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4061/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5分鐘看10萬字…望子成龍成就「量子騙局」

孩子在培訓中心的過道上打鬧,家長在旁邊等待放學。(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孩子在培訓中心的過道上打鬧,家長在旁邊等待放學。(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業者聲稱即使戴上眼罩也知道作者傳達的情緒和內容。(取材自央視) 業者聲稱即使戴上眼罩也知道作者傳達的情緒和內容。(取材自央視)

5分鐘讀10萬字,讀完後不僅能完整複述所讀內容,甚至閉著眼睛也能和書發生「感應」。這是中國最近流行的「量子波動速讀」宣傳內容,硬是把古人的「一目十行」給比了下去。儘管專家及網友質疑宣傳不實,仍有許多家長爭相把送孩子送進這類培訓機構。

最近,一段所謂「量子波動速讀」的視頻火了。視頻中,滿屋子稚氣未脫的小學生正快速翻書——他們需要在規定時間內閱讀完一本書籍並複述大概內容。憑一個普通成年人的閱讀經驗,這種速度,哪怕是看漫畫也看不出個大概。

●5分鐘內看完10萬字的書?「你沒見過,不代表不存在,對吧?」

然而,舉辦這個比賽的培訓機構打出了「量子波動速讀」的噱頭,號稱孩子用此法可在5分鐘內看完一本10萬字的書籍,並能把內容完整複述,閉著眼也能和書發生感應。

社交平台上,因為這樣一個反智的「讀書比賽」,評論內容充滿了歡樂,有人說,「我數錢都沒孩子們翻書快」,還有人說,「看沒看進去不知道,涼快是肯定的」。

被眾人群嘲的培訓機構位於江蘇鹽城市,是北京一家名為「心智通全腦開發」培訓機構的分校。輿論發酵後,該機構北京總部極力撇清關係:宣傳內容是分校自行制定。但北京多家號稱「全腦開發」的教育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堅稱「1分鐘看1萬字是真實的」、「矇眼透視、感應書籍內容是存在的」。

10月17日下午6點半,位於北京西城區某大廈的一家全腦教育培訓機構「左思右想」坐滿了家長。牆上掛著的師資陣容有「《最強大腦》第二季人氣選手」、「全國著名語文教學專家」,但含糊學術背景的老師占大多數。

2016年底,「左思右想」創始人劉戰鋒在央視一檔名為《超越》的欄目中講述全腦開發的「神奇功效」。據他介紹,「共振共鳴」是人腦的最高階機能,可以達到「心靈感應」和「透視」的效果。「3秒鐘看一頁書,能完全理解並複述,像這樣(一指半厚)一本書,孩子10分鐘就看完。」「在孩子戴著眼罩的情況下,你在他眼前打開書,他可以讀給你聽……」

「確實這麼神奇。」左思右想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人的大腦和左腦之間有個松果體,松果體具有「眼」的功能,俗稱佛教中的第三隻眼。「咱們做教育的不是迷信,都是用科學理論去培養孩子。」建校5年來,左思右想有30%的孩子習得了宣傳中描述的「矇眼透視」。

左思右想迴龍觀門店的馬老師表示,「1分鐘看1萬字確實是存在的。我們這邊小學五年級左右的大孩子,少則1分鐘6000字,有的甚至能達到1分鐘看1萬8000個字。」「不能沒見過,就說不存在,對吧?」

●封閉式培訓為家長「洗腦」:「雙碩士學歷家長都深信不疑…要多邪乎有多邪乎」

另一家全腦教育機構、號稱全球有700多家旗艦分校的「引領右腦」門店負責人朱老師表示,矇眼識字並不虛假,「我親眼見我閨女能夠做到,但每次做完(矇眼識字)會很累,所以我不要求她經常做。」

這位朱老師表示,針對小學高年級孩子的閱讀訓練,1分鐘讀2000字是起步,「主要依靠腦成像功能,但我們不承諾能夠通過此類訓練提高孩子成績。」而且只有5-14歲的孩子才能開發,過了這個年齡段,「您想來學我也是不收的。」有工作人員說。

