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71311/article-link/

首頁 旅遊

北美風情話 | 6呎下的傷口 林徽因姪女和越戰紀念碑

林瓔設計的紀念碑所處位置比地平面略低,從遠處看起來,如同被埋葬於地底下。 林瓔設計的紀念碑所處位置比地平面略低,從遠處看起來,如同被埋葬於地底下。
這座紀念碑的震撼力在於遠看不過就是石牆,但是牆上的這些人名,每個都曾經是一條在人世間走過的生命。 這座紀念碑的震撼力在於遠看不過就是石牆,但是牆上的這些人名,每個都曾經是一條在人世間走過的生命。

在美國近代的大小戰事裡,越戰一直是最沉痛的一段歷史。這個從法國手裡接手過來的燙手山芋,從60年代初期美國的介入,一直到1975年美國全面撤軍為止,雙方的傷亡人數史無前例。據估計有超過20萬南越士兵,以及超過5萬的美國士兵在這場戰爭中死亡。對雙方來說,不論是輸家或是贏家,所付出的代價都是無法承受之痛,也成了美國往後半個世紀來無法抺滅的陰影,和一整個世代的集體創傷。

基金會受電影啟發

1979年,越戰退伍軍人Jan Scruggs因為受到描述越戰的電影「越戰獵鹿人」(The Deer Hunter)啟發,成立了非營利性組織「越戰退伍軍人紀念基金會」(The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 Fund, Inc.),以籌建越戰退伍軍人紀念碑。

當時離越戰結束不過短短四年時間,大家對戰爭的記憶猶新,也讓該組織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募集了840萬美金的私人捐款。隔年美國國會批准了在「林肯紀念堂」(Lincoln Memorial)東北方,也就是「國家大草坪」(The National Mall)西北角一塊三英畝土地,作為紀念碑建造的地點。

1981年這座紀念碑以2萬美金的奬金公開競圖,總共吸引了1421件設計圖角逐。甄選過程為了公平起見,特意將所有設計人匿名,僅以數字編號代表。評審委員會一路從這1421件的設計圖裡篩選到232件,然後到了39件,最後中選的是第1026號的設計。

秋日午後,石牆前的人和石牆上的人默默凝視,一起撫慰這個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秋日午後,石牆前的人和石牆上的人默默凝視,一起撫慰這個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21歲華裔女生設計

這件編號第1026號的設計揭曉之後,它的設計師也讓所有人跌破了眼鏡。因為她是當時年僅21歲,還在耶魯大學就讀的一名華裔女學生。這個名為林瓔(Maya Lin)的學生就成了後來設計這座全名叫作「越南退伍軍人紀念碑」(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的設計人。

林瓔所設計的紀念碑主體是兩座花崗石牆交會成一個「ㄑ」字型。紀念碑不談勝負,不為歷史下任何註解,牆上也没有什麼名人的字語。純粹就是一行又一行在越戰裡陣亡的美軍戰士名字。

不同於一般紀念碑通常是由地面向上矗立,這座紀念碑所處的位置比地平面略低,所以從遠處看起來,這座紀念碑位於斜坡的最低處,如同被埋葬於地底下。為了蓋這座碑,「國家大草坪」像是被切割了一道大傷口,也象徵著越戰這個在美國人心目中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

前來憑弔的人必須向下走,在地平面下與陣亡將士的名字,一同在這生死界交關處撫慰這個傷口。美國人把這個叫作「six feet under」。中國人更厲害,六呎不夠看,非要用阮瑀在七哀詩中的「九泉」不可。

這座紀念碑最初完工之時,共列了5萬7939個在越戰中死亡或是失踪的人名,但是多年下來在不斷增添的結果,目前總共有5萬8320個人名在上面。

紀念碑上原有5萬7939個在越戰中死亡或是失踪的人名,如今已增添到5萬8320個。 紀念碑上原有5萬7939個在越戰中死亡或是失踪的人名,如今已增添到5萬8320個。

設計引發高度爭議

越戰紀念碑如今在美國人的心目中,是最受大家喜愛的紀念碑之一。不過,林瓔的設計在當年卻引起了軒然大波。

當年有不少人認為,這座紀念碑的設計裡完全不見美國國旗、不談戰爭,甚至没有什麼記念性的裝飾;再加上這個位於地平面之下的設計,代表的是美國越戰敗戰的恥辱。

而林瓔的亞裔身分更是敏感,所以從她的競圖脫穎而出,一直到紀念碑的建造過程中,美國輿論一直處於兩極化的狀態,有不少人大聲疾呼要求重新設計這座紀念碑。

反對的聲浪實在是太大了,這座「無具體形象」的紀念碑在1982年落成之後,主事者妥協的結果,就是在這座紀念碑旁,又請來當年競圖第三名的Frederick Hart設計了一座「有具體形象」的「三士兵銅像」(The Three Soldiers)。銅像於1984年落成。林瓔認為這座銅像有違她當初設計紀念碑的理念,拒絕出席銅像的落成典禮。

當年為了平息爭議,又請來競圖第三名的Frederick Hart設計了「三士兵銅像」。林瓔拒絕出席銅像的落成典禮。 當年為了平息爭議,又請來競圖第三名的Frederick Hart設計了「三士兵銅像」。林瓔拒絕出席銅像的落成典禮。

1993年時,為了紀念婦女在越戰中的貢獻,紀念碑的南側出口又多了另一座銅像「越戰婦女紀念碑」(Vietnam Women's Memorial)。這座由Glenna Goodacre設計的銅像也是爭議不小。她原先設計中一位婦女手裡抱著一個越南小孩,這個越南小孩也因為被泛政治化,引來不少反對聲浪之後,不得不在最後的版本中被移除。

1993年增添了Glenna Goodacre設計的「越戰婦女紀念碑」。銅像其中一位婦女原來手裡抱著一個越南小孩,但在最後的版本被移除。 1993年增添了Glenna Goodacre設計的「越戰婦女紀念碑」。銅像其中一位婦女原來手裡抱著一個越南小孩,但在最後的版本被移除。

這些紀念碑的原意是要用來撫慰人們心中的傷口的,不過每一個爭議,都好像又重新在這個傷口上灑鹽。政治妥協的結果就是:你如果今天來看這個越戰紀念碑,看的其實是三座不同的紀念碑和紀念銅像。

林瓔為建築名門之後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林瓔在美國人的眼中,雖然只是一個没没無名的華裔小女生,不過對中國人來說,她的背景其實來頭不小。民初的才女,和徐志摩曾經有過一段感情、但後來捨徐志摩而下嫁梁思成的林徽因,還算是她的姑姑。林徽因和林瓔的父親林桓,是同父異母的兄妹。林徽因作為中國近代最出名的建築師之一,她有這樣的一個姪女,也算是後繼有人了吧!

(本報專欄作家,亦為台灣GQ雜誌風格評論玩家、聯合報駐站作家,現居舊金山。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loomy.bear.5059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