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783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影劇來看書吧

楊麗花:人生就是在錯誤中學經驗

楊麗花(右)與丈夫洪文棟。圖/本報資料照 楊麗花(右)與丈夫洪文棟。圖/本報資料照
楊麗花傳記「楊麗花的忠孝節義」新書發表會,楊麗花表示這輩子就愛歌仔戲,出場時更有過去演出形象照應景。(記者曾原信/攝影) 楊麗花傳記「楊麗花的忠孝節義」新書發表會,楊麗花表示這輩子就愛歌仔戲,出場時更有過去演出形象照應景。(記者曾原信/攝影)

楊麗花屢為薪傳而煩心,外界就質疑她當年怎麼不生個「小小楊麗花」,好學母親筱長守那樣傳承衣缽?就連洪文棟,當年也曾建議她生下屬於兩人的孩子。但是,身為「後母」的她,深怕造成四個孩子的不平衡,所以婚後幾度「流產」。洪文棟生前每與友人提及此事,就感慨地說:「她為我跟孩子們做了很大的犧牲!」對此,楊麗花倒是很釋懷。

「決定要當四個孩子後母的那天起,我就深思熟慮過,要疼惜,我沒問題;要管教,也理所當然。但我要是有了自己生的小孩,不管怎麼做,都難免落人『偏心』的口實。」

「後母苦毒前人子」的戲文,楊麗花看過太多,她知道自己絕無可能如此,但卻難保外人不加以猜疑。她跟洪文棟說:「萬一發生『你子打咱子』的事情,該如何拿捏尺度來排解,才叫做公平呢?」她未雨綢繆地先斷絕這樣的可能性,只淡然的說:「『有子,有子命;無子,天注定』,孩子若孝順,誰生的都一樣,一切順其自然!」


影片來源:YouTube台視頻道

楊麗花放棄生兒育女的機會,把全部母愛奉獻給四個孩子。婚前只會炒米粉的她,婚後開始洗手學做羹湯,甚至請來母親教她如何烹煮菜餚,顧好一家人的胃、顧好孩子們發育的需求。儘管有很多朋友說她傻、說她犧牲太大,但楊麗花認定這是她該做、想做的,就無怨無悔!

孩子們對「阿姨」的付出,自然有感,也能適時回饋。像任職榮總的三女兒、女婿,就是楊麗花的最佳醫療顧問,時時關切「阿姨」的健康情況,讓楊麗花感到相當窩心。

常說「為母則強」,即便「後母」亦然!

為了照顧在夏威夷唸書的小兒子洪士棋,不諳英文的楊麗花,只要不拍戲,就飛往夏威夷。

➤➤➤楊麗花出書 徒弟跪下謝恩

「孩子想念台灣小吃的黑白切,把血淋淋的大牛心當豬心買回家,卻放在冰箱裡不知如何處理?接到這樣的電話,我是既心酸又著急,趕快就飛過去。」

不過,對於未經處理的內臟,她也不是那麼了解。

「我跟好友阿蓮從Chinatown買了一大堆豬心、豬肝、豬腸回家處理,兩個人用筷子努力想把腸子翻過來洗,卻是怎樣都翻不過來,幾經折騰,才搞清楚原來我們買的是生腸不是大腸。」

➤➤➤楊麗花睽違16年回歸!寒冬拚搏病一周

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外,想當一個照顧者,必先強化自己的生存能力。於是,楊麗花除了勤學做菜,變著花樣豐富孩子的吃食,更學習認路開車、請人到府教英文以便於溝通。朋友一直很欽佩她如何在短時間內識得路標上的英文指示,能在岔來岔去的快速道路上自如來去?

「其實,路標之外,我也記岔口、記方向、記地理特徵,但還是發生過要去Chinatown卻跑到機場,要回家卻上錯另一座山的別墅區轉不出來的糗事,還好我的方向感不錯,總能平安到家。」

楊麗花總是說:「人生就是在錯誤中學經驗,不要因為害怕,就裹足不前!」

這積極的人生觀,至今依然!

政治也是楊麗花不熟悉的,涉足政治,曾讓楊麗花相當排斥。但「相夫教子」的道理,她早從學過的幾百齣戲文裡領悟到,為了相挺丈夫,即便完全不懂選舉,也只能咬牙「撩落去」!

早在婚前,洪文棟就競選過立法委員,但高票落選。婚後捲土重來,在楊麗花大力支持下,邀來歌仔戲團組成強大助選團幫忙拉票,果然旗開得勝,連續當了兩屆的立委。

➤➤➤怕被粉絲忘記 74歲楊麗花為戲親自上街買布

楊麗花挺洪文棟參政,洪文棟對楊麗花的歌仔戲事業,也始終支持。

「婚後不管我拍電視還是外出公演,他都在旁協助。他會幫我打算、安排,他很聰明,讓我這憨人從他身上學了很多。」

讓楊麗花遺憾的是,兩人從二、三十年前就著手籌劃的「楊麗花歌仔戲文化村」,一直未能落實。如今隨著洪文棟過世,猶如斷了一隻臂膀的楊麗花,也只能悵然說「罷了」!

