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281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憶花匠江宗

在一九五三年初,我奉派到廣州市傳染病醫院工作,當我持著市衛生局介紹信,乘坐人力三輪車到達先烈路一號下車,正想跨入醫院紅牆綠瓦的大門時,舉目四望,四周都是荒郊野嶺、亂葬崗和部分菜田,門前僅有一條雙車道柏油公路,幾乎沒有什麼行人,心裡涼了一大截。

但進入院門後,有一條二十公尺長徑道直通醫院五層大樓入口,兩旁種植青綠芳香的植物;右邊種了修剪整齊如刀削般的冬青樹常綠灌木,展現濃密的匍匐姿態,左邊則種植具有獨特清香和雪白花瓣的茉莉花,不時散發出淡淡幽香,令人陶醉。此刻的心情與站在院門口時看見的荒涼感覺完全不一樣。

經過這條綠籬花道,進入主樓人事科報到後,食住安頓下來,翌日正式上班。慢慢認識醫院的美容師江宗花匠,他來自農村,皮膚黝黑,體格壯碩,性格有些內向,但對人和善,工作認真負責。除院道外,大樓前面也有他種植的成排花葉冬青灌木,修剪得十分整齊;他還利用邊角空地搭棚架,造花園,園內種植各種花卉,既有盆栽的,也有枝頭的,如大紅芍藥、牡丹,各種顏色形態的菊花等。

由於江宗花匠的悉心照料,他的花圃百花爭艷、萬紫千紅、種類繁多,四季均有花開,芳香四溢,令人流連忘返。

由於醫院位於荒郊野嶺,晚飯後無處可去,於是常到江宗的花圃參觀,有時品茶閒聊。在交流中,江宗介紹其中名花與各種寓意,使我增廣見聞。例如紅牡丹為百花之王,自古就被稱為中國的國色天香,也是公認的中國國花,寓意富貴吉祥。

其次講到芍藥花,讚其美麗動人,色彩嬌艷,是牡丹花名下唯一的承接者,牡丹為花王,芍藥為花相。江的說法,使我想起唐朝劉禹錫的詩:「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園中還種有醉蝶花。江說:「醉蝶花的花瓣如蝶一樣,能吸引蝴蝶為之伴舞,花色多變,先大紅,轉淡紅,再轉為淡紫,最後轉為雪白色,此花如此變幻神祕,是名副其實的醉蝶花。」

星移斗轉,到一九六○年代初,醫院大門前要拓寬馬路,徵用醫院前院三分之二的土地,餘下不足三分之一,故長二十公尺的院道消失,兩旁的花道也隨之消失,再也找不到昔日步經院道所見的雪白茉莉花,以及嗅到它散發的淡淡幽香。

不過,院內餘下不少土地,增建病區大樓、辦公大樓、職工食堂、運動場等新建築,江宗花匠隨之也適應環境變化,細心布置四時花卉,美化醫院環境。另外還在新建的大樓前種植冬青樹常綠灌木,在辦公大樓各層走道上或陽台上,放置盆栽茉莉花、海棠花、芍藥花等著名花卉,改變盡是消毒藥液味道的工作環境。

江宗花匠工作了數十年,終於在一九七○年中退休,在他返鄉安享晚年前夕,我為祝賀他榮休,我把友人從雲南帶回的兩個普洱茶餅,贈給江宗花匠,聊表心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