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505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又上理財│股市在高點,能進場嗎?

這一陣子最被常問到的兩個問題是,1)美股什麼時候會崩盤?2)股市在高點,能進場嗎?如何進場?

第一個問題,哈利.鄧特二世所著的《2017~2019投資大進擊》一書,作者認為歷史上最嚴重的大衰退即將在2017年底爆發,2020到2022年觸底。如此斬釘截鐵,引投資者的關注。

2017年11月,我提到了我的看法,也就是說我認為鄧肯二世預測2017年年底會崩盤的判斷基礎點有點脆弱。但截至目前為止,我的預判還算正確。有人說在投資的世界裡,多了一個不該考慮的因素,或者少了一個應該考慮的因素,兩者都可以是災難!當然股市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所以不要信我的,要有自己獨立思考的判斷。

第二個問題,在我第二本書《你沒學到的巴菲特,股神默默在做的事》,已經有解答,可惜多數人都不喜歡困而知之,希望有速食的答案,要成為成功的投資者,建議你多閱讀,多思考,書再次閱讀,會因你的經驗日增而有不同的收穫。

★美國股市 3個基本方向

2016年4月我接受台灣一家媒體的訪問時,我提到了美股發展的三個基本方向,1) 美股在經濟表現良好的情況下,持續往上發展,進而扮演全球經濟的領頭羊。2) 蘇芮的那首成名曲,「我踩著不變的步伐等著你的到來」,經過這九年的上漲,股價在已不便宜的情況下區間整理,讓盈餘的成長,可以追上已持續攀升的股價。3) 好好的做一次股價的修正。

嚴格來講,第3種發展方式是多數人最期待的,這也是最簡單處理的方式,嚴格說2018年聖誕夜的股價重挫,算是一個接近20%的嚴重修正,但是2019年隨即又反彈回去。接下來會用什麼樣的方式發生,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發生?這才是讓許多投資者困惑與抓狂的地方。

第二種的方式相對也算是溫和的解決問題,不是驚慌的下跌,也不是持續上漲的難以追趕,而是用時間來解決高估的股價,這情況也沒有發生。

第三種方式,是最頭痛但也是目前的情況,在草原中狂奔的金牛,你不知道牠可以發洩的精力到什麼程度?

閱讀了一位投資老手的專欄,他以往有不錯的判斷紀錄,他是從總體經濟切入的投資高手,他也提到了判斷美股是否合理價位的兩個重要指標,巴菲特指標和席勒本益比,同時還加了第三項,美股已經是歷史上第二長時間的擴充成長,他暗示這三個指標都在在說明-美股該修正了。

坦白說,這三個指標的判斷都非常合理,但我也提出了,成功的投資者必須具備「審時度勢」的彈性。這也是巴菲特指出目前低利率環境下,股債之間的對比關係,讓以上三個指標可以有一個較大的空間,巴菲特認為十年期的公債利率,和公司盈餘的成長速度才是目前的主角。

★審時度日 做好資產配置

問題來了,看漲和看跌的都有,你要相信誰的呢,我是主動投資者,擇時和擇股都必須同時考量,但可能誤判,這是追求超額報酬必須出的代價,一般投資者用不著如此博命演出,那用什麼方法呢?

就像我在演講中所說的,誰都不信,只相信太極拳中的那一招,「己不動,彼先動」,也就是說股市反映了,你再根據它的反應來應變,但前提是你必須做好資產配置的防守能力。

還記得資產配置中最重要的精神嗎?說來可惜,就是書上封面的那一句話,可惜多數人看了卻沒放心上,那就是「輸在起跑點,贏在轉彎點」。

怎麼做呢?還記得資產配置最簡單的方法嗎,如果只用最簡單的股債共舞兩種資產來做例子,公債持有比例和你的年紀相仿,40歲的人公債比例約40%,接下來,在這個股市持續攀高,多數人認為可能要做修正,但又不確定的時刻,可依照你的風險承受能力,再多加上一部分的安全空間來應對,怎麼活用呢?

舉個例子,40歲的人照說公債持有比例約40%,但此刻可以把自己當作是50歲的人,相當於把安全部位的公債比例拉高,如果覺得怕崩盤,甚至可以提高到60歲,或70歲人的投資組合設計。

第二部曲,當股市確實向下修正時,例如下跌10%,那你可以把原先安全的公債部位賣出如5%,再轉成股票部位,例如股市修正20%,說不定你可以考慮由公債部份轉入15%,如果跌得更多例如25%或30%,你原本多預留的20%公債部分,說不定就可以全數轉入股票部份了。

第三部曲,如果修正的比例還更大,例如超過35%以上,你原本預留的20%部分都已經用完,這時候該怎麼辦呢?巴菲特己有對策,而且是經典名言,「別人貪婪時你要恐懼,別人恐懼時你要貪婪」,這時候你不妨把自己當做35歲或30歲的小夥子,也就是說在股市大幅修正之後,你可以稍微積極一點。

★經驗法則 在參與中謹慎

至於要積極到什麼程度,要依每個人的風險承受能力,你的財務實力,和你對股市及債券價值的判斷而定,這邊有美食專家所謂的快炒3分鐘,這邊的快炒是大火,中火,小火?這邊有一點火候的要求,這要隨著經驗而成長,但以上的規則和三部曲,已經可以大幅下降參與的風險。

未來股市的發展,誰都說不準,但以美國現在低利率環境加上高盈餘的成長,這頭金牛的發展走向誰也無法預判,再加上幾個產業革命的生產力爆發,我個人的看法是「參與中要謹慎,謹慎中須參與」。

至於公債的持有,此刻我們會建議短期公債,較適於中期和長期公債,因為利率處在升息的環境中,為什麼是這樣呢?前期的文章已有介紹,不妨再次閱讀,溫故可以知新的。

(作者闕又上為財務規畫師(CFP)、美國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

(本專欄隔周刊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