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5422/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華生拍「大廚」 奪學生奧斯卡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大廚」劇照。(鄧怡嫻提供) 「大廚」劇照。(鄧怡嫻提供)
電影主創人員。前排灰色大衣為鄧怡嫻。(鄧怡嫻提供) 電影主創人員。前排灰色大衣為鄧怡嫻。(鄧怡嫻提供)

美國電影學院(AFI)製片人專業學生鄧怡嫻,與另一位編劇Vanessa一起編寫的「大廚」,日前榮獲了今年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也是奧斯卡獎主辦單位頒發的學生奧斯卡獎(Student Academy Awards)當中的最佳國內學校劇情片獎(Narrative,Domestic Film Schools)。這是一部以一家中國餐館為故事背景,引發對未來人工智能人文道德思考的短片。

鄧怡嫻提及,2018年春季,當時她與Vanessa正為了撰寫劇本而頭疼不已。這時她打氣說,「你想想,如果有一天這個片子得了學生奧斯卡,該有多爽。」沒想到這樣一句玩笑話,竟然成了真。兩人一起編寫的「大廚」榮獲了最佳國內學校劇情片獎。

「大廚」是一部由華人學生主創,大部分為亞裔演員的短片,得獎實屬不易。不過身為這部短片的編劇和製作人的鄧怡嫻說,最令她驕傲的不是獲獎,而是作為一個華人編劇,將中國的故事講給別人聽。

近年人工智能的出現和發展,正在或將對社會分工造成巨大影響,不少人擔憂自己的工作會不會將被取代。「大廚」的故事就是發生在不遠的未來,所有機械勞動已經被機器人所取代,洛杉磯中餐廳的大廚蒲老頭,必須教會新來的機器人做中國菜。然而機器人卻學不會中國菜自由揮灑的精神。同時,各地抗議人工智能的活動愈演愈烈。

這部短片的創意來自鄧怡嫻,她介紹說,故事的靈感來自姥爺的紅燒雞。有次她的母親告訴她,即使姥爺手把手教母親做這道菜,但就是做不出那種味道。鄧怡嫻因此想到,如果未來由冷冰冰的機器接手人類的菜品製作,是否能夠做出那種味道呢?

鄧怡嫻的劇本受到學校老師肯定後,她找到同校,也是本短片導演源根(Hao Zheng),希望將短片拍出來。源根說,當時吸引他的部分不是對未來人工智能的爭議,而是其中的文化傳承。根據鄧怡嫻,雙方對故事側重點有不同看法,討論了近20個版本後才定下來。

短片的製作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除了沒有學校獎學金需要自己募款,資金短缺外,在拍攝要開始時發生了意外。鄧怡嫻回憶說,本來訂了前三天在羅斯密市一家中餐館內拍攝,結果拍攝前一天市府突然稱該餐館沒有有效營業執照,因此不得拍攝。這種突發情況對劇組的打擊是無法想像的。因為很多工作人員的行程必須做出改變,原本按照餐館廚房繪製的分鏡頭也要改。幸運的是後來找到聖蓋博一家還未開張的餐廳,完成了拍攝。

在美國拍攝電影有繁多的規章制度,也是「大廚」劇組資金支出的一部分;電影最後一個主人公在隧道的一個鏡頭就花了1萬多美金。源根說,該鏡頭場景需要封路,警察保證安全,還要醫護人員在場,這都是不得不遵守的規則。

鄧怡嫻說,片子製作過程曾遇到各種困難,說實話,在拍攝過程中,劇組人員也沒有100%信心可以完成片子,好在大家堅持下來了。她說,「如果下定決心講好故事,就去做,不管碰到什麼困難。自己的聲音被聽到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導演源根將片子獲獎原因歸結為兩點,一是整個團隊對故事的創作目標很一致,第二是片子的主題剛好涉及美中兩國的熱點話題:種族和科技。他說,片子獲獎很幸運,也離不開團隊的共同努力。

鄧怡嫻北京大學英語文學專業畢業生,因為喜歡「講故事」,她於2016年進入美國電影學院攻讀製片人碩士學位。「大廚」其他主創人員還包括:導演源根(Hao Zheng),編劇孔樂琪(Vanessa),攝影指導 Carlo Mendoza,剪輯杜光瑋,美術指導Mboni Maumba。

「大廚」編劇鄧怡嫻。(鄧怡嫻提供) 「大廚」編劇鄧怡嫻。(鄧怡嫻提供)
左起:鄧怡嫻,源根和另外一位編劇Vanessa Leqi Kong。(鄧怡嫻提供) 左起:鄧怡嫻,源根和另外一位編劇Vanessa Leqi Kong。(鄧怡嫻提供)
導演源根。(鄧怡嫻提供) 導演源根。(鄧怡嫻提供)
「大廚」劇照。(鄧怡嫻提供) 「大廚」劇照。(鄧怡嫻提供)
全劇組人員。(鄧怡嫻提供) 全劇組人員。(鄧怡嫻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