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308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春日情事(四)

但是夏天就不同,夏天站在風口中感到清涼。郁歡摸一下額頭,剛剛洗過澡,頭髮濕漉漉的,她用一個猴筋套把頭髮繫在腦後。從去年開始,她就這樣把頭髮繫成一個道姑頭。這樣的頭髮,讓她感到自己還年輕著。這時她看見黑美人走過來。

你好,她笑著說,真高興見到你。

我也是。郁歡與她擁抱說。

黑美人有黑人中少有玲瓏的心形臉龐,一雙又大又深的眼睛,牙齒潔白,笑的時候很好看。

我來買彩票,她說,昨天我夢見我丈夫了,他給了我六個號。她說著哈哈大笑起來。

黑美人的丈夫索原來是一個有錢人,偶然一次坐飛機遇到了黑美人,他就墜入了愛情。有錢人追求愛情的方式有些變態,索追求愛情的方式就是坐飛機。每次黑美人登上飛機就會看到,那個方臉大頭捲毛的中年男人,坐在頭等艙等著她服務。

索坐在飛機上,兩隻眼睛像小狗追隨主人一樣,追隨著黑美人的身影,一秒鐘都不肯離開。那時候索的眼睛雖然小得像玻璃球,但還是深黑色的,不像郁歡認識他時,索的眼睛已經變了形,一隻是深黑色的、一隻是淺黑色的。那隻淺色的眼睛蒙一層藍瑩瑩的光,索說那是因為青光眼的原因。

索跟著黑美人飛了三年。索追求姑娘的方式肆無忌憚。索像機場工作人員一樣,長年在天上飛,他熟悉空中工作人員的任何一個步驟、任何一個航班。他進入了完全忘我的境界,他被黑美人迷得團團轉。但黑美人不為所動,那時她只有十八歲,已經有了男朋友,而索已經結婚,而且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4

郁歡告別黑美人,下了車一直奔到唐人街的地鐵站,地鐵站對面就是假日酒店。(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