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5510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記憶深處(下)

我想,既然沒有人知道,也許「賴債廟」現在已經毀掉了,我就先玩了。就在我逛「孔廟」的時候,看到一個老蘇州在擺地攤,賣一些解放前老蘇州人用過的雜物,突然我又想起了「賴債廟」。

我走過去和他聊了起來,裝著要買他的老蘇州遺物,幾句以後,轉入正題。「聽說虎丘那裡有『賴債廟』,你曉得不曉得啊?」

不料,他胸有成竹回答我:「曉得。你算是問對了人,我就住在虎丘後山山腳下的村裡,『賴債廟』就在半山腰,在我家門口就能看得見。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要買我一樣東西。」我馬上答應。

乘車又轉車,我好不容易繞到了虎丘的後山。到了後山,沿著山路走,在一條岔道邊,我看見了一座三開間大小,低矮平實的古宅。環顧四周,一人來高的粉牆,薄薄的黛瓦,中間是大廳,兩旁各有耳房一間。轉首間,回到了古宅門前,移目山下,山腳下散落著幾戶農家。我想其中的一戶就住著擺地攤的老蘇州吧。

我跨入門檻,寂靜的小屋,幾張桌椅,正牆上掛著一塊匾額:「通幽軒」──雅緻的名字;心裡升起一股受騙上當的怨氣,不是「賴債廟」,而是「通幽軒」!我不甘心,遂再找找,我就一間一間地尋看,一共五間,統統巡視一遍,又回到了正廳,在右牆邊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心裡想,白來了。

此時,一抬頭,就在右牆側角釘有一方木板,上寫:「通幽軒」俗稱「賴債廟」。我高興得跳起來,找到了!

「賴債廟」原為宋人尹和靖故址,清嘉慶改建為「牛馬王廟」,延至今日。舊時每逢除夕,窮人欠債無力償還,到此躲債而得名。見證了蘇州黎民百姓的愛心與創意,把原本窮途末路之人,硬給撥出一塊希望的空間來。

我回家把「賴債廟」的照片拿給母親看。她仔細地在陽光下看了看,笑了,說:「賴債廟」還在啊!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也許,我母親也曾經在「賴債廟」躲過債,但她沒有說。

「草紙包」和「賴債廟」是我離鄉在外的日子裡,魂牽夢縈的兩件往事,它們像我家鄉水稻田裡的螞蝗一樣狠狠地叮在我的小腿上,我走到哪裡,它們就跟我到哪裡,時時蠶食著我的鄉思。它們深深地藏在我的記憶深處。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