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402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偷雞摸狗(上)

「上山下鄉」運動是文化大革命中很重要的一環,幾百萬中學生起初都套上「紅衛兵」的袖章,停課鬧革命;折騰了三年以後,他們被冠以「知青」的名義,下放農村當農民,減輕城市負擔,這就是上山下鄉運動。

但其實這些紅衛兵們年齡還小,大的十七、八歲,小的才十四、五歲,還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在城裡家長的庇佑下生活,大都不願意下放農村。

我因為家庭出身問題,在那四年前就被下放,當時我們下放的地點在黃海之濱一個叫做古灶的大隊(村)。後來,到了一九六八年,大批知青下放,分配來我們大隊的,有四十幾個知青。每個知青按計畫每月提供二十八斤玉米粒,磨碎加工去皮剩下不足二十斤玉米麵,只能用來煮粥吃。

平時幹農活,我們跟大勞力農民一樣挑擔挖渠,人家幹活吃的是玉米粯子(玉米渣)飯,我們卻天天喝粥,而且只能維持半個月,下半月怎麼辦?因此各想各的辦法,有的向生產隊預支,但預支多了成為無底洞,會計拒付;有的就跟隊長打架、強討;有的女知青就用色誘,結果弄得糧食保管員被判刑。一般老實的就躺在床上睡覺(絕食),生產隊怕出人命,就給他們飼料地,本是為了養豬而播種的胡蘿蔔、野菜什麼的,讓他們挖了當糧食煮熟了充飢。長期吃胡蘿蔔野菜,沒有油星下肚,肚子剮剮的特別難受,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再上床睡覺。

知青組斷糧已經習以為常,蟄伏在床,不去上工,社員們就會說:「知青又絕食了。」一天,天剛亮,本人還沒有起身,有人敲門,原來是第一生產隊的知青陸某,手捧了一個紙包,鬼鬼祟祟進來,打開紙包一看,是一隻老母雞,還有一點餘熱。他說:「趕快,在你這兒煮了吃,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問他哪裡弄到的?他只說了一句:「你別問。」然後馬上就走了。

我心知肚明,這肯定是順手「扒」來的,於是立即下廚,宰、燙、牽、洗、去內臟,整好以後,仍然用紙包好,那些雞毛內臟就地埋了,再把光雞拿去一隊知青組。這裡一邊下鍋煮,一邊有人去五隊請女知青,也讓她們也分享一點油星。兩個組的知青連我共計六、七個人,美美地共享了一大鍋雞湯。喝飽了雞湯以後,仍將雞骨頭和殘渣再包好由我帶走,神不知鬼不覺。

事後才知道,陸某昨天晚上將隔壁農戶人家的老母雞用棉花秸稈困在草堆腳下,到早上已經凍得快要死了,在他們那裡不方便,因此就拿到二隊我這兒打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