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301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感謝負心人

圖/莊蕙文 圖/莊蕙文

離婚後,我以為我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撫平我的傷口。剛開始的確是很憂鬱的,聽到某一首歌會掉眼淚;看到電視某一個故事會難過地哭了起來;不敢到以前一起去吃飯的餐廳,因為怕別人問起你;時常練習如果在某個場合再度見面時要如何應對。午夜夢迴想起過去的種種不愉快經驗,內心更是難熬得無法入睡。

女兒是個孝順的好孩子,總是在需要的時候出現。在舊金山上班的她,總是盡可能地在星期五下班後,坐飛機回家陪伴我這個「孤獨的老媽」,然後星期天中午又依依不捨地坐飛機回去舊金山。

女兒是個細心的孩子,她總是小心翼翼地問:「媽媽最近都做些什麼呀?」我的回答則是:「丫頭,媽媽每天都和狗狗講話,當然也在後院和小鳥們歌唱比賽,還有上瑜伽課。」 女兒看了我一眼,然後問我:「媽媽最近可有去看心理醫生?」

其實一個人生活也沒有那麼糟,想幾點睡或想幾點起床都無所謂,也不必勉強自己去配合别人做不開心的事;不必自欺欺人地去相信對方一次又一次的謊言,更不必接受一次又一次的語言暴力。

原來還想學學西方人的大方哲學:離婚後還是朋友,但是真的好難,只好放棄。朋友寄來了「前世今生」的書,看了以後比較釋懷。如果還有來生,不必相見,這段感情發生和结束都是註定好的,這一次算是我欠你的,欠債就要還,還清了就好,不必再糾纏!感謝你,負心的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