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4909/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金山人語》永遠不變黃色的臉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香港的境遇,個人的感情,直覺痛心又複雜。

第一次踏上「東方之珠」,是70年代初當電視記者,赴東南亞採訪回程,想看看這自小羨艷的地方。雖有簽證,意外被攔在海關站了一小時,沒人回答你原因。台灣派駐香港人員說,拿中華民國護照很難進入,特別是公務員或新聞界,駐港外交人員更不敢離境,怕出去回不來,猜想是英國和香港共同幫助篩檢「壞份子」。初次印象一時翻轉,然而香港小吃很好。

第二次去香港是十多年後,以澳洲廣播公司記者,聯邦公務員身分赴中國大陸「洽公」,來回途經香港。當時「六四」後不久,在大陸各地都有「地陪」,感受濃郁的改革氣氛和下海熱潮。香港進出頗為順暢,想是身分識別關係。

第三次去是帶領澳洲華文作家團去開會,因為是接受邀請,沒進海關已在舉手跟迎接的人打招呼,「你們香港真是好客」。水漲船高,海關也好客起來。當時香港「內地人」很多。

第四次1995年船更高了,商務艙落地,黑色賓士接到剛開發的太古廣場萬豪酒店。一家國際出版業找我編中文版,合約十年,薪資不錯,總經理敲敲桌子底下,「還有under-table」,文化出版當時尚非夕陽工業。我徵詢朋友意見,一個說:「在這鬼地方窩夠了,離不開,幹嘛你一頭鍘進來?」在她駐港特派員眼裡,九七很可怕。另一人說:「國際記者,美國企業雇你怕些什麼?機會難得,看這兒一片繁華,天堂不過如此。」在他大學教授眼裡,世間唯有香港好。我沒受這些話影響,但終究婉拒了邀請,深覺不值得拿退休前十年時光,換香港單身漢歲月。回澳洲後在電信局會議室,我面對屏幕牆上紐約三個人,進行沒聽過的video conference。後來聽說:「他們說你們想要的人,不想來。」其實他們不知道問題癥結。95之後一直沒去香港,轉機不算。

有人說佔中和反送中使香港和外界關係越來越弱,有人說香港人自毀,有人說是利用港人毀香港的陰謀。一位香港親友說:「現在的香港政府無能,政黨無恥,青年無知,良民無奈。」良民開車極小心,怕被攔截檢查手機,擔心有反對資訊,被砸爛車子。30年後,文革來天堂了嗎?

還記得那首「東方之珠」嗎?「妳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請別忘記,我永遠不變黃色的臉。」現在秋高氣爽,我倒懷念起香港紅螃蟹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