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595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難民的捐助

先生小時候在香港吊頸嶺做過兩年的難民;這不雅的名字後來改為調景嶺。

做難民的兩年常常挨餓,他說有一次餓得兩天沒有食物吃,十一歲的他虛弱得起不了床。一位大他十多歲的難民給了他一塊麵包皮,就是把吐司麵包的邊切下的麵包皮,是先生當年救命的糧食。那樣餓肚子的情況常常發生,他說:「那種挨餓的感覺,都讓我有幾次興起不想活下去的念頭。」

終於活下來,但挨餓經驗讓他一輩子節儉度日。

我是長期的胃病患者,食物稍有變味,先生就拿過去「我來吃」。家裡買得起大魚大肉後,還是遮不住他挨餓的陰影,不讓隨便丟棄我認為變質的食物。廚房常常上演這樣的對話:「好好的呀!」「我回鍋燒開,沒問題的」「妳不用吃,我吃就好」。挨餓的磨練讓他的胃築起一道堅固的圍牆,所有我無法消受的食物,在他胃的圍牆裡通行無阻。

都漸漸老了,記憶衰退,視力朦朧,聽力障礙,唯有我的視力比他好。他說挨餓時營養不良,造成視神經萎縮。

欺負他看不見記不得,我認為變質食物就偷偷地丟掉。一次被他發現了:「我那盤青椒炒肉絲呢?」「不知道呀?你吃完了吧!」「這次我記得清楚,沒有吃完。妳又丟掉了吧!」

十次有八次他是不會發現的,也有被他發現又撿回來的時候,他會嘀咕幾句:「好好的東西,不能暴殄天物。」有時我也覺得自己過於浪費而心裡不安,對他難民挨餓的後遺症更是心生同情。

多年前,一位在美國做訪問學者的朋友滕京,回寧夏後在大學教書。他跟先生微信說起,有些學生家境困難,常常為交不出學費而中途停學。

滕京說得無意,先生聽得有心。有一天他說要在滕京教書的大學設立一筆獎學金,讓無力負擔學費的學子不要中途停學。透過滕京的協助,順利完成先生的意願。

「做難民的日子幸虧有教會神職人員的教課,讓我後來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一生受惠。」我們不是富有的人,他捐助的數目並不大,「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是一份遠大的目標,做過難民的他要完成這遠大的目標;他做得愉快,我分享他的愉快。受惠的學子寄來感謝信,他讀著有一份老年人怡然自得的安寧。

先生行事非常低調,他的捐助沒有幾個人知道。他如果看到我寫了這篇文章,怕是比我丟掉他的食物還要生氣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