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345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扶貧要先扶志」 3學者實驗證明 援助不如教窮人自救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得主、哈佛大學教授克里莫。(Getty Images)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得主、哈佛大學教授克里莫。(Getty Images)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扶貧研究簡介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扶貧研究簡介

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都屬於「發展經濟學」領域,以田野實驗的研究方法,來幫助全世界的窮人脫貧;結論是要讓窮人脫貧,要讓他們自助自救,不能單靠援助。

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為克服全球貧窮問題,須界定最有效的行動模式,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群已經證明,要如何才能夠把全世界貧窮的大問題,從個人或群體的層次,打散成許多較小但更精確的問題,然後他們採用各種特別設計的田野實驗分別找出答案。

這種途徑在僅僅20年間,已完全重塑「發展經濟學」領域的研究模式,現在這項新研究模式正持續落實具體的成果,有助於減輕全球的貧窮問題。

貧窮與富裕國家的平均生產力差距甚大,早已眾所周知。但巴納吉與杜芙洛強調,不光是貧窮與富裕國家之間存在明顯差距,就算同一個國家內,也存在生產力差距。

例如在教育層面,巴納吉與杜芙洛的研究證明,針對弱勢學生提供支援,能產生明顯的效果,即使在中期亦然;這項研究是一種「互動式過程」的起點,之後有更多的新研究結果與愈來愈多的大型支持計畫攜手展開,這些計畫已推廣到10萬多所印度學校。

上海復旦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褚榮偉指出,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三位得主的研究,與中國正在進行的「精準扶貧」可謂「不謀而合」,「他們改變了全球扶貧工作的現狀。」

這種「在減輕全球貧困方面的實驗性做法」,英文簡稱RCT,中文翻譯為「隨機控制實驗」;它是指在一次研究中,採取兩種實驗措施並將受試者隨機分配到其中一組的實驗方法,強調在實際經濟環境中進行田野實驗。

例如,針對面臨類似貧困問題的兩組被試者,一組每天給他們每人每天10美元,另一組一分錢也不給,觀察他們的今後幾周甚至數月後的生活變化。

褚榮偉說,事實證明,三位學者的實驗的確大大改變了全球扶貧工作的效率。研究發現,援助越多,窮人的依賴性越強,外部援助並無法起到決定作用。相反地,要改變窮人的認知,讓他們自救自助更為關鍵,與中國傳統智慧中的「授之以魚」與「授之以漁」之差,同一個道理,也就是「扶貧要先扶志」。

巴納吉與杜芙洛接下克里莫在肯亞的工作,證實僅強迫兒童花更多時間在學校,實際上無法協助打擊貧窮。(Getty Images) 巴納吉與杜芙洛接下克里莫在肯亞的工作,證實僅強迫兒童花更多時間在學校,實際上無法協助打擊貧窮。(Getty Images)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