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7533/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新婚兩個月 警隊遭霸凌 華裔警佐舉槍自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李林鴻(右)去年晉升為警佐,左為市警總局局長歐尼爾。(本報檔案照,記者金春香╱攝影) 李林鴻(右)去年晉升為警佐,左為市警總局局長歐尼爾。(本報檔案照,記者金春香╱攝影)
李林鴻在去年晉升為警佐。(本報檔案照,記者金春香╱攝影) 李林鴻在去年晉升為警佐。(本報檔案照,記者金春香╱攝影)

10:48 AM 更新

記者朱蕾/紐約報導

在家中開槍自殺的華裔警佐(Sergeant)李林鴻(Linhong Li),結婚才兩個月,當年更是以警校學業成績第一名畢業,曾在陸戰隊服役,去過伊拉克戰場,他驟然離世的消息讓親友扼腕。李林鴻妻子的一位好友16日在臉書上透露,他生前在警隊工作中遭受霸凌;紐約郵報也報導,李林鴻在自殺當晚曾向市警總局的心理輔導部門求助。

➤➤➤民代悼李林鴻 呼籲加強關注警察心理健康

郵報報導,李林鴻在15日晚的某個時間曾與警方的早期干預部門(Early Intervention Unit)保持聯繫,但隨即還是在皇后區住所對準頭部開槍自盡;消息人士說,目前還不清楚李林鴻是自行求助心理輔導,還是被長官轉介。目前也不知道李林鴻是否留下遺書。

市警的早期干預部門是幫助警員解決心理問題的第一步,該部門的人員會與執勤一線的警員以及警局的文職員工交談,了解他們的心理和精神問題,然後找出解決之道。消息人士建議,警察應該每年與心理專家見面一次,以應對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的壓力。不過有些警員不願求助,因為一旦被認定為有心理問題,將失去配槍權。

不久前剛結婚的李林鴻,是朋友眼中「非常好的人」,更是妻子的摯愛。新婚妻子蔡寶儀在發現李林鴻自殺後致電好友,悲痛欲絕地說:「我愛他勝過所有人,我找到他了」。名叫Yulia Yakovleva-Yang的好友在臉書上留言稱,「他在家中很開心,但在工作時被欺負」(He was happy at home, they bullied him at work.)。

回憶案發當晚,李林鴻家旁邊的餐廳經理Fabio Acquista說,「我看到她的妻子在家門口尖叫,很快就有大約30個警員趕來,接著我聽見警員大喊『把他抬上車』,救護車開過來後,李林鴻被抬進去。」

Acquista還說,醫護人員在現場用大約15至20分鐘嘗試讓林恢復呼吸。

06:01 AM 更新

新婚才兩個月的33歲紐約市警華裔警佐(Sergeant)李林鴻(Linhong Li),15日晚休班時在皇后區的家中開槍自盡;不久前剛結婚的他,是朋友眼中「非常好的人」。

影音來源:記者牟蘭(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33歲華裔警佐 家中開槍轟頭自殺身亡

根據警方消息,15日晚8時半左右,服務於曼哈頓上西區市警24分局的李林鴻,在其位於皇后區新鮮草原(Fresh Meadows)178街夾聯合大道(Union Turnpike)附近的家中朝自己頭部開槍,當時他獨自在家;李林鴻的妻子晚上9時30分左右回到家後,發現躺在血泊中的丈夫,立即報警。

約十輛警車以及多輛救護車很快趕到現場,警方封鎖了李林鴻家門口的整條街道,將性命垂危的李林鴻送往附近的牙買加醫院(Jamaica Hospital)搶救,醫生於晚10時宣告他因頭部中槍不治身亡。

李林鴻的一名鄰居16日表示,「昨(15日)晚10時左右,我看見一名頭部受傷的男子被抬上救護車,大批警察來到這裡調查」。

另一名鄰居表示,李林鴻一年前搬到此處,平時待人友善有禮,15日晚聽聞他突然自殺離世,感到非常難過。

居住在李林鴻家對面的王女士表示,很多警員在事發當晚9時35分左右趕到現場,封鎖的街道直到16日凌晨12時才解除,「我只與李林鴻的妻子說過話,案發後才從新聞得知死者是警察,太讓人震驚了」。

根據市警的信息,李林鴻2012年加入紐約市警,從警察學院畢業時,以學業平均成績第一名榮獲「第一副局長獎」(First Deputy Commissioners Award),也是該屆近1200名畢業生中唯一的華裔獲獎者;他曾在曼哈頓哈林區捷運警局(NYPD Transit)任職,去年1月榮升為警佐,事發前服務於曼哈頓24分局。

李林鴻是廣東台山人,11歲時與家人移民美國,18歲加入美軍陸戰隊,曾前往伊拉克;從陸戰隊退役後進入皇后區的聖若望大學(St. John's University)學習刑事司法,正式成為警員前,是市警實習項目(NYPD Cadet Corps)成員。

李林鴻能說流利的台山話、粵語、國語和英語;認識李林鴻的人用「非常好的人」形容他,並為他的突然離世感到悲傷和惋惜。

李林鴻和妻子兩個月前剛剛結婚,沒有孩子;李林鴻還曾在布碌崙(布魯克林)、皇后區陽邊(Sunnyside)等地居住過。

華裔警佐、服務於市警24分局的李林鴻的住所。(記者牟蘭/攝影) 華裔警佐、服務於市警24分局的李林鴻的住所。(記者牟蘭/攝影)
李林鴻住所的側面,他的臥室就在二樓。(記者曹健/攝影) 李林鴻住所的側面,他的臥室就在二樓。(記者曹健/攝影)
李林鴻家門前16日上午已幾乎看不出昨晚警察雲集的痕跡,只在門前發現一條遺下的警方封鎖膠條。(記者曹健/攝影) 李林鴻家門前16日上午已幾乎看不出昨晚警察雲集的痕跡,只在門前發現一條遺下的警方封鎖膠條。(記者曹健/攝影)
李林鴻和妻子一年前才搬至現址居住。(記者朱蕾/攝影) 李林鴻和妻子一年前才搬至現址居住。(記者朱蕾/攝影)
這棟房屋就是李林鴻的住所,他和家人約在一年前才搬進來。(記者曹健/攝影) 這棟房屋就是李林鴻的住所,他和家人約在一年前才搬進來。(記者曹健/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