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86027/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非洲豬瘟對中國衝擊 宛如戰爭

豬價上揚,正全方位衝擊著中國。(本報資料照片) 豬價上揚,正全方位衝擊著中國。(本報資料照片)
中國非洲豬瘟刺激全球豬價,法國火腿也喊漲。(中央社) 中國非洲豬瘟刺激全球豬價,法國火腿也喊漲。(中央社)

非洲豬瘟疫情使中國的豬價漲不停,民眾追求「豬肉自由」之餘,殊不知自己早已置身豬價帶動的全方位衝擊暴風圈中。專家認為,這場疫情造成對國計民生和政治經濟的衝擊不亞於一場戰爭。這是危機抑或轉機?正考驗著當局的智慧。

★豬價帶動 物價全漲

單身獨居的上海鄒姓市民很少開伙。今年春節他以1公斤11元人民幣(約1.5美元)買的豬肉,9月再從冷凍庫拿出來時,豬價已經超過30元,「增值了快200%,覺得倒賺了一把。」他說。

根據豬價格網統計,近日的全中國生豬均價已經來到每公斤40元。如果鄒姓市民願意把冷凍肉放上一年,還會「增值」更多。

但這種「賺到」恐怕沒多少人覺得高興。中央社報導,4月以來,地方政府啟動「價格補貼聯動機制」,參照物價上漲的標準,總計發放超過20億元的補貼,也就是給經濟困難民眾的「買肉錢」。

非洲豬瘟疫情導致豬隻大量減少,根據中國政府網,截至今年8月,中國的生豬存欄量年降幅已近四成,這是推高豬價的原因。中國去年消費約5995萬噸豬肉,占全球近一半。其中,中國生產豬肉約5404萬噸,進口占比很低,擴大進口能彌補自用的其實有限,卻帶動了歐美豬價上漲,即使是不吃豬肉的穆斯林也感受得到這波威力,因為牛肉、羊肉都變貴了。

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9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漲3%,創下近六年來最大漲幅。畜肉類價格上漲46.9%,其中豬肉價格上漲69.3%,影響CPI上漲約1.65個百分點。可見豬價帶動了其他肉品及整體物價上揚。

儘管官方積極鼓勵豬農加大養殖生豬,但養豬的周期在12到14個月,以9月的數據來看,能繁母豬又年減38.8%,要達到有足夠多的豬仔,恢復生豬產能,恐怕得花上幾年,前提還是沒有非洲豬瘟疫情。

報導指出,豬肉在中國人的肉類消費占比達63%,但高昂的豬價讓民眾不得不改變偏好吃豬肉的事實。許多民眾改吃更多魚、蝦等替代品。官方數據統計,中國上半年肉雞出欄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5.8%,前3季牛肉進口量增加了53.4%,顯示在非洲豬瘟危機中,中國人展現了口味改變的彈性。

★經濟損失 估達1兆

除了豬價上漲,非洲豬瘟也造成巨額的經濟損失。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院長、世界畜產學會副主席李德發9月下旬在一個豬業論壇曾表示,據推算中國非洲豬瘟的直接損失有1兆元,「這還不算產業鏈的上游和下游」。

屋漏偏逢連夜雨,今年正是中央財政吃緊,必須「勒緊褲帶」的一年。但無論是給予傳出疫情的豬農殺豬補貼,還是鼓勵豬農復養的獎勵,以及上述給貧困民眾的物價補貼,都需要錢。從財政的觀點來看,要消化這些補貼預算的影響,恐怕也需要好幾年。

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仇華吉今年5月發表的「非洲豬瘟防控理論與實踐」報告表示,養豬產業上下游的從業人員可能有1億,這1億人的背後有無數個家庭,因此非洲豬瘟的影響是全方位的。

其中一個重要影響是衝擊中國當前「扶貧攻堅」工作。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目標是,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都要邁入全面小康社會。仇華吉說,如果不重視防疫,非洲豬瘟有可能會讓剛脫貧的農民又重新返貧。

