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595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焉知非福

小兒四歲時我開始工作,二十八年共經歷五份工作,深以為傲的是從未領過失業救濟金。最後那次換工作印象最為深刻。

T公司由台灣進口半導體,幾個創始成員都是由台灣來的,王老闆是公司的負責人,公司華人員工約占一成。未用公司保險的員工每月可存三百三十元入四○一K帳戶中;每年舉辦公司野餐,邀請員工及家人到外地同遊,同仁相處得十分和諧,我認為可以在這兒一直做到退休。

五年之中,公司換了三位會計經理和三位財務長,我自然而然成為每次交接時的大將,新進人員工作有問題時,全靠我這個會計部門的老將。

D是新來的財務長,上班很少準時。某日準備匯款事宜需上司簽名,當時找不到會計經理,也沒有見到財務長,只好直接請王老闆簽名匯出。王老闆後來查出兩位新人上班時間相約去打高爾夫球,責備了他們。為此,我同時得罪了小老闆和中老闆,他們發現有我這個在公司有相當資歷、又可用中文直接與負責人溝通的人待在會計部門,實在不妙,決定要將我逼走。

他們開始對我精神虐待,說我工作不力,必須每天上班後和下班前向他們報告,不但得列出所有工作項目,而且計算每項工作花多少時間,反正就是故意整我,讓我不堪其擾自己走路,否則公司開除員工要付三個月遣散費。

開始以為是小事,到王老闆前去申訴,以為他會將此事擺平,沒想到他支持經理團隊的決定,接著就將我這員「會計大將」調到大門口做接待人員。此時的我精神幾乎崩潰,快馬加鞭地開始找工作,由於有前任老闆極佳的介紹信和優秀的工作經歷,短期內就有了四個工作機會。

二○○○年五月,我正式進入附近工業園區的本田性能開發中心(HPD)會計部門。本田汽車公司人事及升遷相當有制度,薪資方面由於我的碩士學位而略有調升。

H公司的福利比T公司有過之而無不及,活動頻繁且精采,除了每年賽車季節的宣傳活動和慶功宴,更有本田總公司的年度盛事,老公羨慕之餘也沾光不少,為慶祝榮獲引擎冠軍的活動,在賭城住了兩夜豪華酒店。

二○一六年,工作十六年後,我的薪水翻了兩倍以上,到了可領Medicare的年齡,除了政府的社安金,另有公司本身的退休金和基本醫藥的基金可以申報,如購買公司產品仍享有在職員工的折扣優惠,可以安心地退休養老含飴弄孫,開心地到處旅行享受晚年生活。

反觀T公司在王老闆「英明」領導下,雖然股票上市後略有上升,但是在公司遷入新址後,營運的總值並未增加,金融風暴期間為降低成本大幅裁員,只留下維持基本營運的員工,股價慘跌至今,員工捧著手上的股票哭笑不得。

當年換工作實在是個機緣,如果不是他們無理蠻幹,我根本不會離開T公司,那麼現在的我不會得到目前的福利,只能依靠社安金過日子。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的經歷真是個最佳例證,千萬不要為眼前的挫折而難過頹廢,相信那一定只是短期的,危機也就是轉機。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