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6065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燒鵝河粉

下午在中環辦點事,想起好久沒去一樂燒鵝幫襯,便順腳拐史丹利街,走進一樂,叫了一碗燒鵝河粉,好吃得連湯都喝光。

香港亂局,食肆都受影響,本來天天要排大隊的一樂,如今進門就有座位。老闆娘朱太太說,生意真是跌了不少。

我跟她說,平時你們天天忙到七竅生煙,如今靜一靜,權當是讓自己輕鬆一下就是了。香港也不會一直這樣鬧下去的,大家都累,總有一天就回復舊樣的。

每次外遊回來,許多香港朋友會思念一碗雲吞麵,但我則最想念一碗燒鵝河粉——燒鵝瀨粉更出名,但用筷子挾瀨粉難度太高,不想那麼狼狽,我還是選河粉——上星期二從中東回港,第二天去中環,第一時間去一樂吃燒鵝河粉,卻忘了他們逢星期三放假,摸了門釘,心有戚戚然。

之後幾天都忙得分身不暇,所以這天這碗燒鵝河粉遲了一個星期才吃到,真是解了相思,所以連最後一口湯都不放過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