仇華吉甚至認為,這場疫情造成對國計民生和政治經濟的衝擊不亞於一場戰爭,從這個觀點來看,非洲豬瘟是非常「好」的生物戰劑,「要想把一個國家幹倒的話,非洲豬瘟就能起到很重要的破門作用」。

★疫苗研究 長路漫漫

同時,中國的非洲豬瘟疫苗之路也還有段路要走。

今年9月,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篩選出一株非洲豬瘟雙基因缺失減毒活疫苗。10月,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等科學家們成功分離出中國非洲豬瘟病毒流行株,為開發新型非洲豬瘟疫苗奠定基礎。但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也提醒企業,疫苗上市需要時間,「企業不能把寶都押在疫苗上」。

也有不少人期待非洲豬瘟為中國豬農上了這堂代價不菲的課之後,能走向更為科學管理、更現代化的豬場經營模式,網路公司如阿里巴巴、京東等都已將機器人、人工智慧(AI)、物聯網等科技融入農牧業中,養豬危機不是不能成為轉機。但防疫是否能長期做到滴水不漏,以及民眾對於政府的信任能否恢復,都是考驗。

●豬瘟照妖鏡 照出防疫、官僚漏洞

非洲豬瘟病毒在地球存在約100年之後,去年到了中國,造成嚴重的影響。原因除了中國的生豬生產占了全世界一半以上,官方未能即時給予撲殺豬隻的補貼,也是造成防疫失控的原因。

中央社引述仇華吉的話說,非洲豬瘟就像一面「照妖鏡」,把中國防疫體系、有關部門及豬場的管理能和危機處理能力一下子就檢驗出來。「每次看到在公路上拋的、河流上漂的豬,總會感覺到我們的養豬人、我們的行業真的需要反思。」

報導指出,疫情不透明、人民無法信任政府,是非洲豬瘟在中國蔓延的一大致命傷。其實非洲豬瘟病毒進入中國的過程就啟人疑竇。

中國非洲豬瘟病毒屬基因Ⅱ型,與喬治亞、俄羅斯、波蘭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99.95%左右。官方說法是,這次非洲豬瘟是從境外傳入。但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儘管中國自2008年起就禁止俄羅斯豬肉進口,黑龍江省商務廳官網8月的訊息卻顯示,俄羅斯西伯利亞農業集團已開始向中國出口豬副產品,有人懷疑,源頭是中國從向美國買豬肉轉向俄羅斯購買,卻因此引禍上身。

一些短影音平台上流傳的豬隻掩埋畫面顯示,未被官方公告疫情的地方也可能感染非洲豬瘟。例如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監事長孫大午今年2月就曾在微博上公開大量豬隻死亡照片,指其豬場死了1萬5000頭豬,他們認為是非洲豬瘟,「但政府不給確認」,最後在輿論影響下,政府才確認疫情通報,公司方面才有可能拿到撲殺補償。

這樣的事例不會只有一家。農業農村部下令每個養豬場有疑似疫情一定要通報,否則會受罰;但撲殺豬隻每頭的補償金1200元要由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共同承擔,地方政府基於財政壓力以及遇事「大化小、小化無」的習慣,能避就避。結果造成基層豬農搶賣豬隻減少損失,增加了染病豬流向市面的機會,病毒得以持續散布。

去年8月3日,農業農村部發布在遼寧瀋陽的非洲豬瘟疫情通告,開始了一連串的豬隻撲殺、生豬跨省調運禁令等防疫措施。儘管疫情已經在減少,但仍有專家不看好,認為中國的非洲豬瘟可能會蔓延數十年到百年。

非洲豬瘟重創中國養豬業。圖為廣西橫縣的養豬場。(中新社) 非洲豬瘟重創中國養豬業。圖為廣西橫縣的養豬場。(中新社)
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等科學家們成功分離出中國非洲豬瘟病毒流行株。(新華社) 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等科學家們成功分離出中國非洲豬瘟病毒流行株。(新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