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905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赴成都招生(上)

改革開放開始,各高校招生的地區是不同的。教育部和中央部委辦的院校可在全國省和中央直轄市招生,地方辦的院校原則上只能在本地區招生。我校屬於部辦學校,根據部在各省市企業和科研事業單位的分布以及這些單位的人才需求,決定在全國招生的省市和招生名額。

四川省軍工企業很多,自然是我校招生的重點地區。一九九一年七月下旬,我與妻子作為我校到四川省的招生代表,經過近三十多個小時的火車旅程,於下午五時許到達成都市。

我們剛入住旅館房間把行李放下後,就有人敲門進來。他自報家門後,送了我一張名片。我一看,原來他是中央五機部所屬、在重慶一家萬人以上的大兵工廠的財務處長。他說,上午就到達此旅館等我。他怎麼會知道我的行蹤呢?原來招生代表按時報到後,省招生辦會安排在檔次較高的賓館住宿,我因為提前一天到達,所以須自己另找旅館住宿一天。我在離校赴成都前,學校招生辦就為我預訂了住處。重慶這家大兵工廠有不少工程技術人員是我校歷屆的畢業生,他們與我校教工平時就有聯繫,我的行蹤被該廠的財務處長掌握也就不足為奇了。

寒暄後,我問他有什麼事?他說,他女兒當年高考成績剛夠錄取分數線,希望我能錄取。我說,只要她的檔案投到我的手中,我就可以滿足他的要求,否則,我就無能為力了。他說,若他的女兒檔案投不出來,我是教務處長,手中有機動指標,是否可以用手中的機動指標,向省招辦專門索取?「黃處長,只要你答允,你個人有什麼要求,我有能力會盡量滿足你」。

我佩服他對高校招生程序的了解,同時也意識到,這是要我開價做交易。我回說,四川省招生錄取時日最晚,幾個機動招生指標已在其他省市用完了,請他諒解。他看我不為他的利誘所動,只得悻悻然離開。我手中的確有機動指標,但要照顧困難戶。到訪的財務處長權大財粗,女兒戶口在大城市重慶,無須特別照顧,他有很多選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