實際上,「全腦開發」被質疑宣傳內容不實早有前例。2017年,此類培訓機構的領頭羊「腦立方」,由於涉及虛假宣傳、消費糾紛等法律問題,被管理部門勒令關停,後來換個名字,繼續從事「全腦培訓」,一套課程下來兩、三萬是普遍價位。

曾參加過「腦立方」家長培訓課程的游女士認為,先給家長「洗腦」是此類培訓能夠存續的重要原因。「先給家長開一個四天三夜的封閉式培訓,軍事化管理,宣揚『救贖』、團隊合作,不得中途離開。不斷有家長被導師訓哭,要多邪乎有多邪乎。」

有網友嘲諷只有「蠢」家長才會花幾萬塊送孩子去上這樣的「忽悠班」。游女士表示,她不認可「蠢」的說法,因為其中不乏高學歷,比如博士、雙碩士家長。「只能說這些機構的洗腦能力實在太厲害了。」

●孩子注意力不集中因為剖腹產?「覺對孩子有虧欠,沒多想就掏錢了」

一位孩子剛上一年級的「左思右想」家長深信不疑的說,孩子能「矇眼識字」是因為人存在第六感,越早開發越有可能獲得這種能力,她很後悔沒早點帶孩子來。一位三年級孩子的媽媽說,她孩子在「左思右想」測試專注力的入學考試中只得了7分,課程結束後達到了80多分,但她並不清楚老師給孩子測試了什麼,「不讓看。」

「左思右想」上的大多數課程,家長也不能旁聽,只能通過課後與老師的溝通了解上課內容。而機構也會定期以講座形式向家長灌輸「全腦開發」的理念,讓家長對此愈發深信不疑。

有家長透露,機構老師告訴她,自己孩子比一般的孩子多動、注意力不集中,原因在於是剖腹產生下的。她因此感覺對孩子有虧欠,沒多想就購買了全腦培訓機構的注意力課程,60課時3萬多,還是「團購價」。

但實際上,家長們稍一回憶便發覺,孩子們在學校的成績並無明顯提高,在培訓中心的「考試成績」卻是「質的飛躍」。

新京報曾報導,一位送兒子到「腦立方」的家長醫學博士王豫(化名)表示,此前她也懷疑過這類課程的真實性,但當自己兒子能夠準確「感應」到放在身後的方塊的色彩時,她震驚之餘,當場交了1萬7800元,給兒子報了「超感心像力」課程。學校倒閉後,她第一次問兒子這個困擾她已久的問題:「矇眼識色你是怎麼知道的?」她兒子回答:「都是蒙的。」

●腦開發培訓機構屢倒屢起: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左思右想」、「引領右腦」和此前飽受爭議的「腦立方」,同樣存在經常異常的問題。

企查查顯示,「左思右想」去年12月份曾被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處以行政處罰。原因為「發布以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內容欺騙、誤導消費者的其他情形的虛假廣告」;今年9月18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公示企業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 。

另一家規模較大的培訓機構「引領右腦」,據企查查顯示的該公司經營範圍,明確寫明「不含辦班、培訓」,但各門店主要業務就是招收學生。

福建天衡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童文星表示,這些機構的虛假宣傳,已經涉嫌詐騙犯罪。但「腦立方」在質疑聲中倒下後,監管部門曾無奈表示,這種「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課程培訓,由於效果難以量化,一般只能以宣傳問題懲處,難以認定詐騙。

另一方面,北京師範大學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兒童青少年腦智研究中心主任陶沙曾表示,腦開發的科學研究及轉化應用還處在初步階段,因此在市場上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間。「腦開發市場的完善和規範,需要國家的監管、消費者科學素養、從業人員素質水平等多方面的提升。」(中國新聞組整理)

量子波動速讀課程看板。(取材自知乎) 量子波動速讀課程看板。(取材自知乎)
一群蒙眼孩子人手一本書,以飛快速度嘩啦啦翻書,業者宣稱在高速翻動書本的過程中利用HSP高感知力進行量子波動速讀,就能在1至5分鐘內看完一本10萬字左右書籍。(取材自新京報) 一群蒙眼孩子人手一本書,以飛快速度嘩啦啦翻書,業者宣稱在高速翻動書本的過程中利用HSP高感知力進行量子波動速讀,就能在1至5分鐘內看完一本10萬字左右書籍。(取材自新京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