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5003/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

黑白集/可以白目 不能冷血

柯文哲以自己講話「白目」洋洋自得,認為這是他受到民眾信任的主因。但白目總要有個限度,柯文哲最近說「自焚請去河濱公園」、「自殺請吃安眠藥」,恐怕已到了「冷血」的地步,令人反感。

柯文哲辯稱,今年有多次火災是因自焚引起,所以他才會說出「要自焚請去河濱公園」的話,是為避免自焚造成其他人的不安。如此狡辯倒很輕鬆,實則顯示柯文哲只把自殺當成一件「很麻煩」、「造成別人不便」的事,卻從未思考:人生遭逢多大不幸的人,才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有人因為挫折或憂鬱,不知如何繼續面對自己生命的難堪,從而走上絕路。柯文哲作為首都市長,卻嫌這些自殺者臨走還要「造成別人麻煩」,感到頗為不耐。在「阿北」心裡,不知道有沒有略感悲憫的時刻,想想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和其家人處於什麼樣的情境?如果想過的話,又怎麼會如此出言冷酷?

何況,柯文哲是一位醫師,搶救生命都來不及,怎麼會宣示「吃安眠藥」是更好的自殺方式?近年全球的自殺率都在降低,但台灣的自殺率卻不降反升,去年為每10萬人有12.5例,台北市甚至達到13例,皆超出全球標準。當專家都在思考:我們的自殺防治網,是否缺少了某一角?此時,柯文哲卻在鼓吹用安眠藥;他到底在想什麼?

老是把白目當有趣,結果就是變冷血而不自知。如果吞安眠藥的人變多,阿北能負責嗎?

(轉載自聯合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