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669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山東缸瓦全(上)

由海外返回廣東老家,與父老鄉親在村前榕樹下相聚。一位長者不經意說起「缸瓦全」,忽聞身邊有個小孩開聲:「缸瓦全?缸瓦全是誰呵?」小孩問話天真無邪。

缸瓦全是山東人,也有人喊他「山東全」,缸瓦全毫不介意,笑著回應:「你們知道不,山東的缸瓦很有名氣。本人每天穿村過巷賣缸瓦,無論叫我缸瓦全或山東全,不用我大聲吆喝,村人就知道缸瓦全來了,大好事呵。」

七○年代初的某一天,秋風初起,我們孩童趁著涼爽天,相約在村中央曬場嬉戲。正玩得起勁,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拖著一輛平板車走進來。那年月情況特殊,不允許諸如此類的個人買賣,否則會招致麻煩,甚至被打成「投機倒把分子」。但仍有個別極大膽者,用平板車拉上果蔗或水果,冒險進村叫賣。大多數村人理解這行為,往往掏錢幫襯。當天看到的那輛平板車上,杯、碗、碟、壺、罐等等缸瓦製品應有盡有。缸瓦重重疊疊,我們驚懼全車缸瓦掉下摔爛。

中年漢子正是缸瓦全。他人長得高大,臉上架一副近視眼鏡。他邊放下平板車邊對我們說:「菜盆子、飯碗等等,你們家裡用得著,回家問問大人,有需要缸瓦的來我這裡買,價錢便宜。」

剛好我父親走近,缸瓦全客氣招呼,當得知我父親是村長,他撓撓頭皮說:「我……想賣缸瓦,換幾頓飯吃。」我父親擺擺手說:「放心,儘管賣你的缸瓦。村子也該有不少人想買缸瓦吧?」父親指著不遠的村塘那端說,「在曬場這兒擺攤,似乎過於張揚。你聽我說,不如去三棵果樹下,依靠大樹遮掩一下。你說好不?」三棵果樹緊貼塘邊,枝繁葉茂,叫賣者一般都在此處做生意。

在父親幫忙下,缸瓦全將平板車拉到三棵果樹下,逐個搬下缸瓦。我們小孩子湊熱鬧,想出手幫忙,卻被村人阻止說:「摔爛叔叔的缸瓦,等於摔爛叔叔的飯碗。」缸瓦全揚手示意說:「缸瓦不值多少錢,孩子們想勞動,那就讓他們勞動。來吧,幫叔叔幹活,摔爛了整車缸瓦,也不用你們賠償。」

話音落下,我們興高采烈參與搬缸瓦。小夥伴阿植心急,搬弄一個罐子時滑手,幸好是泥地,罐子在地面打了幾個滾。我們擔憂缸瓦全不讓我們動手,不禁埋怨阿植。缸瓦全說:「沒事,剛才叔叔不是說,就算摔爛整車缸瓦也沒關系。這樣說吧,每個主動勤勞動、愛勞動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人們說,童年時代就似白紙,純潔無瑕。缸瓦全一番鼓勵之語,我至今深刻未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