可能會面臨更多痛苦。」「可以這麼說,有關巴西總統博爾森納洛更全面的經濟改革議題上的許多好消息都被市場忽略了。但是,即使考慮到這一點,再加上安第斯經濟體繼續發生抗議活動的可能性,我們認為MSCI拉丁美洲指數的表現不會像其新興市場亞洲指數那樣糟糕。」

巴西總統博爾森納洛不計後果地推動退休金改革,讓巴西金融市場較少動盪。(Getty Images) 巴西總統博爾森納洛不計後果地推動退休金改革,讓巴西金融市場較少動盪。(Getty Images)

MSCI新興市場亞洲指數今年以來上漲7.4%。瓊斯說,它更容易受到中美貿易戰升級以及未來一季中國經濟進一步放緩的影響。

➤➤➤點我看更多 大仁說財經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