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1971/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華倫領跑民主黨初選 川普穩了

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成民主黨俄州初選辯論最大贏家。(路透) 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成民主黨俄州初選辯論最大贏家。(路透)

15日在俄亥俄州舉行的民主黨總統初選第四場辯論,似成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分水嶺。選後至少三項民調顯示,原本初選民調一直領先的前副總統白登已不具優勢,領頭羊地位被麻州聯邦參議員華倫取代。不僅如此,白登第三季籌款也落後華倫等多位參選人,目前競選帳戶只剩900萬元,捉襟見肘。然而華倫超前白登,對民主黨人來說不是喜訊,而是警訊。

華倫最讓民主黨人擔憂之處,在於選舉論述。她的中心論述為當前經濟只服務於超級富豪,不服務普通美國人。這樣的論述恐怕只在民主黨激進派和自由派中有市場,多數普通美國人不敢苟同。

試想當前失業率處於歷史最低,職缺崗位比失業人數還多出160萬個。不僅職缺多,薪資也一直在調漲。據「紐約時報」5月報導,過去一年低薪工人漲薪是有史以來最快。而Marist民調公布最新結果也顯示,當被問到「當前經濟是否對你個人很好」時,多達三分之二美國民眾都說「是」。穆迪選舉研究模型也顯示,明年經濟只要維持今年的動能,川普就可輕鬆連任。無怪乎此次民主黨總統初選辯論中,參選人都閉口不談經濟。

其次,華倫諸多政見讓人擔憂。她口口聲聲說一旦當選,要帶給美國經濟「大型的結構性改變」,這讓三分之二對美國經濟現狀滿意的民眾該作何感想。據曼哈頓研究所預算專家Brian Riedl估算,若要實施華倫開出的競選支票,美國未來十年需要拿出30兆至40兆元支付她的「全民健保計畫」(Medicare-for-all)。

同時,還要拿出2兆元支付她的社會安全擴大計畫;3兆元支付氣候變遷和環保政策;支付2兆元讓大學生免還學貸;支付1兆元給托兒和免費居屋計畫等等,總支出達38兆至48兆元。要支付這些錢,顯然單靠狂加富人稅遠遠不夠,必須大幅增加中產階級稅負。

但歷次辯論中,華倫被問到是否增加中產階級稅負時,都「顧左右而言他」;她也對高開支、高稅收和嚴監管勢必損及經濟增長的常識性問題視而不見,不免讓選民平添疑慮。然而選舉畢竟不是演講比賽和開支票大賽,競選中候選人必須把自己的政見說清楚,講明白,才能換來選票。

第三,華倫儘管憑藉比參議員桑德斯年輕的優勢,在民主黨向「左」轉的大潮中,逐步成為激進派中的旗手,但她卻可能因為種種激進主張,嚇跑中間選民,成為目前民主黨多位領跑者中,因失去中間派支持而輸給川普的人。2018年民主黨在期中選舉中贏回國會眾院,是因為他們獲得郊區一些無黨派選民的支持,這些人因為不滿川普走極端,而在民主黨中找到他們想要的溫和派參選人,並把票投給他們,才使民主黨在期中選舉中大勝。

但當華倫一再強調要廢除私人健保、要讓那些非法越境者除罪化時,她無異於提醒獨立的民主黨人重新思考,總統選舉還要不要再投給民主黨候選人。此時川普更會見縫插針地對他們說:你們可能鄙視我,但她會毀了經濟;你可能恨我,但還是不得不把票投給我。

第四,看到現在極端的川普,就等於看到未來極端的華倫,只不過一個向右,一個向左。華倫如果當選,可預見會像川普一樣走偏鋒,使激進派和溫和派攜手幾乎不可能,她也只能像川普一樣,依靠40%基本盤,制訂任何政策只想討好他們,讓他們覺得爽,這樣朝野勢必繼續對立,國會繼續空轉,就不可能通過什麼大政策。

華倫若獲得民主黨提名,與川普對壘,對民主黨來說恐怕真是災難,因為意味著川普可以躺著選。事實上,民主黨人的焦慮已在15日初選辯論中展露無疑。他們明白,民主黨要在2020年贏回白宮,必須獲得其中一個關鍵群體選民的支持:這些選民喜歡川普的政策,但不喜歡川普本人,希望換人做做看。民主黨候選人如果沒法結合基本盤和中間選民,組成「討厭川普黨」,用選票踢走川普,2020年總統大選民主黨就不用選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