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109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春種秋收喜自食

盛開的向日葵。(依娃.圖片提供) 盛開的向日葵。(依娃.圖片提供)
開花後,結了滿滿的葵花籽。(依娃.圖片提供) 開花後,結了滿滿的葵花籽。(依娃.圖片提供)

我是個非常講究生活情趣的人,除了種花,還喜歡種菜。有人會說,美國蔬菜也不貴,種菜要施肥澆水多麻煩。但我種菜圖的是開心,收穫的是快樂。

種菜首先需要好土好肥。在HOME DEPOT購買培養土或者牛糞,一袋至少三、四美元,多則七、八美元。還好我火眼金睛,早發現距家不遠的馬場常年開放,免費讓大家拿取漚好的馬糞。我經常看見有人開著小卡車去挖糞,農場免去了清理運輸,也肥沃了他人之田,不能不說是互利互惠的美事。

休息之日,我穿上工作服、戴上帽子手套,穿上舊運動鞋,拿幾個大塑膠桶,去馬場拉馬糞。一次次挖回來已經發酵一冬和木屑混在一起的肥料,沒有臭味,倒在花園裡,和花園土混合在一起。讓太陽曬幾天,就準備得差不多了。

我的菜園不過一張床那麼大,今年種了青瓜、茄子、豆角、空心菜、蔥、九層塔和向日葵。

最值得驕傲的是青瓜。朋友春天給了三株苗,小心種下,其中兩株不幸夭折,全部的希望都寄託在這一株上。早早給搭了架子,等藤長長些,又用繩子繫住,唯恐它倒了。這獨苗兒三千寵愛在一身,一天一個樣兒,沒有一個月,就開出金燦燦的小黃花,屁股後面帶著一條火柴長短、渾身長刺、綠茵茵的黃瓜,招惹得我天天早晨出門看,今天一指長、明天半尺長。

誰能相信呢?這種英國黃瓜居然長得一尺多長,一條有一磅半重,身上還帶著白霜。喜孜孜地摘回家,沖洗切絲,佐以蒜泥生抽香醋白糖,那個清脆爽口、那個新鮮勁兒,可不是超市買來的黃瓜可以相比的。就連味覺向來遲鈍的丈夫也一邊吃著一邊誇:「自己種的就是不一樣,香脆清甜!」他也天天視察我的菜園,然後指示:「這個可別摘,再長一天。」從夏天到現在,一棵獨苗上居然長出十多條黃瓜,真讓我喜出望外。

我種菜種出了經驗,經常看視頻也學會了幾招。並非所有的菜苗都得來自苗圃或種子,比如蔥,買一把蔥,切下兩三釐米的蔥頭,埋在土裡,澆上水,不幾天,蔥就生根生長,不用半個月,就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小蔥。要燒魚,去拔兩根,要炒蛋,去拔三五根,一個夏天有吃不完的蔥。也節省了幾塊買蔥錢呢。空心菜也是同樣道理,切下空心菜的老根,插在土裡澆水,一個夏天吃麵時就可以放進綠油油的空心菜了。

兒子喜歡吃九層塔,市場上九層塔貴不說,買一包吃不完就放壞了,要吃的時候又沒有。我將買來的九層塔摘取葉子,用水浸泡一下。教兒子一起種九層塔。兒子不相信:「媽媽,你確定這樣插下去就能活嗎?」我說:「植物是很神奇的,很多植物只要插枝就能成活。九層塔這樣種就可以活,長大了就可以隨時吃,不用買,還更新鮮。」我種了幾枝,兒子種了幾枝,一場大雨之後,我們種的九層塔不但活了,還長得蓬蓬勃勃,生出了翠綠的新葉子。兒子每次吃義大利麵的時候,都去菜園裡摘一把九層塔葉子,沖一沖,撒在麵條上面,色味俱佳。兒子吃得搖頭晃腦,一邊吃一邊誇讚:「媽媽,我們種的九層塔味道真不錯,好新鮮!」我趁機鼓勵:「看,就這麼簡單,你以後可以種給你的妻子和孩子吃。」兒子說:「那當然。」

今年種的向日葵長得格外高壯、格外好。向日葵是我最喜歡的花卉,粗枝大葉,樸實無華。春天時用兩美元買了一包種籽,每窩三粒,間隔一尺多種下,不幾日就偷偷摸摸地冒出兩瓣小葉,再過幾天,長出三五片葉子,個子也一天躥一節兒。這個時候就要拔苗,拔去兩棵弱的,留下一棵最壯的,這樣才會長得更好。我天天和向日葵比個子,到我膝蓋處了,到我腰間了,到我頸部了……向日葵長了不到兩個月竟然已經高高在上,我需要抬頭仰望。如今已經是初秋,我的十幾棵向日葵或黃燦燦地盛開著,或果實纍纍謙虛地垂著頭,不時有蜜蜂落在上面歇息。最大的向日葵花有草帽那般大,顆粒飽滿,等待成熟。

鄰居們散步經過,都會停步觀賞,大驚小怪地對我說:「老天爺,你怎麼種的?我從來也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向日葵。」有人還問:「難以置信,這麼高,給我留點種子,明年我也種。」每當聽到誇讚,我都開心得像個小學生聽到老師的表揚,滿足無比。

今天早晨發現一條黃瓜又長大了,興沖沖地摘回來。午餐吃北京烤鴨,將黃瓜切成細絲,再拔幾根自己種的小蔥,薄麵餅上抹一層甜麵醬,捲起,就可美美地大吃一頓。(寄自麻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