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403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偷雞摸狗(下)

無獨有偶,鄰鄉的一個女知青組宰吃了一隻狗。

該女知青組四人,其中有一個曾經是運動員,身體壯實,叫小蘇,經常受飢捱餓。同組知青小葛,下放時從家裡帶來了一隻叫阿黃的雌性大狗,小葛與阿黃兩個幾乎形影不離,自己寧可不吃也要讓阿黃吃。在這種飢餓降臨,危及生命的情況下,小蘇早就覬覦那隻肥狗了,可無從下手。曾經跟小葛透露了一下,說狗肉很好吃,小葛立即高度警惕,兩眼圓瞪,警告說:「你可不要想什麼歪點子,打阿黃的主意!」

俗語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加上她們寅吃卯糧,早就無米為炊了。不但人已經斷炊,狗當然也不例外,眼見阿黃日漸消瘦,小葛心疼,恨不能割自己的肉來餵她的阿黃。

雖然這個月已經過了一大半,但是畢竟還要等個把星期,才能支付到下月的計畫糧。眼看目前飢餓難耐,小蘇發起了宣傳攻勢,她說:「十年前,我們這個村曾經餓死幾十口人,你們知道嗎?」小葛回說:「不知道!哪有這事?」小蘇冷冷地告訴她們:「十年前正是一九五八、五九、六○年,三年大飢荒的年代,全國餓死幾千萬,你們忘了?聽老農說,這個村餓死幾十個,能夠活下來的,什麼都吃,樹皮、草根、貓狗老鼠都吃光,後來竟然有人偷偷地吃人肉。」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小葛打斷她的話題,四人只好躺在床上默不作聲。

正當她們為明天的斷炊而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然聽到阿黃在外面吠叫。小葛立即起來探望,原來是一隻野狗,來與阿黃調情的。小葛一看那隻野狗就不順眼,毛色灰黑、賊眉鼠眼,個頭也沒有阿黃大,渾身髒兮兮的,根本不配做阿黃的夫君,拿起鋤頭就要打,誰知後面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小葛的鋤頭,並且「噓!」叫她不要出聲,原來是小蘇,像是發布命令一樣:「在這兒別出去!」

小葛看著外面兩隻狗在廝磨,小蘇回來拿了一根早就準備好的鐵絲,一頭扭了一個環,另一頭打了個活扣,專門為了套狗的,從屋裡出來,一下將那野狗套住了頭,她那運動員的體格,毫不費力地將那隻被套住的野狗拎起來,她把野狗掛在門口的小樹上,任由牠悶聲不響地掙扎,然後讓大家回房睡覺,準備明天飽餐一頓。

但小葛忐忑不安地問小蘇:「你這個鐵絲環放在哪裡的,我怎麼沒有見過?」小蘇回就在床下。小葛試探:「你是不是早就想打阿黃的主意了?」小蘇笑而不答。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