洪文棟生前多次跟友人提及:「楊麗花是一部台灣電視歌仔戲的發展史,她的作品、她所有使用過的服裝、道具、劇本、曲譜……,都是彌足珍貴的文化財,必須好好保存、展示,進而將這本土文化發揚光大,因此這個文化村的建設,絕對有其必要性。」

近幾年,洪文棟健康出狀況,無法再出謀策劃,楊麗花只能獨自努力。她也曾在歌仔戲發源地的宜蘭,向縣府提出企劃案,並帶著陳亞蘭在員山、冬山河、武荖坑等等地方,積極尋覓合適的基地,冀望以最完善的方式,保存歌仔戲文化。但當局的支援有限,如今又失去洪文棟這個助力,讓她一時間頗為茫然,不知此生是否能完成這個兩人的共同心願?

遺憾兩人未了的心願,但楊麗花更大的遺憾,是洪文棟離世太早。雖然外間對於兩人的感情傳言頗多,甚至在洪文棟去世時,還從報紙訃聞的「未亡人」欄,來確認兩人的婚姻關係。但是感情的事,本非外人所能置喙,是好是壞,唯有當事人理解。

「和他相處很有趣,吵吵鬧鬧,也甜甜蜜蜜!」

由於兩人個性都強,說吵,漫漫婚姻路,確實有過不少紅臉的時候。年輕時,曾發生過深夜苦守丈夫不歸,楊麗花駕車追撞洪文棟座車的激烈事件,年紀大了之後,遇有不愉快則冷戰以對。但傳統如楊麗花,再氣,都守著夫妻之節,守住夫妻恩義。而洪文棟非常了解楊麗花,把她的脾性抓得死死的,惹毛了再順順毛,再逗逗她,甜蜜恩愛的互動,也羨煞身邊朋友。

豪爽好客的兩人,經常宴請各方朋友。

「有他在,相關的細節都不用我操心,不管大宴還是小酌,他都會安排得很周到!」

而在外霸氣十足的楊麗花,餐桌上卻是十足的賢妻,總是幫忙剝蝦、搛菜的照顧著老公,讓微醺之後的洪文棟,總愛疊聲示好地呢喃著:「老婆~老婆~……」

洪文棟生病幾度進出加護病房,楊麗花每次探視,洪文棟總是緊握著她的手不放,像是深怕一鬆手就再也看不到似的,讓楊麗花一顆心甚是揪痛,離開時,只能以墨鏡遮擋淚眼,低頭掩飾因哽咽過度而紅通通的鼻子。

楊麗花(右)與丈夫洪文棟。圖/本報資料照 楊麗花(右)與丈夫洪文棟。圖/本報資料照

「看著他生病受折磨,真的心如刀割,很是不捨,我以為以他堅強的意志,應該可以挺過去,沒想到這麼快就……」

回首從認識開始的四十幾年相處,點點滴滴有如跑馬燈,從洪文棟往生後一直在楊麗花腦海迴旋,當真剪不斷理還亂。想起他的好,楊麗花臉上掩不住甜蜜的笑容,但也旋即因為不捨、難過而鼻頭泛紅,淚水潸然而下;想起與他發生過的齟齬,因為事過境遷、因為天人永隔,只有徒然喟嘆:

「我是憨憨呷天公啦!」

或許是難捨夫妻情義,又或許是冥冥之中真有牽連,洪文棟過世後因哀傷過度而無法入眠的楊麗花,新寡第三天被勸著躺下小瞇一下,結果就夢見洪文棟依舊滿臉春風地現身,還促狹地對她說:「騙妳的,我沒死啦!」讓她夢醒之後,悽愴地滿屋子轉,懷疑以往常愛捉弄她的洪文棟,這次也只是跟她開個大玩笑罷了。而兩人養了十七年的黑貴賓犬仔仔,不是偎在楊麗花身邊卻直愣愣地看著另一張空著的沙發,就是反常的不貼著楊麗花而是靠坐在那張空沙發邊,就好像過去洪文棟總愛把仔仔叫到沙發旁陪伴一樣。

然而,僅僅相隔洪文棟半年,忠心陪伴楊麗花十七個年頭的仔仔,也在二○一九年五月四日走了,讓重感情的楊麗花再一次深受打擊。

「父母、文棟相繼離世的傷痛還在心裡翻湧,如今連離不開我身邊的仔仔也走了,這接連而來的痛,我真的承受不了。唉!今後就當個孤單老人吧,我不再糾纏於感情了!」

《楊麗花的忠孝節義》,世界書局有售。 《楊麗花的忠孝節義》,世界書局有售。

【作者簡介】

楊麗花本名林麗花,1944年生,宜蘭縣員山鄉人,其夫婿為台灣骨科名醫、前立法委員洪文棟。台灣國寶級歌仔戲藝術家、電視與電影女演員、歌仔戲戲劇製作人。

1947年便開始上台演出,為五○至六○年代的知名歌仔戲內台戲演員。1970年代組成「台視歌仔戲團」,不僅讓歌仔戲於電視新媒體得以流傳,也培養諸如陳亞蘭、紀麗如、潘麗麗、葉麗娜、楊麗影等歌仔戲名伶。

演藝生涯超過七十載,對歌仔戲的推廣與傳承不遺餘力,是台灣歌仔戲史上難以超越的一頁傳奇。

採訪撰文林美璱,台灣宜蘭人,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曾任職《自立晚報》、《台灣新生報》、《中國時報》。著有《春去春又回:楊佩佩的戲劇人生》、《歌仔戲皇帝──楊麗花》、《團團圓圓:我的寶貝貓熊》、《我愛團團圓圓》等。

【購書資訊】

聯經出版:https://www.linkingbooks.com.tw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