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6238/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玉花壽之王教授個展 巴黎羅浮宮驚豔展出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玉花壽之王教授藝術作品在羅浮宮展出,開幕式現場嘉賓雲集。(圖\顧興義) 玉花壽之王教授藝術作品在羅浮宮展出,開幕式現場嘉賓雲集。(圖\顧興義)

玉花壽之王教授是世界知名畫家,她被紐約藝術學院正式授予全亞洲唯一擁有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頭銜。她的藝術作品展「一花兩世界」,10月10日至12日在法國巴黎羅浮宮隆重展出,具體展覽場地在羅浮宮裝飾藝術博物館元帥府廳。

美術界把水墨作品創作水平分為四個等級:能品、妙品、神品和逸品。能品就是能對客觀事物作形像的描繪,做到形似。這是藝術創作的第一階段,術界叫寫生階段。這個階段是不可超越的階段,但不能停留在這個階段,因為這個階段是初級階段。比能品高一個層次的叫妙品。妙品就是技法已經非常熟練,揮灑自如而不留刀斧痕跡,但還不能停留在這個階段。比妙品再高一個層次叫神品。神品就是既形似又神似,形神兼具。水墨畫最高境界叫逸品。逸品就是「筆簡形具,得之自然」,以最簡練的筆法、最高超的技法對客觀事物進行描繪,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做到形神兼具,使人看了回味無窮,百看不厭。可以這麼說,王教授的藝術創作,已經達到水墨畫最高境界--逸品。她創作的小品畫《竹籃石榴》,今年3月18日,在美國紐約貞觀國際春拍會上拍出127萬美元的天價奪冠,這說明她的作品藝術價值已經得到社會有識之士和藝術品藏家的認可。

這次展覽共展出了王教授的27幅高超作品,每一幅都達到了逸品的高度。比如《竹石鳥圖》,以抽像筆墨,不追求形似,色淡而高雅,群鳥盤踞石頂,栩栩如生,靈氣十足,生命活現,毫無人間煙火之氣,構成無著天然之墨意,給人無窮想像的空間。又如《食之其味》,作者以大寫意筆法,描繪一只裝滿枇杷和西瓜的竹籃,竹籃把手上站著一只藍冠鳥,熟透的西瓜讓人垂涎欲滴,而藍冠鳥正自在安然啄食熟透的枇杷,更讓人羨慕不已。這只小鳥寫中帶工,其亮麗羽毛歷歷在目。整幅畫卷的攝受力頗為強盛,讓人過目難忘,舒體樂心,見其畫得其人,不愧為一代傑出國際大家。

《可愛》更是獨具一格,兩只小鳥用大寫意筆法,突出其悠然自在,無憂無慮,越看越可愛。神奇的是這幅畫筆塊變化莫測,力韻貫通,書寫功夫深厚,墨與墨之間相互分而不分,自然結構,毫無雕琢筆痕的故意人為俗氣,寥寥數筆劃出松樹、松葉、松果和石頭,徹底展示了老叟童心的返老回春、鄉土情懷的意境。幾朵含苞待放的紅花互相映襯,意境高雅而深邃!《瑞氣》則以大寫意筆法,用墨如潑,畫出荷花的勃勃生機,再襯以鮮紅的荷花和淡黃的蓮果,給人吉祥如意,平靜安祥的感覺。這幅荷花圖,行筆、用墨、用水、用色,只有三句話:自然而氣韻生動,渾厚而華滋舒心,活神靈氣之美。

《活宣之情》這幅作品哪裡是在繪畫?完全是在寫筆墨和胸中的逸氣,那是形與靈在畫卷上的活生生飛躍,不用多評,還是老話一句:舒服的靈魅在紙上的演示。《牧牛》圖中,牛、人、配景,無論是布局和筆墨色彩,盡顯畫風的神形兼備,蒼勁與相對的水墨之韻兼容,天籟自然無拘,也是前所未有的樂章,這自然是入畫超神達逸品的稀世珍品。《竹籃石榴在書卷》則神形雙出,脫盡俗氣,除了水墨色彩氣韻、金石味十足之外,餘下的就是畫境所要追求的最高端:一派書卷氣。《墨到無心自逃逸》寫出了胸襟的格高境大,以達到惜墨如金,筆簡形具,神形雙展於逸格境界。山水《古堡》用筆亂而不亂,黑白虛實相呼相襯,變化無端靈和情,以童心不用粉白,以純墨幾筆寫出古堡的朱頂白壁,不見古堡雕刻裝飾,數筆構成,坐落山峰,出顯似如史前建築,古稀之年久遠矣,未得數記可知遐想。總之,每一幅畫都達到了逸品的高度。

出席這次畫展的名人、藝術家、收藏家、企業家和美術愛好者200多人,其中有法國博物館代表、法國藝術學院教授、法國貴族、著名藝術家、知名人士、拍賣行代表、藝術評論家和各大媒體等,大家一致讚嘆驚喜,認為這對於法國人來說是從來沒有過的體驗。這也是有史以來全亞洲人中第二位藝術家在羅浮宮舉辦的展覽,上一次是華裔畫家嚴培明在德農廳做了一次名為「蒙娜麗莎的葬禮」的小型展覽。據羅浮宮記載,中國畫家曾梵志在羅浮宮的展覽,只是他的一幅作品《從1830年至今 No.4》與羅浮宮館藏珍品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女神領導人民》同掛在德農廳做了一次對話式的交流,不是個展。而這次玉花壽之王教授則是在羅浮宮所作的唯一的一個大型個展,展場在元帥府廳。吉美博物館館長說:我看到過那麼多的畫展,這一次的畫展無論從場地、布展及作品的多元性,都是規格最高的,非常圓滿成功!著名評論家Aude de Kerros說:「我策展過那麼多的畫展,從來沒有像這次展覽讓所有嘉賓都十分感動震撼,一致好評,我實在無法形容他們的驚喜,專家們看了這麼棒的藝術,都不想離開了,你看這麼多人到這麼晚了都不走,一般的藝術展早就散光了。」巴黎塞努奇亞州藝術博物館藝術總監貝樂克先生說:作品的創作都是出自藝術家本能的創作,作品的呈現非常舒服和讓人愉悅,這次是非常高水準的展覽。蓬皮杜當代藝術博物館出版負責人巴樂迪女士說:「藝術家的技法和多樣性呈現讓人驚嘆。」法國國際水墨畫協會主席說:「藝術家的功底深厚,把多樣的畫風呈現,了不起的展覽!」來自現代藝術館的五位代表,從七點一直站到十點都不走,一直說:王教授的畫太令他們震撼。這些畫太美了,沒有想到東方水墨畫的意境,竟然超越了西方幾百年的傳統,這只有王教授做到了。

我這一次到歐洲,親自觀看了高更、塞尚、莫奈、梵高、雷諾瓦他們的原件作品後,把玉花壽之王教授的畫與之相對,從形、神及用筆上,作了整體的對鑒,當我賞析完後,只有一個結論:讓我深深領略到玉花壽之王教授獲得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確實是實至名歸。參觀者的留連忘返,駐足品味,就是一個最有力的證明!圖片提供及作者/顧興義

(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廣東省作家協會作家、廣東省收藏家協會理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