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2966/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

輸掉話語權 就輸掉大選 藍軍一路吃對手口水

高雄市長韓國瑜正式請假三個月,投入2020總統選舉。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正式請假三個月,投入2020總統選舉。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年九合一選舉韓流所向披靡,如今韓營選情迷濛。檢討起來,有諸多原因。其中有一重要因素,就是話語權易手。

僅舉數例,看各陣營話語操作手法的優劣勝負。

一、經濟藍與知識藍:

「經濟選民」是國民黨強項與長期訴求。2018年九合一選舉,韓國瑜主題標語「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只有道路,沒有圍牆」等,皆是生動經濟訴求,成為勝選關鍵。而且,韓非但觸動一般選民經濟思考,尤其在一夕間取代民進黨長期占據的社會弱勢代言人角色,這是政治板塊的重要翻轉,也放大及深化藍軍在「經濟選民」範疇。韓的主體訴求,其實是經濟,而非政治。

變化出自郭台銘、柯文哲發動「換瑜」,放出「經濟藍/知識藍」兩名詞,以切割藍軍。國民黨及韓營對這兩把利刃警覺不夠,非但未及時因應,反而聽任各方(包括自己人)濫用,遂從無中生有,變成弄假成真,致積非成是。

其實,僅舉韓國瑜發表的一百名國政顧問團名單看,哪一個不是知識藍?又哪一個不是經濟藍?國民黨及韓營居然被這兩標籤糾纏得不能脫身,在話語操作上的遲鈍拙劣超乎想像。

此外,又說,韓國瑜不能吸引年輕人。但九合一選舉中,韓國瑜打「北漂」等議題,顯然吸引了青年選票。但如今卻聽任「青年選票鬆動」流言帶風向,挖牆角。

其實,韓國瑜去年高雄市長選舉競選訴求及得票結構可證明:他在跨藍綠經濟選民、知識選民、青年選民及基層「魯蛇選民」(呂秀蓮語)中,皆獲得相當普遍支持。否則,不會出現奇蹟。

對照之下,郭柯為了操作「換瑜」打出「經濟藍/知識藍/青年選票」策略,卻是成功的。但藍營竟不自覺地跟著郭柯「經濟藍/知識藍/換瑜」笛聲起舞,在防禦及反擊上皆慘敗。一直到9月8日出現30萬人挺韓集會,郭柯「換瑜」動作死心,議論始告止息,但重傷已造成。

二、空心菜與草包:

「草包」一詞,去年九合一選舉,原是名嘴送給蔡英文封號。沒想到,如今戴到韓國瑜頭上。柯文哲不斷重複,蔡是菜包,韓是草包。想要各用兩個字,就將蔡韓完全否定。

韓國瑜曾造成的政治奇蹟超過柯文哲,若想用「草包」就要將韓滅絕,徒顯柯文哲刻薄而已,韓至少沒有大巨蛋吧。柯又說,韓國瑜讀書不夠多。但是,要讀多少才算多?要讀什麼書?讀書就一定有知識?知識就一定能變成智慧?智慧就一定能化成慈悲?慈悲就一定懂得「勿忘世上苦人多」?

政治領袖懂得「勿忘世上苦人多」重要?還是可以有讀書無智慧無慈悲?讀書少,有慈悲,與讀書多,無慈悲,誰是「草包」?

原因在於,初選後及柯郭動向未明之際,韓國瑜對柯郭無情攻擊與人格謀殺,始終有三分猶豫及顧忌,其間大概有兩個月話語空窗期,笑罵由之,致失去處理機先。

相對而言,蔡英文一直被稱作「空心菜」,後來封「辣台妹」,竟平順換置,操作成功。最滑稽的是,藍營也丟掉「空心菜」的用語,把「辣台妹」一詞炒得膾炙人口。

三、芒果乾與中華民國保衛戰:

藍軍每次大選都打「中華民國生死存亡保衛戰」口號,這其實是最老牌的「芒果乾」。詎料,今年反過來變成民進黨大賣「芒果乾」,且其潛台詞竟是「台獨捍衛中華民國台灣」。

由此可見藍軍在話語權的失落,從「經濟藍/知識藍/換瑜」「草包」「辣台妹」等,一路都是在吃對手口水。

韓國瑜四出造勢,人潮汹湧,電視直播,但話語空泛、熱鬧卻不充實,以致未能利用這些場合分段逐次建立「台灣安定/人民有錢」話語體系,及發動留下印象的話語攻防,實在枉費如此盛大舞台及觀眾,可謂失敗。

四、一國兩制與一中各表:

反一國兩制,是國民黨自蔣經國以來一貫主張,如今蔡英文及民進黨借習近平1月2日談話,竟一舉成了反一國兩制旗手,喧賓奪主,操作精準。

其實,韓國瑜也把反一國兩制說得很透,說除非over my dead body。何況,他在30年前碩士論文就表示反對一國兩制,且明白質疑兩制下「若香港人在大陸犯罪跑回香港是否應該引渡大陸送審」;此一論文觀點,甚至被獨派指為「反送中」先驅見識。但為什麼一說到一國兩制或反送中,國民黨就像矮人一截?

現在,藍綠差異其實不在誰不「反一國兩制」,而是在比較「如何」反?要用中華民國「一中各表」來反?還是用「台獨/去中華民國化」來反?兩相比較,沒有道理中華民國比不過台獨。

直到韓營發表兩岸政策白皮書,指蔡英文是「芒果蔡」,又點出她把「一國兩制加料到九二共識」成毒湯,試圖翻轉,但已不知能否改變社會成見。

五、落跑市長與高雄自救:

九合一選舉,民進黨選敗的縣市長候選人蘇貞昌、陳其邁、林佳龍、李進勇,皆「榮升」到中央政府任官,且不斷利用權位操作大選,尤其針對高雄市及韓國瑜。

民進黨如此玩弄人事調度,雖未違法,但在政治倫理及正義上可受公評。問題是,如果敗選的陳其邁可榮升行政院副院長,更三不五時南下高雄對勝選的韓市長說三道四;何以不容勝選的韓國瑜嘗試透過總統大選更上層樓,來造福高雄、保護高雄?

因為,在現今這種政治情勢下,韓國瑜若不競選總統,他自己的政治前途固受威脅,高雄市亦無前景可言。韓是落跑市長?或是帶領高雄自救?

民進黨顯然忘了賴清德當初說:「韓國瑜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期待有機會與韓國瑜進行一場君子之爭,贏的人將帶領台灣。」

輸掉話語權,就輸掉大選。自九合一「貨出人進發大財」喧騰街巷,到今天話語地位出現乾坤大挪移,可悟出政治變化的自誤與自救之道,令人怵目驚心。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